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十六岁的年纪,感情还不成熟,但是,却是敢爱敢恨,不计后果!

雨凝忘记了自己身后的家族,忘记了雨家对她的期望,时间只停留在了这一刻,她希望永远都依靠在林逸的怀中,让她觉得幸福安心!

可是,林逸的手,却在这个时候抽开了,让雨凝的心中有些淡淡的失落!她想让林逸继续下去,可是却矜持的说不出口。

“抱我……我冷……”雨凝又说谎了。

雨凝的话,无疑让头脑有些不清醒的林逸变得更加冲动和不清醒,林逸也不管雨凝到底冷不冷,伸手紧紧的抱紧了她。

两个人的呼吸变得火热而粗重,雨凝微微侧过头来,闭上了眼睛,紧张而期待。

这无疑更是让林逸心动不已,看着雨凝微微翘起的嘴角,林逸有一种吻下去的冲动。

两个人的嘴唇微微靠近,眼看就要碰到了一起,山洞外却猛然传来了几声野狼的低吼!

林逸瞬间恢复了冷静,他抬起头来看向了山洞外面,漆黑的夜色之下,有一对对闪烁的光芒,是狼的眼睛。

不过源源不断的保安从酒吧中出来挡在中间,让冲突暂时没有再次发生。

“送你回去,还是留下继续玩?”中间大奔的后座上,杨东旭皱着眉头看着半瘫在座椅上的李莉。

之前一段时间看李莉似乎走出了阴霾,并且开始到处旅游。他以为应该没事儿,谁曾想不知道是之前的抑郁加重了,还是没了目标自暴自弃,李莉这段时间越来越堕落。

经常在酒吧喝的烂醉,如果不是他在三里屯这边还有些名声,估计她被人捡尸都不知道捡了多少次了。

“你会时常来看我吗?”李莉胃里不断翻滚想要呕吐,脑袋虽然因为酒精的刺激有些昏沉,但意识还算清醒。

“看时间。”杨东旭平静的说道。

“我们会有孩子吗?知青给支书睡回城”

“不会。”

“那你......”

“回去,还是留下继续玩?”杨东旭没等李莉把话说完继续开口问道。

李莉抬头看着他,杨东旭和李莉对视眉头依然皱着面色平静。

坐在阿财身旁的是三十岁左右的小少妇,见状,忙也脸上堆笑劝说:“对呀!妈,大哥现在生意做得那么大,阿财跟着他也过得很好,您就别难过了。”

老太太面露苦笑。

没说什么。

但张总却皱眉,沉声道:“你们不懂,就别瞎说了!”

阿财转脸给身旁的小少妇一个警告的眼神,表情也很不豫,“小玉!你胡说什么呢?那是我们家祖传的手艺!要是能传到现在,我们家的生意至少能比现在大几倍!而且,这么多年,咱妈、我哥最怀念的就是我爸做的全羊宴了。”

被训斥的小少妇小玉,脸色有点不好看,但还是尽量挤着笑容。

……

厨房里。

徐同道今天是第二次做全套的全羊宴了。

相比昨天,他今天熟练了不少。

厨师与厨师之间,生产队长日女知青其实有很大差距的。

有人学厨艺五六年,还做不好一道像样的菜,而有人只学两三年,做出来的菜就能胜过掌勺二三十年的老厨师。

谢继宁和谢绪宁同时开口,“哥,你放心。”

谢蕴宁看了一眼沈白露,提醒道:“白露,最近麻烦你亲自接送一下星河和心澄。”

现在敌人情况不明,谢蕴宁也担心会有其他的意外!

特殊时期,小心驶得万年船。

“大哥,我们明白。”

谢蕴宁低声道:“晚上把这事告诉给奶奶和母亲,也让她们有个心理准备。”

温婉君并不是一个人回国的,和她一起回国的,还有夏昭。

如今的夏昭,依旧还是一个半大的孩子。

他回到家里,空无一人。

放下行李后,第一时间到了医院看望自己同父同母的亲姐姐乔渝。

这些年,他在国外求学,和乔湘乔渝姐妹俩也有电话联系。

毕竟是血脉相连的亲姐弟,那怕之前素未谋面。

而随着相认,感情自然也是日渐深厚。

“大姐。”

夏昭抱着一束鲜花,出现在病房里。

“我给你泡茶。”

“你去洗澡吧,喝什么我自己拿。女知青约村支书到粮仓”杨东旭摆了摆手。来到冰箱前拿了一瓶矿泉水,然后在客厅沙发中坐下。

李莉犹豫一下看了一眼杨东旭,转身向洗手间走去,很快洗手间开始传来水声。他则是拿起面前茶几上的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二十分钟左右裹着浴袍的李莉走了出来,面色有些殷红,不知道是酒劲上头,还是洗澡洗的。

不过洗了一个热水澡,她走路稳当不少,不像之前那样东倒西歪的。

“你要不要去洗一下?”李莉低着头问道。

杨东旭侧过头看了一眼头发上还挂着水珠的李莉,“不用了,你没事儿我回去了。”

说着他站起身来。

李莉连忙快走几步抓住他的手臂,“你今天能不能陪我?”

杨东旭平静的看着她没有说话。

说真的,他虽然以前做过荒唐的事情。甚至此时脑袋里都有一些荒唐的想法,但他并没有打算把这些荒唐的想法付诸行动,或者说一辈子都没打算那么做。

因此她不会去集邮,再说要是集邮早就集邮了。毕竟作为海纳的人大老板,内地港台无数明星女神可以让他随便选,现在海纳在好莱坞站稳了脚跟,女知青的性回忆他更是两个球队的老板,如此国内外随都是便选。

“聊聊天就好。”李莉脸上露出哀求的神色。

三两大奔一贯而入驶入三里屯,让街上不少人不禁侧目观望。不是看豪车,而是脸上带着疑惑的神色。

燕京从来不缺豪车,甚至很多人不知道的豪车,全球限量版的那些超跑你在燕京都能找到起影子。

所以三辆大奔不算什么,哪怕这三辆都是打底五百万起的防弹车。只所以都看这这几辆大奔,是因为这种给人感觉稳重的大奔和三里屯的B格比契合。

来三里屯的人都是来找乐子的,虽然也有一些中年人甚至老年人。但跑车、悍马、哪怕是个性的机车才是符合这里的氛围。

你弄三辆顶配的大奔,严肃的就好像商业谈判。又或者是这些年轻人老子在去哪里视察工作一样,让人感觉异常的别扭。毕竟这里不是主干道车辆来来往往,这三辆大奔直接停在了一家豪华酒吧的门口。

而且是直接堵在大门口没有离开的意思,颇有一种自己偷偷上网被家长堵住,下一刻就会被打一顿的感觉。

大奔停下之后中间一辆车没有动,后面一辆车下来四个一看就是保镖的人快步向酒吧里面走去。

“哥,你真觉得这里的全羊宴做的很像咱爸做的?”

最后一句,是模样和张总有几分相像的男人问的。

他和张总好像是亲兄弟。

“我是觉得有点像,生产队祸害知青母女特别是这里的羊肉蒸饺,不过,爸去世的时候,我还太小了,爸做的全羊宴味道,我也记得很模糊,不过不要紧,我不是把妈也带来了,等下让妈尝一下就知道了。”

说话间,张总自己也坐下了。

此时,两个服务员曹敏、方芳,一个过来给他们上茶,一个去拿餐具。

名叫阿财的男子看了看张总,神色复杂地笑了笑,低声说:“你都记不清,我就更记不清了,爸去世的时候,我才3岁,都还没吃过他做的全羊宴呢!”

此时,老太太环顾着店内的环境,淡淡地说:“味道应该是不一样的,咱们张家做全羊宴的本事……算是在你们爸这一辈断了,当年你们兄弟俩都还太小,你们爸又没留个菜谱下来,唉!可惜了。”

这话把兄弟俩都说得神色黯然。

坐在张总身旁的妇人挤出一抹笑容安慰:“妈,都过去的事了,您就别难过了,阿生和阿财现在不都挺好吗?咱们张家现在也不需要靠那个手艺吃饭了,您老看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