酒吧斗殴时有发生,可是此次摔在地上竟然是郑永璋,这里谁不知道这间酒吧就是郑永璋的。

郑永璋这个名字别说在这酒吧,在整个江海市都如雷贯耳。

四大家族中最嚣张跋扈的一位,只有他招惹别人的份,哪有人敢动他。

可此时却被人这么直接从楼上丢了下来,所有人无不惊愕万分。

放眼整个江海,谁有这么大胆子?这是跟整个郑家做对啊!

“卧槽,郑三少竟然被人揍了?谁不要命了?”

“今天这里得出人命吧?”

立马,酒吧里看场的十多个打手立刻从四面八方赶到郑永璋身边。

郑永璋咬着牙狼狈不堪的爬起来,在自己场子当着这么多的人面被人羞辱,这让他这个向来不可一世的郑家三少情何以堪。

他指着肖舜,目眦尽裂吼道:“给我弄死他,出了人命我扛!”

十多个打手立刻一拥而上朝楼上窜了过来。

肖舜刚要准备动手,龙三走到他身边道:“让我来吧,你看着那位。”

听闻两位强者竟然要花费那么久的时间才能分出输赢,宝儿心中也是充满震撼。

旋即,她心中又诞生出了另外一个疑问:“爹爹,像你们这样的高手,难道每一次战斗都要花费那么长的时间么?”

青丘王摇了摇头:“倒也并不是那样,刀千秋和剑宿两人修为相近,彼此也是多年来的老对头了,势必都对彼此十分了解,想要做到出其不意的结束战斗,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宗主级的战斗,并非就如同刀千秋和剑宿两人一般,要打个旷日持久,其中倒也有许多能够快速分出胜负的例子。

不过想要做到这一点,要么就是双方实力不均,生产队长霸占女知青要么就是保留着致命杀招,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

以上这两点,在此刻交战两人身上,几乎都起不到任何的作用,所以才让战斗如此的胶着。

“原来是这样啊!”

宝儿若有所思的说着,随即再度全神贯注的看向了战场。

她长那么大,几乎也是第一次见到此等惨烈的交手场面,只见昆仑墟内那坚硬无比的地面,如今已经形成了一道道不规则的裂纹,朝着战场外蔓延。

谭文涛笑呵呵的说:“我是有这个打算的。”

“不过,我现在先把养鸡场办好。”

“把养鸡场办出成果了,才办服装厂。”

姚百灵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感觉被谭文涛这一摆弄出的新潮服装,顿时给自己增加了无限的美丽,都让她有一种孤芳自赏的感觉了。

马上叫道:“等什么等啊。”

“你一边办养鸡场,一边办服装厂。”

“我给你包销了。”

谭文涛没想到这机遇来得这么快。这也是自己随性而为,给两个美姐姐搞两款时髦的服饰,却马上就摆弄出了一个服装厂。

姚百灵笑骂着:“你逗姐开心呢。”

“姐支持你。”

“还不要吴书记支持了,姐给你搞定。”

吴民科马上叫道:“我支持,我支持。”

“我马上支持。”

他不能让姚百灵把谭文涛的服装厂给拉到其他地方去,一定要留在自己的县里办。

他笑着说:“回去我就带你们过去,然后再让人给你们送一些资源。”

昨晚洛柠又立功了,知青还多被大队书记玩这些都算是奖励,只是没有明说。

洛柠当然懂他的意思,“这感情好,多谢廖队了。”

廖佑摆摆手,“自己人客气啥,你们这边有事尽管来找我。”

几人站着闲聊了一会,基地那边派来的人就到了。

洛柠为他们重新录入了开锁身份。

两人试了试,果然都成功了,对洛柠表示了感谢。

廖佑也将守护这边军火库的重任,交给了对方。

将武器搬上车,准备就绪之后。

廖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洛柠,你们的直升机要现在开回基地去吗?”

洛柠笑道:“要是方便的话,外面今天就开回基地吧,这边以后应该不会再过来了。”

廖佑也能理解,“那你们这边的人会开直升机吗?”

他们这边也要开几架直升飞机,运最重要的那部分武器回基地,因此腾不出来人手来帮洛柠她们开。

洛柠回道:“我们这边有人会开的,放心吧。”

廖佑松了口气,“那些,我这边也会跟着坐直升机回去,你们跟在我们后面就好。”

“好!”

听到这里,众人心里才算是有了些底儿,毕竟六名超级强者联手出动,这等实力只要不碰上道主那边的正规军,在昆仑墟内几乎可以说是无懈可击。一个馒头睡知青

一念至此,青丘王突然转移了话题,皱眉道:“道主那边吃了个亏,想必不会就这样轻易的吞下这个口,等他们重整旗鼓之时,咱们要面对的压力,只怕会更大啊!”

道主这次派遣剑宗正面迎击复仇者联盟,其实不过就是牛刀小试而已,想要通过这次的战斗,来提前摸清一下对手的实力。

随着剑宿的功败垂成,他此时想必对对手有了一个充分的了解,待到下一次派兵进犯时,却也不会这般的托大。

江如流无奈道:“刀兄方才与剑宿一战,倒也是损耗不小,接下里的一段时间内,怕是在也无法出战迎敌了。”

刀无悔虽然刚才亲手击杀了强敌,但自身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想要恢复巅峰状态,必须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这对于青丘王等人而言,并非是一个好消息啊!

眼瞅着道主下一站势必会派遣大部分精锐出战,可偏偏自己这边在形势危难之际,折损了一名成员,此消彼长之下,是不得不令人心中忧虑。

两个人目光炯炯的看着对方,异口同声的说道:“叶天纵,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的身份,一会儿你们知道。”

“前提条件是,你们怎么回应我。”

“行了,五分钟时间,现在开始倒计时,时间一到,你们必须作出决定,多一秒钟都不行!”

说完。

叶天纵转过身去,坐了下来。

而林健荣非常明白事理,立刻给他端来一杯茶水,恭敬的递过去,笑呵呵的说道:“来,叶先生,梁主任看上女知青您喝茶……”

“行了,那些溜须拍马的事情,少做。你跟了我也算有一段时间了,难道我的行事风格,你还不知道吗?我不喜欢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务实就好。”

叶天纵接过了茶杯,但是面色明显不悦。

他轻轻的抿了一口,面色担忧,低声的说道:“现在,我唯一担心的事情就是,这叶清风会狗急跳墙。既然他知道了你是我的人,那么,如果利用江南会所的防御逃脱,或者是对我们采取措施,我怕你这边不好应对,所以,我希望……”

毕竟,这些人,在他这边,有很大的任务。

财产全是现金,需要押运,这笔资金,对于北境的战事,相当重要。

他得确保万无一失,有他们负责押运,自己才会安心。

但是。

本来有些心灰意冷的叶清风。

陡然听到张天耀的话,他顿时眉头紧蹙,甚至有些埋怨的登着对方,低喝道:“你说什么?我的那些保镖,你又给带回来了?不是说,这是黄如忠的意思吗?你现在带回来,你……”

“是黄如忠的意思。”

“但是,考虑到资金这两天就会到达,反正我们明天也要前往省城,所以就有带回来,打算明天再一起前去……”

“你这是在欺骗我。”

叶清风震怒,但是尽量控制情绪,兵团干部玩知青的小说吗没有直接发火,低声说道:“我说你是不是被叶天纵给吓破胆子了?他虽然厉害,普通人,无法制服他。但是这几个上古武者,难道你还需要质疑他们的能力吗?让他们出来弄死叶天纵,这样我们才能高枕无忧。现在,他知道咱们不少事情,如果出现意外的话,那个责任,到底是你负责,还是我来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