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

闻言,永夜恶魔分身有一些无语。

顿了顿,他忍不住道:“前辈能否将手札,给我看一眼?

不瞒前辈,我在炼器一道,还是有一些天赋的。”

“没用的。”

那神秘人却是摇头道:“那手札,残缺不全,我这些年也是连蒙带猜,靠运气在炼制兵器。

一直不成功,其实也正常。

毕竟,以永恒境炼制不朽魔兵,哪有那么容易就成功的?”

什么?

你在炼制不朽神兵?

你大爷!不要以为你曾经实力强大,可能是道祖境界的巅峰强者,就可以越阶炼制强大兵刃……现在的你,也就跟我一个水准上下,想要炼制不朽魔兵,怎么可能成功?

一听是这么一回事,永夜恶魔分身顿时就不感兴趣了。

永夜恶魔分身倒是可以理解,这一位神秘人作为曾经的道祖强者,估计是本能的看不上永恒神兵……至于核心道纹残缺的阴阳灼魂剑,我被五个反派爸爸争着宠他自然也不会去使用。

时间差不多了,东西也到手了,永夜恶魔分身觉得,自己该离开了。

上面显示的时间还有40秒就要爆炸了。邱雨到严加那里,要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

邱雨气得大声的喊:“你们的人实在是太过分了,你们到底想做什么,就想完成C系列药品的研制和古老夫人继续的利用药品来着生意界的大佬吗?”

江南雨听到哈哈大笑,“我们一旦最后的实验成功,就会把古老夫人也给弄死,到时候所有的药都是我们的,哈哈!”

他笑着,无所谓地态度让邱雨真的没办法。

此人身上的爆炸要炸了,邱雨总不能让这里爆炸。

到时这里的损失一定严重,总不能把现在的江南雨带到外面去,时间上来不及了。

邱雨快速的拿着自己曾经验尸的一些工具,终于找到了,就是一把快速的电剪子。

邱雨现在看了看时间,还有20秒来不及了。

江南雨愣神的时候根本来不及反应,手中的按钮被邱雨夺了过来,邱雨把按钮呀带在自己手中。大佬又在睡懒觉

用电剪快速的剪断了其中的红线,江南雨大声的骂着:“你这个贱婊子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你为了他们去死真的值得吗?”

“可能真的被之前的报到给气到了,你说人出名的时候那些小报就乱写,想要蹭热度卖报纸,现在哥哥已经很少拍电影和唱歌,安安心心在在山村做一个支教老师。他们还写那些乱七八糟的,我看着都生气。”

“人红是非多,只要人出了名这些事情都是在所难免的。有的时候那些家伙的确把人气的杀人的心都有,可你要是和他认真,那你就真的中计了。一闹起来他们就好像打了鸡血一样比谁都兴奋。”

有关哥哥的一些报道杨东旭也看了,有些内容写得,就算他这个外人看了都想打人。然后再加上一些为了红的女星,为了火连三级片都敢拍,更别说蹭点热度了。

你只是出门和对方遇到,礼貌性的点头打一声招呼,都给传承某某深夜从某女星公寓出来,又或者两个人出现在同一家酒店中。

两个人住在同一家酒店很稀奇吗?又不是睡在同一个房间。

一家酒店要是一天只住一个客人,那估计早就倒闭了。但就这都能传出各种花来,如此女星在沉默一番,暴君的鲛人崽崽三岁啦给人感觉是默认。她却认为是自己没看到这些报道不知道。

说到底,都是拥有道纹的元素神兵。

真正强大的,乃是道纹的力量。

只不过,这一柄剑的特殊之处,在于除了本源道纹之外,在它的剑身内部,还有一团赤红色的,犹如是火焰一般的特殊金属。

“就是这一枚混沌奇金吗?”

钧天神魔分身散发出了一缕神识之力,微弱的探入了剑体内部,想要了解这一枚混沌奇金的秘密。

“嗤——”只是,当他的神识,才刚刚接触到剑体的外围,便感觉到了一股难以忍受的灵魂灼烧。

一瞬间,他都来不及将神识收回,这一缕神识已经化成了一缕青烟。

“好恐怖的气息!”

“不愧是出自混沌之眼的奇物。”

“就是这一块指甲大的混沌奇金,拥有灼烧灵魂的特殊能力,才让阴阳灼魂剑,变得如此的与众不同。

虽然品阶上来说,阴阳灼魂剑,只是一件下品不朽魔剑,可它对于灵魂的压制,却要超过大部分的中品不朽魔剑。”

一缕神识被摧毁,让钧天神魔分身感觉到灵魂一阵颤栗。

幸好,这一缕神识蕴含的灵魂之力,不算太大,他休息一阵子,便可以完全恢复。

有了这一次前车之鉴,钧天神魔分身不敢再大意了。

他在永夜恶魔分身的体内,化成了本体模样,以光暗法则之力,团宠大佬三岁半以及钧天神魔一族的血脉,重新沟通阴阳灼魂剑,终于得到了这一柄剑的认可,签订了血脉契约。

接下来,钧天神魔分身仔细感受着,从阴阳灼魂剑之上,传递来的一幕幕战斗画面,以及这一柄剑的具体作用。

他兴奋的难以自禁:“好宝贝,有了这一柄剑,不朽之下,谁能与我一战?”

钧天神魔一族,本就是肉身完美的无敌战神,而阴阳灼魂剑,更是补全了钧天神魔一脉,不擅长灵魂法则的最后弱点。

阴阳灼魂剑在手,钧天神魔分身几乎是如虎添翼。

当然,因为钧天魔帝的陨落,这一柄剑的本源道纹,也受到了重创,核心道纹损失了一部分,眼下已经从不朽层次跌落,顶多只能算是一件上品永恒魔兵。

不过,这样的品阶,对于眼下的钧天神魔分身而言,已然是绰绰有余了。

若是普通人之魂魄,因神魂不稳,神志不清,更是会轮回在草木动物身上,被人鱼肉,生不如死。

因此,帝王将相,才会拼死取得权利。

为的,不是享受今世荣华。

只不过是祈求来世,能够附身个好人家,最好是在富贵之家。

坐在山顶的,不是专家学者,就是科学家;

这番神话般的荒缪言语,让他们听的皱眉不已,感觉实在太扯;

但细思之下,却又似乎有些道理。这个团宠有点凶

张文博自然也是不信,听的虚体继续问道:你这话说的,毫无根据;既然如此,很多帝王将相,又为何胡作非为?

最终,葬送了江山社稷?

武媚娘叹口气说道:此事牵涉太大,实难让人相信。

妾身也只是,从附身之人言行和举止,猜测而来,但却并非全无根据。

别人妾身也不知真假,但宣武门之变,却是本朝高祖李渊公,特意为之,绝不是假。

若非他故意挑拨离间,纵容太宗皇帝之野心。

又故意把太宗皇帝逼上绝路,万万不会,发生如此惨事。

建成太子和太宗皇帝,乃是一母同胞,先前一直兄友弟恭,情感深厚。

若是无人从中作梗,不可能做下如此骇人听闻之事。

就算为皇位争夺,也绝不会斩草除根。

华仔给观众的印象是很注重养生,毕竟不老男神嘛。但酒量真心的不错,再加上哥哥这个抑郁气质的书生,贵族气质的黎明,和杨东旭这个自认为桌子上最帅而且还有钱的存在。

四个男人没有划拳品酒,嘴里依然天南地北聊着一些乱七八糟不着边际的东西,但酒到杯干,似乎四个人无论谁说话,其他三个都感觉十分有道理,于是干掉一杯表示认同。

就这样喝着喝着,有了现在身份地位,不再被人强灌酒,也不应该喝醉的四个人,然后都喝醉了,不但喝醉了还喝吐了。

......

经过无数次论证,和酒喝醉之后起来,脑袋依然会疼,即便不疼也是懵懵的,就好像大脑上套了一个塑料袋和外界之间的联系有了一层隔断一样。

从床上坐起来甩了甩脑袋,看了看四周的房间,首先确定这不是家里,混沌的脑子回忆一番杨东旭起身走进了洗手间。

用凉水洗了一把脸懵咚咚的脑袋才算清醒了一些,拿起牙刷准备刷牙,听到开门的声音。从卫生间侧头往外开,发现虞依拿着他的衣服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