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疤脸顿时紧张起来。

杨云帆看他神色惶恐,不由继续道:“你这人虽然做事不怎么地道。不过,既然你给我面子,我也提醒你一句,最好去做个全面肝脏检查。如果不出我所料,你再这样发展下去,很快就恶化成肝癌。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什么?肝癌!”

癌症的威力的是巨大的,一听自己可能得癌症,那刀疤脸的脸色瞬间大变。什么都不说了,急急忙忙往外面跑去。上了车就直接往医院方向开。

刀疤脸手下的小弟们互相看了对方一眼,老大都走了,自己等人还呆在这里做什么?也都纷纷离开。

尽管身体的行动力已经大受影响,但是陈祖新的意识还在,他几乎是在觉察到危险的同时,立刻侧身后仰,做出了最本能也最有效的躲避动作!

也正是因为这个快到了极致的动作,陈祖新躲开了这致命的一击!

但是,那道乌光虽然没能刺穿他的胸口,但是却刺穿了陈祖新的肩膀!

即便他已经在太极之中浸淫了一辈子,但是终究还是没有能够把自己练成金钟罩和铁布衫,锋利无比的四棱军刺就这样刺入了陈祖新的肩膀,然后破开了皮肉和骨头,从另外一端钻了出来!

陈祖新痛的一声大喊!

从当年出狱以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狼狈!

苏锐的手一扯,那军刺便骤然从陈祖新的肩膀里面退出来,然后倒着飞了回去!这相当于让陈祖新连续被穿刺了两次!

这位太极宗师痛的一声大吼,可是,这吼声还没结束,苏锐的身形就已经从那一棵巨大的冬青之前腾空而起,转眼间就扑到了陈祖新的身前!

对方想要挥手格挡,可是,苏锐的身形实在是快的超出想象,带出了强大的冲击力,高三和老妈去旅游就像是一发炮弹一样,重重的砸在了陈祖新的怀里!

而看那个司机模样的中年男人,似乎完全跟没事人一般,都没有看其他的薛家成员一眼,迈着稳健的步伐,走进了薛家大院。

门外的薛家众人,他们的心情几乎都和薛坦志一样,苦涩的无法形容。

…………

当枪声响起之前,陈祖新就已经从苏锐的表情之中感觉到了不妙,他想都没想,身形再度翻腾而起,几乎都要在空中留下残影了!

能够在这种时代拥有这种身手,实在是极为难得了。

可惜的是,苏锐的那一句话并没有说错——这是热武器的时代。

黑蛇、不,白蛇真的是个优秀的狙击手,天赋极佳,第一次的失手和第二次的犹豫让他在深以为耻的同时,也终于能够对陈祖新的动作进行预判了!

在他的眼中,陈祖新根本就不是个有血有肉的人,而是个最简单最直观的的移动靶——虽然这靶子的移动速度着实快了点儿。

实际上,这一次并不是一声枪响,而是接连三声连起来的!

白蛇的三发子弹,分别占据了三个位置!

苏锐就这样定睛看着山本恭子,目光从她的脸游走到脚后跟,来来回回逡巡了好几遍。

他的眼神把山本恭子看的浑身发毛。

“不得不说,你的身材比我想象中的要好,就是脸上的表情实在太不招人喜欢了。”苏锐轻轻的坐在床边,打趣的说道:“如果你的脸上能多点笑容,陪读需要和儿子住一起吗倒也是一等一的美女,整天这样面无表情的,你就不怕自己会面瘫?”

山本恭子不知道自己会不会面瘫,但是她知道,如果继续面对苏锐的打击加刺激,她一定会疯掉。

“既然落在了你的手上,那么请少说没用的废话,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山本恭子冷冷说道,听起来倒也硬气。

“你看,我是那么不友好的人吗?我只是单纯的想要和你聊聊天而已。”

“我也问过军师,说这件事情是不是和你商量一下比较好,谁知道军师说,如果和你商量了,那你肯定不会答应,所以……我只能这样先斩后奏了,其实我也很纠结啊。大哥,你应该不会生我气的,对不对?”

邵梓航一边碎碎念,一边坏笑着往饮水机里撒着药粉,哪里有半点抱歉的模样?这货根本就是在等着看好戏呢。

“哎呀,是不是下药下多了?”

邵梓航看着手里已经彻底空了的几个药粉包,挠了挠头,撒的太兴起了,结果一个没留神便过了量:“恐怕这连大象都能给整到疯狂吧?大哥那小身板儿能受得了吗?”

把所有的药粉都用完了,邵梓航也没有了补救的办法,高考后和妈妈旅游ml双手合十,在身前晃了晃:“大哥,您老人家多多保重,祝您雄风一展,直到天明。军师说,我们都是为了你好,都是为了你好,你一定不能很我们……”

又碎碎念了几句,邵梓航消除房间内的所有痕迹,而后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

此时,苏锐正紧紧搂着山本恭子,朝酒店内部走去。

他狠狠踹了刀疤脸一脚,骂道:“你这个死刀疤,平时就你最会惹事!这次,要是得罪了他,你就死定了!”

刀疤脸一脸不以为然道:“强哥你别吓我,我胆子小。这个土鳖有这么大来头?”

“哼!你看他是土鳖,因为你自己也是个土鳖。我告诉你,就是你嘴里说的这个土鳖,早上救了林姐一条命。你说,以林姐那有恩必报的性格来讲,你要是得罪了他,会有什么后果?”许强冷冷道。

“别别别,强哥,我可不敢想什么后果。不然,我怕晚上睡不着。不过,你放心,我虽然想揍他,但是还没动手。还有挽回的余地。我看他肯为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出手,心眼应该不是太狠。这次算我倒霉,我知道怎么做了。”

刀疤脸知道这次,自己多半是要做赔本买卖了。怪只怪自己运气不好。

“嗯。你知道分寸就好。”许强点点头。他可不管这个刀疤脸亏钱不亏钱,只要杨云帆能跟他去见林红袖,其他的,都不是什么大事。

等两人进去之后,妈妈高考陪读租房照片杨云帆看到刀疤脸垂头丧气的,好像赌钱输了几百万一样。他心里有些奇怪。

苏无限遥望着那枪声响起的地方:“我可不担心你小叔的安危,我担心别人的安危。”

说着,他便迈步朝薛家大门走去。

苏雨辰甩着马尾辫跟在后面:“大伯,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你的胳膊肘往外拐吗?”

放眼整个苏家,敢这样没大没小的和苏无限讲话的,恐怕一共也没几人。

“有些人不能死,我本来想让你小叔去和别人过过招练练手,也好能提高一下,但是现在看来,他真的要把别人给弄死了。”苏无限摇了摇头:“杀人,可从来都不是一件太好的事情。”

说着,他的一只脚已经跨进了薛家的大门!

原来,这个有着“妖人”称号的苏家长子,从头到尾都没有担心过苏锐的安危!

他之所以来到这里,却是担心苏锐把别人给错手杀死了!

不得不说,一般人还真的不会像苏无限这样,竟然怀着这种观点。

苏雨辰听了苏锐没事之后,便蹦蹦跳跳的也跟着进了门。

薛家众人就这样看着这两人走了进去,满脸都是尴尬之色。

“我……我认输!金色大旗,我交!”

络腮胡弟子虽然不甘,却也只能迅速咬牙认输。

本来他家宗主,为了这一次千宗大战,给他准备了一些底牌。

可刚刚林云爆发的实力太过恐怖,完全出乎他的意料,瞬间将他击溃,他连动用这些底牌的机会都没有啊。高考陪读妈妈喝多

他现在受伤不轻,就算手里还握有一定底牌,可也没状态再打下去,只能认输。

毕竟在这山海境空间中,是不禁止杀戮的,他要是强撑,搞不好林云会杀了他。

而他认输的话,只要保留实力,那些底牌也还没动用,等他状态恢复,还能去找其他队伍争夺金色大旗!

“光认输可不行,弃权离开山海境空间。”林云带着命令的语气。

“什么?!”

络腮胡弟子听到林云的话后,语气都变得尖锐起来。

“小子,你别逼人太甚,我都答应将金色大旗交给你了!”络腮胡弟子咬牙切齿,脸色难看。

“要么照做,要么……死!你选吧!”林云的语气中带着毋庸置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