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院士们挨着挨着的质问金锋各种难题,统统被金锋秒杀而过。

到了这里,金锋也开始了暴虐无敌模式。

问:“晋代大墓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发现?”

答:“不封不树不坟不以风水入葬。你拿什么找?”

秒过!

问:“曹操墓是真是假?”

答:“假得不能再假。”

“为什么假?”

“曹操何等枭雄?岂能和其他人一起入葬。”

“证据?”

“《三国志武帝纪》记载:到荥阳汴水,遇卓将徐荣,与战不利,士卒死伤甚多。太祖为流矢所中,所乘马被创,从弟洪以马与太祖,得夜遁去。”

“三国志中有记录,曹操受过三次伤,最惨的一次从马上摔下来断了手掌。”

“你们那群蠢蛋二货挖出来的曹操遗骸的手掌,完好无损。”

秒杀!

问:“妇好墓中有黑人和白人的尸骸?这些人是奴隶还是战士?”

作为打败了穿越者王莽的位面之子,扛起了东汉王旗近两百年江山的汉光武帝刘秀,他的墓确实真的是个传奇。

他的儿子也就是汉明帝刘庄是一个倔牛。双性宫交

刘庄年少时是牛脾气,刘秀让他往东,他偏往西,让他往北,他往南。反正刘秀让刘庄做什么,刘庄就反着来。

正是这样一个熊孩子惹得刘秀很生气,但是刘庄是刘秀与阴丽华的孩子,刘秀还是十分爱护的。

“仕宦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得阴丽华。”

这话可真是刘秀说的,可见刘秀爱阴丽华有多深。

在刘秀死之前,原本想葬在北邙。又生怕自己的儿子跟自己反着来。于是刘秀就跟刘庄说,把他的墓葬在黄河边。

结果刘庄这个坑爹货对抗了自己老爹一辈子,临到头了还真的就听了刘秀的话。

这只是一个传说而已。

事实上,刘秀在生前的时候就开始选找自己的墓地。

把墓选在黄河边上,黄河边上也是他自己挑的。

所以薛鹏尽量小声,好在周围也没什么人注意他这种小人物。

“你说的没错,我们必须想办法对付他,只是该怎么做呢?你有没有办法?”

杨滇一时间也没有什么好的想法,只能反过去问薛鹏。

“我也没什么好办法,不过我是这么想的,我们要对付他,就必须掌握这小子的行踪,在学院里肯定是不方便动手的,一旦他离开学院,我们才有机会!”

薛鹏继续小声的分析,“幸运的是,现在我们都有了接取玄级任务的资格,以林逸的性格,双角子宫怀孕有危险吗肯定不会不用的,我们只要我们盯紧他,在学院外面找机会就行了。”

薛鹏还不知道自己家族的薛柯岩很快就要来找他共商对付林逸的大事,否则也就不会那么着急的和杨滇研究了。

“有道理,问题是他们四人如果一起行动,就算我们跟上去,也对付不了他们吧?”

杨滇这么说并不是没有底气,而是不想因为林逸而坏了自己的计划。

他是打算积累一年再一念开山的,否则真的开山了,那就不能留在新生班了,只能去高级班,就没有了这边的资源优势。

“田甜,够了!我都说了赵先生不是那样的人,人家要是想占我的便宜早就占了。”

“哎呀!欣欣,也就你那么单纯,那么傻吧!哼!等着吧,我一定会戳破赵旭虚假伪善的面具。”田甜噘着小嘴,气呼呼地说道。

就在这时,鲁南带着魏豪诚走了过来。二人手里端着酒杯,向白欣欣打着招呼说:“美女,我们又见面了!一起喝杯怎么样?”

李方娜之前是乔俊的女友,乔俊就是鲁南、魏豪诚这个圈子的,自然认得二人。

“哟!南少,诚少!原来你们也在这儿?”李方娜媚眼如丝,嗲声嗲气地打着招呼说。

鲁南对李方娜这个小明星不太感冒,知道乔俊把她甩了,淡淡地说了句,“原来是李方娜啊!你怎么和白欣欣小姐在一起?”

“哦!我和欣欣是一家娱乐公司的。”李方娜解释说。双角子宫能正常生育吗

田甜在得知鲁南和魏豪诚的身份后,用胳膊轻轻碰了碰白欣欣,小声嘀咕道:“欣欣,这两个才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哥,你可别和赵旭那个有妇之夫的人瞎扯了。”

田甜一听李方娜提起了“赵旭”,气得咬牙切齿地说:“李小姐,你别提赵旭那个大骗子了。他把我们欣欣骗得团团转,可我们家欣欣却对他死心塌地。”

“你说赵旭是骗子?”李方娜一脸吃惊地问道。

田甜恨声说:“可不是骗子吗?那小子只是一个司机,居然总冒充土豪给欣欣打赏。还让欣欣做他孩子的老师,我看就是居心不良,想睡了我们欣欣。”

“田甜!赵先生,才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呢。”白欣欣辩解说。

田甜“嘁”了一声,说:“不是才怪呢。如果他真是土豪的话,又怎么会住在老旧小区那种小房子里?而且,他只是一个司机,又不是什么大老板,你怎么解释?”

李方娜听得一脸懵逼,以为赵旭是一个很有背景的人,没想到会是一个司机。

李方娜皱着眉头说:“不对啊!双角子宫怀孕成功案例我们的旭日东昇公司,赵旭就占股份呢。除了花姐之外,他算是二老板。”

正版首发,0

“什么?那个赵旭还在你们公司占股份?那这个人太阴险了,他为了得到欣欣,简直无所不用其及。李小姐,你要小心赵旭那个人,也帮着照看一下我们欣欣,他肯定对欣欣采取的策略是放长线钓大鱼。”

用林逸送的积分兑换道具再去干掉林逸,薛鹏想想都觉得爽快之极,当即催促杨滇。

有杨滇这个老生在,这点小事自然不在话下,两人轻车熟路的用积分兑换了道具。

林逸四人来到神识修炼室,自有负责分配的弟子接待他们。

“几位师弟师妹,你们的学分能够租用的神识修炼室最高是丙下等,请问想要租用丁等,还是丙下等的?”

一个年轻的弟子含笑招呼林逸等人,同时示意他们查看边上关于神识修炼室的等级说明。

根据学分的不同,能够租用的修炼室也各不相同。

在学分基础的条件下,一个范围内的修炼室,使用效果和所需要花费的任务积分成正比。

“原来有七等修炼室,甲乙丙丁,除了丁等之外,甲乙丙都分为上下两等。”

林逸眼神略微一扫,就已经看得明白。

如果没有这次任务奖励,新生班的人都只能选择丁等修炼室,双角子宫是天生的吗而现在林逸几人至少多了一种选择。

“两间丙下等神识修炼室,谢谢。”

“南少!我们素不相识,我没必要迎合你,也没必要给你面子!”白欣欣冷冷地说。

鲁南心里憋了一肚子的气,正没出发泄,见白欣欣丝毫不给自己面子,还出言顶撞自己。他扬起巴掌就向白欣欣掴去。

突然,鲁南的一只手,恍若被钢钳钳住了一般,痛得他额头冷汗珠子冒了出来。

鲁南一瞧阻止自己的人,居然是赵旭这小子。还真是冤家路窄,这都能碰到。

“赵旭,你他妈的......”

鲁南话刚说了一半,忽然想起老爷子要自己对赵旭示好的话。便把后半句话,硬生生地收了回去。

“哎,疼疼!赵旭,你先放了我?”

赵旭松开鲁南,故意向后一搡,把鲁南推倒在了地上。

原以为,鲁南会很生气向自己发飙,没想到鲁南从地上站起来后,拍了拍屁股的灰尘,笑嘻嘻地走到赵旭的面前,说:“赵旭,咱们不打不相识,一起喝两杯怎么样?”

于是何四海专程跟他跑了一趟。

于海东的公司规模不是很大。

但是程序员却有一个相当大的办公室。

并不是因为程序员多,而是因为东西多,靠墙的位置放了好几张折叠床。

另外旁边还堆满了成箱的可乐、咖啡、泡面、小面包等食物。

反而他们桌子上东西很少,一般除了一副耳机,很少有其它东西,不过却满是灰尘的印记。

这让一直对程序员生活比较向往的何四海看得直接愣住了。

原来程序员是这样的程序员。

说实在的,让他有点失望。

接替于海东工作的程序员叫李新然,座位上有他的工牌。

李新然电脑都没关,桌子上放着吃剩下的半包薯片,半瓶1.5L的可乐,显得一片狼藉。

看来也是一位老程序员。

李新然躺在座椅后面的折叠床上呼呼大睡,鼾声四起。

何四海直接点亮了引魂灯,让于海东在对方电脑上操作。

因为电脑一直连接着服务器,所以都不需要于海东需要登录权限。

直接停掉对方的破解程序,但并没有直接删除学习资料,因为对一个程序员来说,找回被删的文件实在太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