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

农历一月的初春里面,司机把空调调到最大,车子才开出郭家老宅转入高速,郭启刚又是喊道:“停车!”

司机缓缓把车子停在匝道上。

“下车,全部人下车!”

司机和助手互相看了看,终于还是乖乖下车,离着车子十多米抽着烟。

郭启刚直接拨通了一个电话。

“亨少,放人!”

对面的亨少稍微一诧异,才是说道:“刚哥,我们说好了先捉三天,再安排一场大戏,让您带队来救人,让您上演一场临危救侄的戏码,现在就把人放了,这戏太假了吧。”

郭启刚苦笑了一下说道:“我们都小看了我家老爷子!”

亨少先是一愣,马上着急追问道:“郭老识破了!”

“你以为我们这点手段在澳岛能瞒得过他老人家吗!”

亨少那边是倒抽了一口冷气,他老爹跟他说过很多次,千万不要小看郭老的智慧,以前他还不信,现在他是信了!

只是这代价似乎有点大!

再见金锋抬枪举着自己,夏玉周身子巨颤,不顾一切的就往后面退,那样子要多害怕就有多害怕,要多恐惧就有多恐惧。

现场所有人任谁都没想到,金锋竟然会如此的刚烈,如此的……不怕死!

袁延涛眼球下的肌肉不住的抽搐抽动,七个暗卫攻和少主受脚底冒出一层层的冷汗,一眼不眨的盯着金锋,脚下却是悄然的挪动脚步。

“二!”

金锋一声虎吼,撕裂长空,在这宁静幽深的雷公山的初日清晨。

这一刻的金锋早已化作了一尊威猛凛凛的天神。

这一刻周皓和夏侯吉驰仿佛又看见了在那南海之上金锋视死如归的画面。

现场众多特勤们在这一刻也是被金锋的暴虐吓得不轻。

千锤百炼的特勤们呼吸急促,紧紧死死的咬着牙关,放在扳机前的食指第一次出现了颤抖。

大战一触即发!

大战千钧一发!

双方箭在弦上,完全没有任何回旋婉转的余地!

金锋双眼暴睁,狰狞的面容化作来自地狱深渊的无常厉鬼!

总之一句话,现阶段怀疑丹妮娅是卧底,比将来来来回回拿出来说事儿要好许多,所以典佑威不介意袁步琉把这火烧的更旺盛一些!

过了这段时间,丹妮娅将会安稳许多!

其实袁步琉弹劾林逸这件事,背后也有典佑威的推波助澜,他本就想要针对林逸,刚好天阵宗的事情被袁步琉当成弹劾林逸的材料。

即便没有典佑威暗中推动,这件事也同样会发生,但发动的时机或许会有变化,典佑威是觉得这个时间点上提出来,学霸受被压着写作业对林逸的伤害会比较大,才会出手推动了一把。

若非如此,今天典佑威未必回来参加大洲武盟大堂主的述职大会!

当然了,他虽然有出了点力,但绝对没有泄露他的身份,袁步琉根本不会知道典佑威在这件事中也有参与,中间转了许多弯,想要追查,也追查不到典佑威身上去!

“袁堂主,请自重!没有证据的事情,不要信口雌黄!”

洛星流依然没有多少表情,但身上冷冰冰的气息已经足够说明,洛大堂主现在心情很不好!

声波巨浪穿过袁延涛的身子,就像是一道激光剑无声的将袁延涛的身子切成了两截。

袁延涛愤然暴怒,精光如电的双眼爆射而出。

金锋牙关一紧,鹰视狼顾爆然开启,怒怼而去。

夏玉周面色极度的无奈,狠狠重重的戳着雷竹手杖,嘶哑的叫道:“金锋——”

“我好心劝你一句话……”

“你不要想着抢功,留点机会给年轻人锻炼,留点机会……给我们夏家!两个学霸边h边做题bl

说出这话来的夏玉周,完全的已经是最后的挣扎,也是在向金锋下话了。

这些话听在现在一两百号人的耳朵里,众人径自没有一个人觉得好笑,反而多了浓浓的悲哀。

夏鼎老祖宗一生纵横捭阖,名字载入教科文组织历史名垂青史,何等威名何等气势……

他的儿子夏玉周却是如此不堪……

得相能开国,生儿不像贤。

可悲可叹。

夏家上下悲愤莫名,怒火中烧,对金锋心存的唯一一点点的敬畏也化作无形,却而代之的,是山高海深的仇恨。

在林逸这种识货人的眼里。这些腥臭的沼泥可是真真正正的宝贝,价值绝不在那些天材地宝之下,只不过使用的时候造型比较别致一点而已。

“你小子倒是不嫌脏。”鬼东西怪笑一声,提醒道:“这种泥沼地到处都有。你如果想要随时都可以装回去,不过现在还是逃命要紧,虽然没办法直接用神识锁定,但那个邪修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这次如果再被他追上来。那连我也帮不上忙了。”

“多谢前辈提醒。”林逸心中凛然,后方的动静越来越近,西山老宗分明是一路碾压摧残过来了,二话不说当即拔腿就跑。

此刻从高空看去,把男孩子做到哭腰疼以森林湖泊为中心,可以分明看到一大片一大片的原始森林在被迅速摧毁,西山老宗这是在四面八方无差别攻击,然而即便如此,其速度却愣是比林逸的超蝴蝶微步还要快得多,开山期邪修巨头发起飙来。果真是非同小可。

这里毕竟是灵兽一族的地盘,西山老宗本不想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强龙不压地头蛇,真要惹怒灵兽一族他也要吃不了兜着走,但为了找出林逸,他这是已经不计代价了,哪怕因此失去炼制王牌傀儡的机会,也不能就这么让林逸轻松逃掉。

无奈之下,西山老宗再也顾不上开山期邪修巨头的体面,总算放下身段窜入密林之中,开始发疯一般四处搜索,举手抬足间就生生毁去了一大片森林,哪怕掘地三尺也誓要将林逸给挖出来。

听着不远处西山老宗制造出来的巨大动静,林逸不由喜出望外,惹怒西山老宗这个邪修巨头固然是件十分危险的事情,但是对方如此反应,却也说明自己总算挣得了一线生机,在此之前他可是一直都在提心吊胆,生怕西山老宗再次忽然降临在自己头顶呢。

“放心吧,惩罚暗卫分身涨紫这些沼泥没有别的用处,唯独用来隔绝神识却是效果极佳,那个邪修的神识锁定不了你,自然也没法像之前那样突然降临过来。”鬼东西笑道。

“沼泥竟有这么大的用处?真是泥不可貌相,难怪前辈你让我在沼泥里打滚了,早知道就顺便多装一点带回去,以后说不定还会派上大用场。”林逸这才反应过来,不由有些扼腕叹息道。

虽然依旧腥臭刺鼻,但和完全隔绝神识这么逆天的效果相比起来,区区一点味道完全可以忍受,身上沾着一层沼泥,某种程度上就相当于穿了一件隐形衣啊,瞒过神识感知可比单纯瞒过眼睛要难得多。

夏玉周脑袋扭着个奇怪的角度,沉吟了几秒,重重一杵拐杖,缓缓抬起头来望向金锋。

金锋心头一凛,暗叫不好。

夏玉周直直死死的盯着金锋,恨声叫道:“金锋!”

“既然你不念故人情分,那就别怪我下手无情了。”

说到此处,夏玉周深吸一口气,指着金锋厉声叫道:“金锋未经许可擅自闯入破坏重特大考古项目,限你十秒离开……”

“否则,杀无赦!”

“特勤队——”

“周皓!疾驰!”

“都给我上来!”

此话一出,山海地质队的特勤们、夏家的嫡系旁系三代四代弟子们热血狂飙,血脉沸腾。

所有饱受金锋压抑、所有饱受金锋羞辱、所有的憋屈所有的愤慨,这些年所有挤压在心中无处发泄的所有情绪如喷泉一般狂射而出。

哗啦啦!

啪啪啪!

所有的枪支长的短的齐刷刷端起来的对准了金锋。

“如果你能证明你的揣测都是事实,那就拿出证据来,本座一定会秉公办理,该怎么处罚司马堂主,就怎么处罚,绝对不会打丝毫折扣!”

“但你若是没有任何证据,完全只是自己的猜测,那本座也不会轻易饶过你!司马堂主是我们人类的英雄,这一点毫无疑问!”

“莫非你是觉得打开节点通道,放黑暗魔兽一族的大军攻入地下魔窟,会比不上安插两个奸细在我们内部么?”

洛星流思路很清晰,提出的问题也极为犀利!

林逸如果是卧底,完全可以在节点内打开通道,引无数黑暗魔兽一族大军进攻地下魔窟!黑暗魔兽一族做不到的事情,林逸轻而易举的就能做到,能从节点内回来就足以证明林逸的能力了!

黑暗魔兽一族如果有林逸加入,开启节点通道不费吹灰之力,何必再费劲巴拉的弄两个卧底过来,这不是舍近求远了嘛!

森兰无魂一开始就知道林逸进来之后,混乱魔甲虫维持节点漏洞的计划注定失败,所以才会干脆的派出丹妮娅,把混乱魔甲虫计划当成弃子,最后废物利用一下,给丹妮娅刷波功绩。

如果不是森兰无魂半路改主意,想要杀了林逸以策万全,他肯定不会死,丹妮娅的卧底计划也能顺利进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