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惢心扭着小小的鹅首回望自己的姑姑,再回头看看金锋,皓凝霜雪的玉脸上挂着两串珍珠的泪花,纯洁无暇却又凄美绝零。

金锋漠然无语静静走过梵惢心身边,梵惢心轻轻怯怯的拉住了金锋的手,流着泪低低说道:“金锋哥哥……”

金锋轻声说道:“别说。”

“没用。”

梵惢心惨然一笑,泪水夺眶而出:“金锋哥哥,我想告诉你……”

“我要和姑姑一样,一辈子……一辈子不嫁人。”

“如果将来,父王逼我的话,求你救我。”

手中的那小手柔软而又冰凉,茉莉花玉兰花清纯的香味扑入金锋的鼻息,还有那吐气如兰的芬香。

金锋沉默半响轻声说道:“将来的事,将来再说。”

忙完了郑威的事,金锋根本不敢歇着,马上又去了七世祖的卧室为赵老先生治疗他的帕金森综合征。

这种病是极难攻克的一种罕见病,当年最著名的世界拳王阿里就患的这种病。

那一年在第一帝国奥运会上,阿里作为第一帝国点燃奥运主火炬的人被历史铭刻。而他那颤抖不止的手让让全世界的人潸然泪下。

两个姑娘提刀出去,她们不但带了武器,还带了药粉。

出去之后碰到人或者用药粉药,碰到那些在街上祸害百姓的,就直接一刀杀了了事。

两个姑娘速度特别快,很快就到了城门处。

萧荟一把迷药下去,守城门的人倒了一大片。

萧芙就趁乱开了城门。

城门一开,萧瑾和萧英骑着马就进来了。

这俩把萧芙和萧荟捞到各自马上安顿。

萧英急着问萧芙:“娘呢?于浅浅蒋南第20章”

萧芙笑道:“在余家。”

嗯?

萧英想着这不对啊,他娘的本事不应该叫人抓到啊?他一直以为他爹就是拿着这个当借口起兵的,可现在听着不是那么回事?

莫不是这个余有才真有几分本事,竟然能叫他娘吃亏?

可一想又不对,要是他娘被抓了,萧芙怎么跑来开城门?

萧荟就和萧瑾说:“娘带着我们跑到余家的,现在她还拿刀架在余有才脖了上呢?”

趁着熬药的功夫,钟景晟大国医在今天也破了三十年的例熬夜陪着金锋一起煎药。

手里拿着手机一眼不眨把金锋的一系列手法摄像保存,八旬高龄的大国医只感觉这辈子都白活了。

强自摁捺住将金锋切片的念头,大国医背着手凑到金锋跟前向加金锋举起了橄榄枝。

“小锋啊,你……确实是很年轻有为的嘛。像你这样年轻有为的年轻人应该多加点担子。”

“啊……要不医学院……我给你报个名,弄个院士咋样?”

“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嘛,啊,医学院院士是没你的双院院士值钱,但这可是关系到祖国人民身体健康的大事啊……”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我看呐就这么决定了。我知道你工作忙……我也不要求你那什么来坐班不是。”

“一年来个一两次专门给首长看看病就得了。”

“啊……就这么决定了。”

“你要是不来,咱们中医就真的要没落了啊……”

火车缓缓的启动,浅浅心事钟浅第一次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每一次坐上火车,都是一次陌生的旅途,还有远方的未知,可对于陈楚来说,这一次,却是不同的开始。

慢悠悠的火车,在驶出安阳地界的时候,在欧美游戏市场,一款游戏也开始如火苗一样,开始燃烧起来。

安德里是一名资深的游戏玩家,他从初中开始就接触游戏,从最初的红白机游戏,到现在还主机游戏,再到其他育碧、动视,还有新晋游戏公司暴雪的游戏,他都有猎及。

而就在昨天,安德里在IGN论坛里,见到有几个人,一直在极力吹捧一款游戏,而且信誓旦旦的说,这就是今年的神作!

对此,安德里是嗤之以鼻的,这种宣传手法,他见得多了,就跟好莱坞电影上映之前,都要照例吹一波一样,当看到的宣传片,也许就是整部电影的高潮了,这种坑爹事,可是没少干出来!

打开IGN论坛的游戏版本,在其中一个沙盒游戏的讨论组,这时候已经被屠版,在游戏领域中,沙盒游戏不过是一个小众,哪怕是IGN这种全球***论坛,注册用户超过四百多万,沙盒游戏组的成员也不过两千多人。许你蚀骨婚情蒋南

她为什么要打给阿郎。

莫得他和这样的事情就没有关系的,面前的女子她到底在做些什么!

莫从一连串的攻击下,短发女子终于道出了实情,“其实他们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让我把这所有的事情全部现在陷害阿郎,谁让他之前把酒吧的内幕全部说了出去,而我曾经也是那游戏的一个被害人。”

女子说法很快的引起了莫从疑虑

“难道你没有被他们杀死或者是被他们给逼疯了?”

短发女子摇了摇头,“没有的,因为,因为我是一名心理师,他们根本就不不会把我给怎么样的,最终他们还是需要我们这样的人来继续的帮他们得到很多大人物的信任。”

原来有的时候钱能成就一切,有的时候钱却能毁了一切。

莫从打给了阿郎,阿郎此时已经被江南雨带到了新的血池之中。

这血池刚刚被弄好,根本就没有任何人的血。

江南雨把阿郎推到了里面。

对他大声的吼着:“我这个人对叛徒向来都没有那么友好的。”

“里面的血液越来越上升,到最后恐怕……”

邱雨注意到莫从说的事情,看到了他们身后的那个血池里面好多好多的红色液体。

现在还不太确定这液体里面到底是其他还是真正的血液。

两个人一直都躲在这。

江南雨带着人强行的把外面的门给撞坏了,走到里面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看到莫从和邱雨。蚀骨婚情于浅浅20章

江南雨一脸的惊讶,只是看到血池中的红色的液体越来越少,他大声的骂着:“你们到底在哪里。”

邱雨喘不过气来了,到了一旁的小柜子里面,莫从一直都站在阳台帘子后面。

江南雨的人冲到这里,他们根本就没有看到人,几名手下刚刚要寻找莫从他们,江南雨迅速的阻止了他们。

“你们几个人到底要做什么?不知道这里不能动的吗?因为我的夫人马上就要归来了。”

其他的下属家更是很规矩,他们说什么都没有动这里的任何的物品。

这个时候萧元就骑着马进了门。

他带着人急急忙忙跑到余有才家。

安宁在看到萧元的那一瞬间,手上一个用力,就直接了结了余有才的性命。

萧茵蹲在一旁颇为无奈。

她嘴里啧啧有声:“哎呀,姓余的呀,你若是没有碰到我们,说不定还能闹出大动静呢,许是能占领几个府城,可惜啊,你碰到了我爹和我娘,叫我爹娘给钓鱼执法了。”

萧艺轻声问萧茵:“妹妹,什么是钓鱼执法。”

萧茵摆摆手:“一时半会儿讲不清楚,不过咱爹娘这就是钓鱼执法。”

萧艺表示还是不太明白。

安宁本来一脸的肃杀,手上动作麻利的把余有才给杀了。

安宁起身:“伯母,我是裴安宁。”

“安宁啊。”钟六妹笑的更和气了:“这名字好听也好记,安宁,我记住了。”

她过去拉安宁的手:“怪不得我们家元子非说你呢,于浅浅江南小说免费试读真是长的俊啊,瞧这模样,这身条,让人挑不出一点不好来。”

“您过奖了。”安宁脸上带着特别适度的笑,带着几分礼貌,也带着一些疏离。

“你看这家里,元子他们兄弟三个,我也没个闺女,就想着有个闺女能帮我搭把手,可巧你就来了,既然来了,咱也别闲着,一会儿你去厨房帮我烧火做饭吧。”

钟六妹那就是故意的。

她就气萧元给安宁买那么贵的衣服,却不知道给她这个当娘的买一件,另外也是看不惯安宁那轻手拿脚的作派,就想着为难她,想着安宁年轻抹不开面子,一会儿硬是把她支到厨房烧火,让她熏的脸上一片黑灰,把她弄的狼狈一点,看她还怎么体面。

萧元看了钟六妹一眼没说话。

钟六妹本就是个没什么脑子的,就她那点脑子还支使安宁,不是萧元小看她,实在是她没那个能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