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像是黑夜的精灵,动作矫捷,神秘而优雅。

“呼……这样全力爆发,还真是累啊!”

等奔袭出大概一千米左右,杨云帆确定那女人无法追上来,也发现不了自己的位置。总算停了下来。

此时,在经过大强度的爆发之后,他只是稍微休息了一段时间,就恢复了体力。而且感觉自己的身体状况,越加良好了。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就连头脑都清晰了不少。

目光所及之处,原本黑暗的世界中,仿佛也出现了点点星光。

这是他引气境修为带来的好处,黑夜在他眼中跟白天没什么区别。

他往前走了几步,便有一个黑衣的大汉看清楚了人影,迎上来道:“杨老大,您来了!强哥和虎哥,在那边等您。”

“知道了,带我过去。”杨云帆点点头,便跟着那个黑衣大汉过去。

许强拉着自己的大狗,为了防止狗叫,他还特意给狗的嘴巴带上了一个牛皮套子。而董虎则是在那边摩拳擦掌,他好不容易恢复了健康,而且如今实力更胜从前,早就想试试自己的身手,顺便报答一下杨云帆的恩情。

然而,开荤的男生还控制住吗在他移动的同一时间,他看到了青色的火焰忽然涌现。

喷气陌刀,触发!

身体右前倾的李长河,手持陌刀包裹着青色火焰,如同弗朗明哥那般骤然加速,身体回旋,回旋再斩。

斩的便是刚刚加速横移的弗朗明哥!弗朗明哥更像是将自己送到他的刀下!

“这是!”

弗朗明哥脸色狂变,心态瞬间便发生了变化。加速中的身体猛地后仰,躲过了那斩首一道,却觉得脸上一疼。

陌刀的刀刃削下了他的一块脸皮,露出了一块血淋淋的牙床。

弗朗明哥忍痛后撤,同时松开链刀,抓在其铁链之上。

快速挥动,施展!

漆黑的链刀上流淌着猩红的血珠,带着凶狠的轰炸声。

斩出密集的刀网,狂风与爆炸将观光厅内部撕扯的一片狼藉。

这是!

也就是击败膝盖中箭的招式,此刻他用链刀施展这招,攻击范围瞬间扩散。

每一次斩击,都有着十分可怕的破坏力。

事有反常,必有妖!

许强还以为杨云帆是担心他一个人不是对方六个人的对手,忙道:“杨老大,您放心。这六个家伙虽然是悍匪,可他们身上肯定不会有枪。没有枪,这六个人再能耐,也不会是我的对手。要是您不放心,我让董大炮跟我一块进去。”

董虎这时候就跟在许强和杨云帆的身后,女生开了荤和没开荤为他们警戒着四周,听到许强的话,眼睛也看过来,充满了嗜血的目光。就等杨云帆一声令下了!

“等一下!”

许强刚要回头招呼董虎,杨云帆忽然止住了他的动作。

双方交上手,看起来难分轩轾,而实际上,司华悦是在故意放水拖延时间。

她一边应敌,一边用余光关注远处撤离的司华诚一行人。

她不急于将这九个人放倒,因为她担心一旦放倒了这些人,埋伏在草丛里的人就会立即现身。

这样不利于司华诚和袁禾等人的安全撤离。

一直到远处传来司华诚发动汽车的声音,司华悦这才放开手脚应敌。

双棍被司华悦舞动得灵敏且变化多端,这拨黑衣人显然经常在一起集训,相互间配合得密不透风。

但只要被司华悦发现到破绽,她便逢空即入,进攻时的动作如水银泻地般流畅迅捷。

扬肘、扫腿、落棍,一气呵成,被她击倒的黑衣人仅发出一声闷哼,不管伤得有多重,所有人都紧咬牙关强忍着不发出惨叫声。

这说明他们的抗击打能力非常强,再者也说明,他们忌惮远处的警察。

司华悦眼疾手快,击倒一个后,身体轻盈地逼近下一个,专找他们的空门进行攻击。

杨何伟心中清楚,如果自己再不阻止林超,自己可能就真的完了!

但他哪儿能想到,在苏天雄得知了林超的名字以后,谈谈第一次开荤的感觉整个人脸色大变,呆在了原地。

“没错了,你就是老侯所说的神医!”

苏天雄整个人激动不已,整个人都变得更加有神采了起来。

听他这么说,林超仍旧是无动于衷,看来这人去找的就是侯一鸣。

不过侯一鸣的医术有限,目前也仅仅能环节苏天雄的症状,并不能完全解决。

“什么神医啊?董事长您可不要被骗了,他就是个骗子……”

现在的杨何伟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又是对林超一阵不敬。

苏天雄当即大怒,伸手指着对方怒道:“你给我闭嘴!”

他之所以这么生气,是因为侯一鸣在治疗的时候就跟他说过了,他的病,只有一个叫林超的年轻人,才有办法解决。

侯一鸣和他相识几十年的时间,有过命的交情,难道他不相信对方,要相信这满口胡言的杨何伟吗?

事实也的确如此,在被削去脸皮的时候,他忽然明白了。

对方攻击自己左腿,便是为了让自己后撤半步。

后来的突刺暴露出的破绽,更是为了让自己向左移动,在合适的距离,合适的时机向左移动。

根本就是已经看穿了自己的战斗节奏,并做出了引导!

不能和这种家伙继续近战拼杀!弗朗明哥内心狂喊。

谁又能想的到呢?这种具有远程爆发伤害的,近战实力却是弗朗明哥所见最强的怪物。

弗朗明哥心里的苦闷如同深渊,自己费劲千辛万苦撑过对方强劲的远程攻击来到他面前,男生开了荤有啥变化却迎来了面前的这种结果!

就在他吐出字眼的瞬间,那道令他惊恐的人影便出现在他面前。

冷冽的刀光撕裂狂风,青色火焰照亮了弗朗明哥血腥的面容。

李长河手持喷气陌刀,一刀斩下。

龙热喷气启动!

他竟然看穿了的攻击节奏,并穿过刀网直接攻击自己?

“你不要过来啊!!!”

只有尽快解决掉这些碍事的黑衣人,才能空出手对付草丛里的人。

这五个人也在心里快速盘算着,不时拿眼看向倒地不起的那四个主力。

可让他们很失望的,那四个人恐怕短时间内醒不过来了,可见司华悦那一个连环脚的发力有多可怕。

这层失望刚掠过心头,他们惊奇地发现,草丛里的声音静止了。

仿佛刚才那一阵阵的窸窣声,并不是那些隐藏的人要出动,而是朔风扬尘而过的声音。

幻听?错觉?

未及他们想明白个中缘由,司华悦如鬼魅般快捷的进攻已经逼近。

哧哧哧——

五股鲜血犹如一阵温热的雨喷溅而出,糊了司华悦一脸。

五个人瞪着惊恐的双眼骇然地看着司华悦,男生有反应不做难受吗看着她手里那个本来是棍子,现在却变成了尖刀的武器。

五个人软软地倒下,荡起一地的血尘。

杀心起,想从司华悦手下逃脱,难如登天。

一阵阵眩晕感传来,司华悦身体踉跄了下,右肩往下开始变得麻痹,手里的棍子掉落。

为了尽快结束战斗,司华悦猛一提气,身体原地弹跳而起,出腿转身,那四个伤势轻微的黑衣人的下颌被逐个踢中,倒飞出包围圈,倒地不起。

在司华悦身体下落之际,剩下的五个人同时伸手,将左拳对准司华悦,右手按动手背上的开关。

噗噗噗——

随着一阵利器破空声,他们五人的手套里激射出一枚枚如同钢针一样的利器。

原来后招是这个!

司华悦下落的姿势已经变老,想躲避所有的钢针已经来不及了。

她快速挥动手里的双棍,一阵叮叮当当声过后,那些钢针被她击飞落地。

右肩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她知道漏掉了一枚钢针。

随着一阵窸窣声响,潜伏在草丛里的人,开始行动。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等司华悦受伤了才现身,想打“落水狗”?即便落水,司华悦也是战力超强的比特,而非玩物泰迪。

司华悦虽着恼,但手下动作不停,忍着肩上的疼痛,猛攻向对面的五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