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这里,这司机的脸上露出了期待的神情。

其实,从这一点上就能够看出来,亚特兰蒂

斯的内部并不是平静无波澜的,更不是团结成铁板一块的,底层同样会对中层和高层心生不满。

至少,在这个司机看来,如果把他放到法蕾尔的位置上,那么他说不定会比对方做的更好……只是,没这个机会罢了。

…………

法蕾尔在外交部大楼门口和司机交流的时候,苏锐也刚刚挂上了歌思琳的电话,他不知道歌思琳去米国做什么准备,但是,以黄金家族的强大财力……其实也不难猜到结果。

法蕾尔戴着口罩和墨镜走进了外交部大楼,此时这大楼里面一片狼藉,很多工作人员都逃出去了,毕竟刚刚发生了一场自杀式袭击,谁也不知道下一次爆炸什么时候就会到来,在这种情况下,谁还有心思继续工作?

“法蕾尔小姐?”苏锐看着出现在门口的女人,问道。

即便对方仍旧戴着口罩和墨镜,但是苏锐也能够从气质上看出来,这个女人绝对是来自于黄金家族,她的身上带着一股如开屏孔雀一样的骄傲感。

腿上穿着灯笼皮裤,光着长着蹼的脚,一点没有皇者风范,反而像是个野生妖物。

“参见海皇!”

三十六阁主齐齐跪下,海皇后暗自摇了摇头。

对付海皇日月境根本没用,就是看他们是不是忠心,结果让人很失望。

看到海后,海皇愣了下,转眼堆满笑意,“皇后平安归来,真是可惜可惜,本皇可是担心的狠呢。控制校花为傀儡的故事”

海后露出冷笑,“你是担心我死的不够快吧。忘了当年你是如何落魄,我是如何协助你一步步登上海皇之位了?”

扭头看向三十六阁主,“你们退下,我和陛下单独谈谈。”

三十六阁主返回海中飞梭,结果全都被抓了。

下一刻海后快速后退,那艘海中飞梭炸裂,六十多无敌活死人全都杀了过去。

海皇暴怒,“你这贱人竟然背叛朕!”

“轰!”

六十多无敌集火攻击,海皇措不及防直接中招,原本的海沟大面积崩塌,直接用轰出一条长达千里的新海沟。

“阿波罗就在里面?”法蕾尔指了指斜前方的外交部大楼。

“是的,他在里面等你,法蕾尔小姐……不,上校!”司机说道。

“那这么说,之前发生的那一场自杀式袭击,差点就把他给炸死了吗?”法蕾尔抬起头来,看着外交部大楼,那一面墙上的很多玻璃都被爆炸的冲击波给震的粉碎,半边墙都焦黑了,此时看起来跟废墟几乎没什么两样。

“这个我也不清楚。”司机说道。女班长被当成宠物养

“呵呵,阿波罗也就这点本事了。”法蕾尔眯了眯眼睛:“我一直都认为,太阳神殿之所以能够崛起,绝大部分的功劳都在军师的身上,至于阿波罗,只不过是个单体战力还算不错的家伙罢了,仅此而已。”

说着,她推开车门,直接跳下了车,径直朝着外交部大楼走去。

这司机兼下属军官看着法蕾尔的背影,狠狠的抽了一口烟,随后不爽的说道:“又是个被家族宠坏了的女人吧?所谓的军事精英,都是天天在作战室里的沙盘上模拟着作战,你们去过几次前线?打过几次仗?我为什么喊你小姐,不喊你上校,难道你的心里没点数吗?以为炸了一次米国军舰就算辉煌的战绩了?”

“哦莫,哦莫,哦莫莫。”泰妍不知道怎么说话了,就知道哦莫。

帕尼只是在人行道上围观群众之一,不过马上发觉不止这样,原来被撞的车后备箱里,装着一个死人。

仔细观察,和站在那边的帕尼穿得一模一样。

外观的帕尼,像后背箱看去,接着浮夸的坐在了地上。

“我怎么,我为什么在那里。”

“黄美英,25岁,癸丑年,丁巳月,乙巳日,辛巳日出生,戊寅年,乙卯月,己卯日,八时三十二分,死亡!死因,窒息死。”画面出来一张名片,然后李东旭的声音,念着名片上的字。

“咳咳,我咳嗽就是想说这个。”帕尼傻笑着。

“呵呵呵。”泰妍已经在憋笑了。

——

《隐秘的角落》剧组。

“张老师?我们学校校花在我家当女仆张老师???”

“……嗯?”

“这块布景您看这样修改一下可以吗?与原文不冲突吧?”

张叹接过对方的方案,看了看,递还给对方:“可以。”

“谢谢张老师,那我们就按照这个来办。”

对方轻声离开,小心带上房门,刚才张老师明显心不在焉,肯定是在想剧本的事情。

张叹吐出口闷气,起身走到窗前,打量外面的光景。太阳浓烈地撒在地上,有些晃眼,不远处可以看到拍戏现场,但只能看到一角,无法看到全貌。视野里正好出现孟轲,这个9岁的小姑娘是天生的演员,很有潜力,饰演普普越来越好。

随着接触,张叹得知普普的成长经历。她出生在富裕家庭,爸爸经商,妈妈是大学老师,孟轲从小喜欢表演,参加学校的各种演出,出演舞台剧,爸爸妈妈很支持她,给她请了专门的老师,送到专业培训班……一步步,很有规划,这才培养出了现在的这个小戏骨。

而苏锐最讨厌的就是这种眼高于顶的骄傲。

谁给你们的优越感?血统吗?

“我想,阿波罗先生还是叫我法蕾尔上校更合适一点。”法蕾尔说道,她的声音淡淡,似乎没有一丝温度,更遑论有一丁点的热情了。

说话间,她摘下了口罩,但是并没有摘下墨镜。

不过,苏锐并不知道这法蕾尔是不是个冰山一样的人,或许她也可能本身就是这样的冷淡性格,所以,尽管心中不太爽,无限催眠三国小乔服从但是苏锐却并没有为此而多说什么。

“好的,法蕾尔上校。”苏锐摇了摇头,随后问道:“不过,我很好奇,这上校军衔是你们亚特兰斯蒂内部颁发的吗?”

“我们亚特兰蒂斯内部会有独立的军方系统,系统内的人就会有军衔,不过,我想,阿波罗先生的关注重点并不应该在这个方面。”法蕾尔说道。

“那我们的参考标准不一样。”苏锐淡淡的笑了笑,“我是华夏陆军少将,我想,我们中间还差着两个级别,既然我喊你一声上校,你是不是该喊我一声将军?”

上一次在德弗兰西岛海域毫无征兆的攻击米国军舰,就是出自于她的手笔——嗯,这女人的胆子确实也是够大的。

所谓的“胸大无脑”,在她的身上应该是不太符合——这个词本身就是一种对于女性的误读罢了。

不过,由于过于自信,法蕾尔并不想和任何人配合——天才或是专家,往往都是这样,他们只相信自己的眼光和判断。

尤其是……最近,家族的亲王级人物兰斯洛茨公开向苏锐表示歉意,并且邀请苏锐上门打脸……不,是上门做客,这个举动无疑相当于狠狠的打了黄金家族成员们的脸!

亚特兰蒂斯都是一群眼高于顶的人物,如何能够接受这样的现实!

所以,这个家族的绝大多数人,此时对于太阳神殿都没有什么好感,法蕾尔就是其中之一。

而且,或许是由于喜欢军事的原因,开局我能控制女神法蕾尔也是亚特兰蒂斯走向崛起的狂热拥护者,根本无法忍受家族刚刚浮出水面便栽了一个这么凶狠的跟头,甚至别人还用鞋底在黄金家族的脸上狠狠的蹍着!

她们带着一些蟹族的肢体零件,立刻帮我穿戴,帮我打扮成了一只大螃蟹的样子。

蟹壳绝对是新鲜的,肯定是从哪个倒霉蛋身上剥下,海皇后又带着我乘坐一艘跟潜艇似得海中飞梭前往大海深处。

这东西速度很快,我也知道目的地是一条海沟深处。

海皇真的很怂,万年来一旦有战事都是海皇后顶在前面,使得她两具分身一个陨落,一个重伤修为大跌。

也是靠着海皇后以前当过人皇后贴身婢女的关系,海族才能在万族战场占据了无尽海。

不光对外怂,对内还心狠手辣。

海族数量庞大,却一直没出现其他无敌,那是因为他把海族天才都杀了,甚至干掉不少自己的后代,就是防止他们成为无敌后谋权篡位。

如今海皇有了新宠,人皇后成为仙王后也没在跟海皇后有任何联系,海皇后又比较强势,利用价值也就大打折扣。

可他不该干掉海皇后仅有的分身,想要抹除她的一切痕迹,彻底把这女人给激怒了。

这次的目标是海皇本体,这家伙一直把本体藏起来,露面的都是两个分身,就是怕出现意外被人干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