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真人帮了自己张家大忙也要感谢。感谢的方式就是传授自己筑基和筑基之前的经验。还要跟四大真人们讲授各种心得体会。

年中各个名山大川的各种祭祀斋蘸这些活动有些是必须要骚包出席的。各种会议没了骚包更是开不了。

还有最重要的海外市场,骚包也必须要过去撑场子做交流为国争光。

这些,骚包全部推掉!

没有任何事能比得上金总的事!

天大的事都他妈没金总的事重要!

家里的事微微捋顺,骚包即刻挑了六百号人马跟随自己增援野人山。

辗转蜿蜒上千公里到这里,金锋也很是感动。六百号道门精英过来,足以干很多大事。

“你他妈又是怎么重回筑基的?”

关于筑基这个话题,金锋这是问第二次了。

上一次问骚包,骚包的回答是在道祖和几个老祖宗神像下睡了一觉就筑基了。

这一次……

“还是睡出来的。”

“你把我逼到绝境,让我自生自灭。我自暴自弃也彻底放弃了我自己。”

“结果睡了一觉过来,就入深定。再睡第二觉,就入了大定!”

“里面没有时间观念,就那株草陪着我。我记得石缝里渗水够我喝一口的时候,我就学会了龟息。喝两口的时候,就直接从冥照初期跳到后期。”

“那时候我开窍了。你让我看的那些道门典籍全部在我脑海里,一块一块跳得欢实得很。想什么来什么。就连我小时候的那些从不记得的事情都现得清清楚楚。”

“等到那水能喝四口了,我好像就辟了谷。那时候就连刚出生时候的事都在脑子里。什么气运三阳冲泥瓦,什么脉走七阴下丹田,什么阴阳什么五行,醒的时候运转自如,睡的时候宛在母体。”

“那是返璞归真,受都是怎么扩张的道法自然!”

“从辟谷醒过来,我的体重爆减,整个人瘦得皮包骨一般。但那时候我已经重回炼气期。我感觉我的气脉比起筑基的时候足足强了两倍。”

“筑基时候我的道基不过就是白鹭沙洲的水,而我在这炼气期期间,我的道基就像是整个南海。但那南海却是只装了一小半的海水。”

”不过在自首之前,老子一定要亲眼看见你华润滚出云顶山!”

孙柯气得面色发白,嘴角狠狠抽搐着,咬牙切齿眼睛都快喷出火来。

自己华润在本大洲投资了数个产业,遇见像文米一这样的狠人还是第一次。

好坏不认,软硬不吃,搞得自己也相当头大。

场面陷入僵持之际,金锋和曾子墨梵青竹已经到了现场,站在人群外远远的看着。

这种情况两个女孩见得同样不比孙柯少。在筹建直升机厂选址的时候同样遇见相同的问题。只是从未对金锋讲起过。

在全国来说,这种事再常见不过。

只是这一次赶在了金锋拿宝的节点上。

看着文米一那泼皮无赖的样子,用棉签扩张是什么梗两个女孩下意识的看了看金锋,却是发现金锋的脸色冷得吓人,他的一双手都在轻轻颤栗。

曾子墨见状当即上前握住金锋的手低低说道:”锋。不看一面看一面。”

”把今天拖过去。拿了你要的东西,咱们一辈子不来这里。”

“包括……筑基之后到金……”

骚包抱着孩子静静看着金锋,肃重点头。那沉稳如亘古不变的北极的神色让金锋动容。

现在骚包的实力比起第一次筑基之前判若两人。就连金锋都感到异样。

最显著的就是他的眼神。

把小金宝和骚包凑在一起,单单只看他们父子俩的眼神的话,你会感觉到,骚包的眼神跟小金宝的眼神一样的清澈。清澈得没有任何杂质。让人看看一眼就会情不自禁的平静下来摒弃任何私心杂念。

就连自己的鹰视狼顾在骚包的清澈眼神下,也变得如纸糊的纸刀一般柔软。

他的精气神又是另外一个不同的状态,以至于让人在看骚包身体各个部位的时候会产生不同的想法。

看他的背影时候,你会觉得他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看他的侧影时候,你会觉得他是一个非常彪悍的强者,攻不让受用前面释放当你看到的正面的时候,你就会发现,所有的判断都是错的。

现在的骚包的的确确已经越过了万万修道人最梦寐以求的那一道坎,达到了百年第一筑基大修的水准。

一旁的老师们早已经看的目瞪口呆,这两位大神可都是正儿八经的超级大神,平时他们连根腿毛都拔不下来,但现在,这两位超级大神却跟两个菜市场掐架的普通老人一样,卷起袖子互损着。

这画风…

咳咳!

不过同样的,众人忍不住羡慕起那个学生。

能够获得特招,本身就已经足够让人羡慕了,而现在,人家不仅获得了特招,而且还让两个真正的名牌大学争抢,甚至两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家,都为了他完全不顾形象。

这份殊荣,谁有过?

而在这番争吵的时候,最难受的不是两位老人家,而是那位之前只给萧阳二十分的王老师,此时看着两位争抢,更加感觉把脸都丢尽了。

瞧,自己看不上的,人家两位大神却不顾形象的争抢!

玛德,丢人丢大了。

悄悄的,趁着没人注意到自己,王老师捂着肚子悄悄离开…

而王老师走了,棉签扩张是什么意思污另外一个最受煎熬的则是把大神们请来的侯杰人,此时他心里除了羡慕写出这片作文的考生之外,更多的是对自己大脑发热后做出的决定而后悔不已。

当年叉车公司的副总经理龚任松一直在单位里叨念他曾经买过一只股票,才翻一倍就抛掉了,哪知后来竟然涨了十倍,令他极为懊悔,现在回想起来也就是他刚进叉车公司不久的事。

刘威在心里盘算,如果现在借到一百万,翻十倍就是一千万,这笔钱用来启动一个全新的展会项目应该够了。

第一个展会做成之后,用赚来的钱再启动第二个展会,如此滚动下去,事业自然会越做越大。

想清楚了行动路径,刘威整个人变得轻松起来,既来之则安之,在回到前世之前就在这里好好过吧,在哪个时空不是过?

换一个活法,说不定能有新的收获。

他从草地上爬起来,脑袋还是昏胀的,他拍去裤子上的土,走向自己的宿舍,他打算好好睡一觉,明天一大早就坐车回家筹钱。

经过一个花坛时,刘威看见有几个女生聚在一起很投入地哼唱《隐形的翅膀》,刘威停下了脚步。

“…….我终于看到所有梦想都开花……

……哪里会有风就飞多远吧……”

金锋脸上肌肉不住抽搐,眼睛紧紧的盯着一个方向嘶声叫道:”那是我妈!”

曾子墨和梵青竹急忙望过去,凭着两个女孩的感觉。攻坏心眼不让受释放在众多人当中第一眼就找到了山曼青。

”她把我妹妹卖了,我不怪她。她也要活??”

”她生我养我七年,生我小妹养我小妹三年。我欠她的还不够。我想着,我想着把这里建起来,拿了东西就把这里送给她。还她一份情??”

”这个文家,这个文米一??”

”我给过他们机会。还嫌没被收拾够!”

”今天我饶不了他??”

一瞬间,曾子墨只感觉金锋的手变得钢筋般坚硬,只感觉金锋就像是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

曾子墨心痛如绞紧紧握住金锋的手低颤说道:”伯??妈咱们给她多少都是应该的。生养之恩给多少都还不了。”

”你收拾了文米一,咱妈??”

”他们都不要脸,我还用给他们脸?”

金锋就像是一头愤怒暴走的狮子,眼瞳深处冒出最狂暴的凶光。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几年前星空号基本修复,陈岳收回星空号之后发现了这些中级文明的机甲和神兵利器之后,就再没有为耐特利尔的远征舰队担过心。因为他手中的致胜底牌太多了。

在地球上时,陈岳能不展露这些底蕴,就绝对不会展露。不过现在他带领亲近人员离开地球踏入了星际,虽然星空号起航还不到一个小时,但他现在已经远离地球几达一光年。而且一行人即将进行前途莫测的星际历练,陈岳必须开始向身边人交底,尽量提高身边人的生存几率。

陈岳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他在交底的过程中,身边人会追问这些事物的来历。

让陈岳感到安心的是,身边人都很理解他。凡是他不愿意主动说起的事,大家都不会追问。就连好奇心最重也最能发问的石梦涵也没有在这方面为难他,似乎大家都觉得在陈岳身上发生任何事情都天然就符合逻辑一样。

接下来的十天时间里,李倩等人一直呆在训练室里熟悉机甲操作,陈岳则是一个人呆在中控室里锻炼着‘玉龙九转’精神力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