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心。”司徒远空看了看身旁仍旧没有被岁月褪去风华的女人,轻声说道:“你有没有感觉到,这是天心刀法的一次提升。”

如果这句话传到华夏江湖世界里

,那么绝对会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

毕竟,当年的露天心靠着无尘刀和天心刀法,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根本无人能与之抗衡,不知道多少人对那个来自于峨眉的绝世美女恨之入骨但又无可奈何,在所有人看来,《天心刀法》早就已经尽善尽美到了极致,根本没有再提升和改进的空间了。

但是这个既定的事实,在苏锐的身上发生了改变了。

当他双刀合璧的时候,就赋予了《天心刀法》另外一层不一样的意义了。

露天心看着此景,微微摇了摇头:“不,这并不是一次对《天心刀法》的提升,而是……重生。”

这是《天心刀法》的重生!

这句话简直是最让人震撼的夸奖!

让华夏江湖世界的很多高手望而生畏的《天心刀法》,是司徒远空和露天心所有武学经验结合在一起所产生的结晶,是所有人都想要却不可得的超级战法,在很多人看来,华夏江湖世界中没有什么功法比《天心刀法》所能产生的战力更强,可是现在,作为刀法的实际创造者和拥有者,露天心却说——这一次的双刀合璧,是苏锐让《天心刀法》重生了!

赏金猎人挣扎了几下,居然是挣脱不了大牛,也是怒道:“放不放手!”

“你赔钱我就放手!”

赏金猎人是呲牙一笑:“老子在青木郡的会仙楼吃吃喝喝都不给钱,拿你们村子的一只鸡是给你们天大的面子,还敢管我要钱!”

“你……你……”

大牛面对如此厚颜无耻之辈一时无词,将水分棍一插在地上,扬起拳头就要打。

“来……来啊……”

赏金猎人见大牛力气是不俗,闺房之罚碧竹挨打想着他不过是个猎户而已,心中也不惧怕,指着自己的脑袋说道:“有种你就往这里打!”

大牛一张脸憋得通红,怒道:“你不要以为我不敢!”

“大牛,打他!”

“揍死他!”

大声喊打人的却是阿虫和阿毛这两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小屁孩,他俩一喊别的村民也是纷纷跟着叫起来。至于别的赏金猎人,他们和偷鸡那人也不是相熟,个个是双臂抱在胸前,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

“啊!”

他对摄影师招了招手,跟他一起朝着殷德高走了过去。

“殷部长,你好!我是丰盛之窗的记者陆小平,介不介意我们对你进行采访?”

殷德高很少有机会有记者在会下对他进行采访,现在机会来了。

有上镜的机会,对他的仕途有很大的帮助,他露面的机会越多,树立的形象越正面,以后能晋升的机会就越大。

他只是个副部长,也想有一天坐正。

他挺了挺腰板,换上一副**的表情,对陆小平说道:“可以。”

陆小平问道:“殷部长,我听到风声,说这家展位的老板在弄免费试吃的活动,参与的人数很多,都是好评。

我刚才采访问到了几个人,大家说这是咱们本地的农户,不知道殷部长对这个店有什么看法?”

殷德高清了清嗓子,看着镜头,老练地说道:“没错,这家开了网店的农户,是丰盛县的。店主是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回乡创业带动经济,左右开弓扇肿臀瓣是个很优秀的年轻人。

我不知道,陆记者你有没有尝过这家的饭菜,都是他们自家种出来的,没的话,待会儿可以扫码试吃。

这一次对战,不仅是苏锐对自身的打破和重塑,对《天心刀法》来说也是一样!

司徒远空在听到了露天心的话之后,微微颔首,似乎也并没有因此而产生任何的意外之感,他说道:“的确,我们远离了江湖纷争太久了,心境不再勇猛精进,所以自然也没法对《天心刀法》带来重生的机会,而把这一切交给那个臭小子来完成,其实也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了。”

露天心也说道:“是啊,这一片江湖,总要交到下一代的手中的,他作为其中最优秀的那一个,自然要把这一份沉甸甸的责任扛起来。”

“也不知道这小子能扛多久。”司徒远空说道。

这时候,苏无限转过身,插了一句,道:“两位前辈尽管放心,苏锐能扛很久,没有压力能够把他给压垮,他一定是最优秀的那一个,而且……我会尽我所能的为他站上更高的高度而保驾护航的。”

我会为他保驾护航!

苏无限的这句话,几乎奠定了苏锐未来十年的基础。

就像这一次,如果没有苏无限亲自来到苏利斯小城的话,那么天正教廷绝对不可能如此迅速的落败,太阳神殿也极有可能会面临着惨败或者惨胜的结局了。潇湘汐苑调教孔雀开屏

但他又不能硬挡。他的实战经验是比大牛丰富,可他的匕首却是短了许多只合适用来贴身搏杀,而大牛的水火棍是一寸长一寸强。如果硬生生的接下大牛的棍法,他的匕首是占不到半点便宜。

一个堂堂的赏金猎人,在一个一个山野村夫面前被逼得连连后退,这面子丢大了!

“哈!”

无奈之下,偷鸡者只好点出了三下,三下都击打在棍端,三下点出,虽然震得大牛手臂发麻,但大牛的易筋锻骨功已快练到了第一层,身体远比普通人强悍,微微一转血气之下,手臂立即恢复,主动权依然掌握在他的手中。

大牛得势不饶人,手里的水火棍闪电般挥动,一百多斤的铁棍在他手里是如同树枝一般的轻巧。

“唰唰唰唰唰”的棍风之声中,一口气连续的点出了十多下。

大牛这十棍,每一棍的角度和速度都有所不同,但每一棍都是那么的快,那么的霸道,棍影是不离偷鸡者三寸,以偷鸡者的修为和打斗经验,愣是被大牛牢牢的压制住,想要施展反击都办不到!

除了这两样事情,貌似他真的就没有帮到过李忠信什么忙,其余的都是李忠信带着他玩,幻虹楼梦之闺房受罚带着他飞。

原本到了杰米诺这样的一种身份地位,对于搞什么一些餐饮类的东西或者是服装类的东西已经没有了兴趣,但是,杰米诺却是因为这个事情是李忠信搞起来的,那么他需要跟着搞一搞,赔钱赚钱是没所谓的一件事情,只要是和李忠信一起合作就好。

抱着这样的一个原因,杰米诺在九零年回到巴黎以后,便开始在巴黎那边搞起来了三家忠信快餐和一家忠信品牌的大型服装店。

为什么是三家忠信快餐和一家忠信品牌的服装店呢!这个原因出在忠信公司这边,因为快速扩张的原因,忠信快餐能够拿得出手的厨师已经严重不足,只能够给杰米诺那边派过去三家快餐店的厨师和服务人员,而忠信服饰的大型服装店这个事情,则是因为忠信服饰出产的高档名牌服饰在这个时候不够卖,哪怕是全力以赴在做这个事情,做的速度也赶不上卖出去的速度。

可是林田却提出不露脸的说法,让人费解。

陆小平倒也没有勉强林田。

“好的,林先生。”

接下来的时间里,陆小平对林田做了一个简短的采访。

采访的最后,闺房实践虹儿受罚林田主动加了一句话。

“我名字叫做林田,店铺是田园林家小店,欢迎大家购买我们的产品,包好吃。”

陆小平愣了愣,这一波突如其来的广告,他有点措不及手。

其实,林田说出这句话,除了打广告之外,还有一个意图。王氏集团知道自己的名字,作为年夜饭的入门券。

采访完林田,陆小平在李丽珍的指引下,扫码买了一份杂菜。这个时间段,米饭已经没了。

陆小平对着镜头,闻了闻手中那碗菜,神色享受。

“观众朋友们,我已经拿到传说中好吃得不得了的饭菜了!我看看,是不是真的跟大家说的那样好吃。”

他夹了一口菜放进嘴里,摄像师给了他一个特写镜头,把他的表情完整地呈现在镜头面前。

只见陆小平吃完一阵发愣,神情呆滞,没有说任何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