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无限遥望着那枪声响起的地方:“我可不担心你小叔的安危,我担心别人的安危。”

说着,他便迈步朝薛家大门走去。

苏雨辰甩着马尾辫跟在后面:“大伯,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你的胳膊肘往外拐吗?”

放眼整个苏家,敢这样没大没小的和苏无限讲话的,恐怕一共也没几人。

“有些人不能死,我本来想让你小叔去和别人过过招练练手,也好能提高一下,但是现在看来,他真的要把别人给弄死了。”苏无限摇了摇头:“杀人,可从来都不是一件太好的事情。”

说着,他的一只脚已经跨进了薛家的大门!

原来,这个有着“妖人”称号的苏家长子,从头到尾都没有担心过苏锐的安危!

他之所以来到这里,却是担心苏锐把别人给错手杀死了!

不得不说,一般人还真的不会像苏无限这样,竟然怀着这种观点。

苏雨辰听了苏锐没事之后,便蹦蹦跳跳的也跟着进了门。

薛家众人就这样看着这两人走了进去,满脸都是尴尬之色。

“来来来,难得我们聚一下,再喝两杯。”

眼里闪过一丝莫名,宁杰给对方倒了红酒。

“行。”

......

一个多小时,周安安从小吃一条街走出来的时候,想要扶墙了。

“嗝。”

打了一个饱嗝,李雪儿有些不好意思地捂了一下自己的嘴。

从小到大,她可从来没有这么放肆地吃过东西。

不知为何,她在这位聊得来的网友面前,很容易表示出潜藏在心底的那一面,那种放肆的自由。

“吃饱了,我先回酒店了,明天还有事情做呢。”

酒足饭饱,周安安可是牢牢记得自己此行的目的。

什么都是虚的,前男友一晚上四次好吗只有握在自己手里的财富才是真的。

“好的,我送你回去。”

原本想和对方多聊一会,但是李雪儿要照顾对方的感受,自然不会强求。

“谢谢。”

两人都没喝酒,周安安对于妹子的好意自然不会拒绝。

现在,名震南阳的薛家已经人人可进,那曾经高高的门槛,在某些人的眼中,根本就是不值一提!

薛坦志浑身湿透的伏在地上,望着那消失在门内的两个身影,眼中流露出浓浓的悲戚与怆然。

“我去,这两人是谁啊,牛-逼哄哄的,就这么进去了?”薛洋躺在担架上,这货早就“醒过来了”。

“他们把薛家大院当成什么了?菜市场吗?来人啊,还不把他们两个给我丢出去?让他们也知道知道,这薛家俩字是怎么写的!”

薛洋也就只能在这种时候逞一下口舌之快了,而其余的薛家人并没有接话。

薛洋还在喋喋不休着:“家里养这些保镖是干什么吃的?怎么连两个陌生人都拦不住?虽然说那小姑娘长得挺水灵的,不过……不过……不过……”

薛洋“不过”了好几次,男朋友一天要四五次正常吗结巴了两声,却发现自己已然说不出什么话了。

因为从那一辆劳斯莱斯的驾驶座走下来一个男人,看起来三十五六岁的样子,普普通通,个头不高,但是眼中却带着一股难言的威势。

此时的港岛与十年后并没有什么区别,寸土寸金的港岛如今想要有多大的变化,是很难的。

但是财富的变化无时不刻在交替,无数投资客前仆后继来此地,并不会因为环境的固定而有所减少。

这是个让人梦想快速起航的都市,也是一个随时可以让人坠入深渊的港口。

“我来赚钱了。”

看着那些高楼大厦,周安安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毕竟这把武器太重要,容不得有任何闪失!

而现在,已是万不得已的时刻!

“正好体会一下,圣灵级武器的威力。”林云带着几分期盼。

林云还从未见识过圣灵级武器的威力呢。

“死到临头还不自知!”

络腮胡男子内力疯狂灌注,周遭瞬间狂风大作,一股恐怖的力量,在长枪上疯狂凝聚。

“火云枪法,爆发!”

伴随着暴喝,一道可怕的枪影,带着横扫天地的威势,轰然抽打过来!

威力比起之前,强了太多!

“五行剑法!五行篇!”

面对转瞬即达的枪影,林云迅速挥剑,爆发出之前对战时动用的那些手段!

彭!

碰撞处产生可怕的冲击波,将周遭树木山石震飞。

一计碰撞之下,来月经前几天特别想要林云被震得后退。

其中的威力,比林云预想的还要高!

“混蛋,给我死吧!”

那气势可怕的长枪,在和林云宝剑碰撞后,络腮胡弟子继续发力,长枪旋转扭曲,产生惊人的弧度,继续向林云抽打而来!

彭!

又是一招硬碰,林云整个人都往后倒飞一大截。

他狠狠踹了刀疤脸一脚,骂道:“你这个死刀疤,平时就你最会惹事!这次,要是得罪了他,你就死定了!”

刀疤脸一脸不以为然道:“强哥你别吓我,我胆子小。这个土鳖有这么大来头?”

“哼!你看他是土鳖,因为你自己也是个土鳖。我告诉你,就是你嘴里说的这个土鳖,早上救了林姐一条命。你说,以林姐那有恩必报的性格来讲,你要是得罪了他,会有什么后果?”许强冷冷道。

“别别别,强哥,我可不敢想什么后果。不然,我怕晚上睡不着。不过,你放心,我虽然想揍他,但是还没动手。还有挽回的余地。我看他肯为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出手,一个晚上做四次正常吗心眼应该不是太狠。这次算我倒霉,我知道怎么做了。”

刀疤脸知道这次,自己多半是要做赔本买卖了。怪只怪自己运气不好。

“嗯。你知道分寸就好。”许强点点头。他可不管这个刀疤脸亏钱不亏钱,只要杨云帆能跟他去见林红袖,其他的,都不是什么大事。

等两人进去之后,杨云帆看到刀疤脸垂头丧气的,好像赌钱输了几百万一样。他心里有些奇怪。

后者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倒飞而出,摔向十几米外的祠堂!

就在这个时候,狙击枪的枪声再度响起!

陈祖新身在空中,躲无可躲,他的身体之上,再度炸开了一朵艳丽的血花!

苏锐这一撞的力道可谓是极大,让陈祖新把薛家祠堂的牌位都砸倒了一大片!

此时,薛家最重要的地方,已经是一片狼藉!

更不巧的是,在陈祖新落地的时候,还不偏不倚的压碎了几把桌椅!

这其中就有薛家老佛爷屁股底下的那一把!

老佛爷这老胳膊老腿的,男友跟前任复合甩了我根本就没法躲避,被陈祖新压在了身子下面,那简直叫一个惨!

苏锐站在原地,努力压制住因为那一撞而翻腾的气血,拔出手枪,毫不犹豫的瞄准了祠堂内部陈祖新!扳机已然压了下去!

“苏锐,住手!”苏无限这个时候快步走进来,正好看到了这一幕,不禁喊道:“陈祖新你不能杀!”

嗯,问题是没发展到这一步啊。

如果可以,周安安觉得喝醉了也没什么大不了。

“好的。”

对于男孩的要求,李雪儿小小惊讶了一下,继而莞尔一笑。

至少,这位诗人没生气。

“人呢?”

走进包间门,看着里面只有一个人,一身名牌的青年忍不住惊讶问了一句。

“走了,宁杰,为了帮你,我可是得罪了我家的雪儿。你那个包包,可不能出尔反尔,就当是赔偿了。”

放下手里的酒杯,何泱泱略带不满地说道,起身就要走人。

为了一个包,让最好最有钱的闺蜜有了芥蒂,怎吗算都是她吃亏。

“没事没事,一个包而已。下个月爱马仕要出一款限量版,我已经预定了一个,到了马上给你送来。”

眼底闪过一丝阴郁,宁杰脸上无所谓地说道,顺带讨好了对方一下。

“那就谢谢了。”

听到有包包拿,何泱泱心里的不快去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