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阳有些无奈地说:“写方吧,治以微辛微温解表,麻黄1g,杏仁2.5g,甘草0.6g……”

许阳把方子开下去,宽慰了患儿的父母之后,许阳就出去了。

许阳嘱咐道:“曹医生,这个孩子服完药之后,明天你记得把他的情况跟我说一下,我过来二诊。”

曹德华拍着胸脯答应道:“放心,这事儿就包在我老曹身上。”

许阳点点头道:“那好,那我们就先走了。”

刘医生过来跟许阳握手,感激道:“辛苦你了,许医生,这次真是麻烦你了。”

姚柄用很期待的眼神看刘医生,就差跳起来伸手了,他也要握握!

可刘医生却直接略过了姚柄,然后跟曹德华握了手。

“呸,渣男!”姚柄心里暗啐一口。

刘医生跟曹德华道:“也辛苦你,曹主任,大晚上还跑一趟呢。”

曹德华美滋滋道:“没事儿,还不都是为了病人着想嘛。饲养反派魔尊后 穿书那个病历……”

刘医生非常上道地说:“懂得,懂得!”

目光相接,张总温和一笑,“小师傅,给我们做一桌全羊宴吧!辛苦你了。”

他并不知道徐同道是这店的老板。

当然,这不重要。

徐同道对他印象不错,事实上,徐同道对每一个回头客的印象都不错。

因为每一个回头客,都是对他店里的菜品和服务的一次肯定。

所以,徐同道放下手里的书本,回以微笑,起身说:“好!几位请坐!稍等!”

说完,他转身就去身后的厨房,顺便低声吩咐徐同林,“快让人上茶,上餐具!”

其实这不用他吩咐,看见这位张总今晚又来了,而且这次还带着几个客人,徐同林早已精神一振,已经准备提供热情服务了。

“妈!您坐!”

张总扶着老太太坐下,回头对身后的一男两女也招呼一声,“阿财!美丽、小玉,你们也坐啊!一会儿你们都好好尝尝这里的全羊宴,真的很不错的!”

“好!”

“噯,好的!”

约莫两个多小时之后,穿成魔尊后我被反扑了总楼主回到会客厅。

“林府主,成了,咋们逍遥楼一位永生者,接下了你的任务,不过你需要预付一部分定金。”总楼主说道。

“这一百颗是定金,事成之后,我付另外一百颗。”林云拿出一百颗乾坤晶石。

上一次林云熔炼了一把圣灵级武器,刚好得到一百颗乾坤晶石。

相当于林云花两把圣灵级武器,请一位永生者出手。

不同的是,如果林云真用那两把圣灵级武器,是请不到永生者的,但乾坤晶石却能。

“好。”总楼主收起这一百颗乾坤晶石。

请到一位永生者,林云自我感觉,把握就大的多了。

离开逍遥楼之后,林云便直接出城,前往天乾帝国!

……

无尽海域,龙族。

庞大的龙宫,坐落在无尽海域深处海底。

某座偏殿内。

“那个混蛋还想反制我,真是痴心妄想,当初他害得我有多惨,他也会有多惨!”小青龙瞳孔中闪烁着寒芒。

谢继宁和谢绪宁同时开口,“哥,你放心。”

谢蕴宁看了一眼沈白露,提醒道:“白露,最近麻烦你亲自接送一下星河和心澄。”

现在敌人情况不明,谢蕴宁也担心会有其他的意外!

特殊时期,小心驶得万年船。

“大哥,我们明白。”

谢蕴宁低声道:“晚上把这事告诉给奶奶和母亲,也让她们有个心理准备。”

温婉君并不是一个人回国的,和她一起回国的,还有夏昭。

如今的夏昭,依旧还是一个半大的孩子。穿成反派的薄命师父

他回到家里,空无一人。

放下行李后,第一时间到了医院看望自己同父同母的亲姐姐乔渝。

这些年,他在国外求学,和乔湘乔渝姐妹俩也有电话联系。

毕竟是血脉相连的亲姐弟,那怕之前素未谋面。

而随着相认,感情自然也是日渐深厚。

“大姐。”

夏昭抱着一束鲜花,出现在病房里。

但是长夜漫漫,孤男孤女,在这种情况之下,难免会进一步发生点儿什么……

十六年了,雨凝第一次有一种很安心的感觉,林逸宽大的臂膀,给了她无限的温暖,雨凝再次沉沉的睡去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雨凝感觉到自己身上已经没有了之前那种寒冷的感觉,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很惬意的暖意!暖洋洋的,让她很舒服。

这种感觉,让她有些舍不得,又有些羞涩和难为情。

毕竟此刻她躺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怀中,这在以前,雨凝是无法想象的,可是现在,却发生了,而且让她恋恋不舍。

这是喜欢一个人的感觉么?雨凝很迷茫,在过去的十六年中,她的感情生活一片空白,接触那些公子哥的目的,也仅仅是出于利益的社交,是家族给她安排的,为了以后接掌雨家大权铺路。

林逸的感知是很敏锐的,怀上反派的崽毒男配受怀中美人醒来,林逸立刻有了感觉,他睁开眼睛,低声问道:“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我……我还是好冷……”雨凝说谎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谎,但是她的确是说谎了。

“妈,你慢点!”

张总的话没有得到回应,老太太从车上下来后,抬头看了看店门头上的招牌,以及招牌下面的大红横幅。

“阿生,就是这里吗?”老太太轻声问。

她年纪虽然大了,衣服、鞋子也都很素,但看她衣服、鞋子的料子、款式,应该都不便宜。

老太太一点都不邋遢,干干净净的。

张总:“对,妈!就是这里了,我扶您进去?”

“好!”

老太太一只手扶着张总的手臂,另一只手里拄着一根枣红色的龙头拐杖,一步一步向店门走去。

另外一男两女,下车后,没说什么,打量了眼前的店面两眼,就都跟在老太太身后,走进店里。

这一幕很显眼,附近很多店主和摊主都看见了。

徐同道本来是在店里的吧台后面坐着看书的。

今晚他这店里还没有客人上门呢!

坐在他身旁的徐同林忽然碰了碰他手臂,徐同道转脸看他,见徐同林对店门那边努努嘴,徐同道目光望向店门那儿,就看见张总扶着一个老太太,后面还跟着两女一男走进店里。

姚柄挠了挠脑袋:“可是我找不到啊,为什么会这样呢?”

许阳问:“什么是数脉?”

姚柄回道:“一息六至,病美人师尊自救指南往来极速!大约脉搏一分钟跳动在90到100往上!”

听了这话,病房里的几人都看向了旁边的仪器,上面显示这孩子的心跳是一分钟180下。

许阳又问:“如果是孩童出现数脉应该怎么判断?”

姚柄顿时眼睛一亮:“哦,我知道了!《频湖脉学》上说‘唯有儿童做吉看’,所以他的脉象应该是浮脉。”

其他人又看许阳。

许阳摇了摇头:“不,这孩子就是数脉,是病脉无疑!”

“啊?”姚柄有些意外。

许阳看着他,跟解释道:“你一定要记住一点,不是所有的数脉都主热证。一旦脉搏每分钟的跳动在100以上,甚至远超100,那边是热极而生寒,尤其是有些心衰垂危的病人,脉搏甚至是在200以上,这是全身的阳气开始散失了。”

“若是这个时候,你还以为主证大热用寒凉的药,那病人的丧命就在当场了。还有肺结核的病人,他的基础脉搏就在100下,你若是也按照热证来治,也会出大事的!所以这是临床上的要点,你一定要记住了。”

姚柄明白了:“我懂了,所以这孩子是浮数之脉无疑,只是热极而生寒,那就是风寒之证的脉象,这就与其他几诊相符合了。”

许阳点头认可,又问:“那怎么辨证?”

姚柄道:“嘿,这题我会。患儿感受风寒,肺卫郁闭,为风寒闭肺之寒喘,治法当以辛温解表,解散风寒,开闭肺气!”

许阳点了点头,对姚柄道:“说的不错。”

姚柄顿时嘚瑟起来了:“嗨,过奖了过奖了。这对别的中医来说,可能容易迷惑。但其实不算什么,都是些简单的基础嘛!”

装完逼之后,姚柄习惯性地回头看,却没找到徐原。姚柄顿时觉得自己刚刚这个逼,装的有点寂寞啊!

许阳没好气地怼了一声:“那你来开方?”

姚柄面色顿时一僵!

曹德华翻了个白眼。

姚柄尬笑起来,辨证正确之后就是开方了。若病人是大人,他是敢开的。但是这孩子才几个月大,现在又病的这么重,他可吃不准!

许阳微微摇头,以前他只是觉得姚柄特别没正经,但还不至于这样,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徐原影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