顿时,台下的宾客很多都皱起了眉头,对于赖胖子的做法深表不齿,因为赖胖子的做法,实在有些不地道,虽然说不出什么毛病来,毕竟拍卖会的规矩大家都知道,雨家是要抽成的!但是赖胖子这么做,却也是有损名誉的!

最气不过的则是康神医了,刘天翼还差一点儿,他拍的价格相对来讲已经很是便宜了,所以也不会太过纠结。但是康神医就不同了,那可是四亿三千万啊,家里面大部分流动资金都用上了,却没想到被赖胖子给阴了!

“这种延年益寿排毒丹的原材料十分的稀少,而且炼丹过程又十分的复杂,关学民教授几乎用了一年的时间,才炼制出五枚来,三枚用来拍卖了!”赖胖子摇头晃脑的继续说道。

赖胖子的话,倒是让在场的人平衡了一些,一年就炼制出五枚来,而且原材料又稀少,那么这个丹药可以说真的是无价之宝了!

如果说是康神医炼制出来的,在场的人或许还会怀疑,但是说是关学民炼制出来的,大家也都相信了!因为关学民在这些世家的人眼中,本就是一位神医了!

“可老东西说,钱是小事,关键是你。这点钱,如果你振作起来,两三个月就能还清了。要给你一点压力,让你尽快走出来。那时候,男生快she的时候会加速你几年没写歌了,天天窝在家里发霉。老东西虽然有千般不是,但到死的时候,都在挂着你。他对我不好,可对你们兄妹,是好得没话说。”

杜媃琦的泪水像断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掉。

杜采歌也有些伤感。

他岔开话题:“妈,让人家客人在那炒菜,不太好,你去帮帮忙。”

龙玖梅收起伤感的表情,傲气地说:“想做我们家的媳妇,这是最基本的吧。”

杜采歌有些尴尬:“妈,什么媳妇?没这种事,小许只是一个朋友,你说这些让人家听了不舒服。”

龙玖梅不高兴。但在儿子面前,她永远只能退让。

虽然她是很强势的女人,和邻里吵架从来没输过。

但是爱,既是坚强的理由,也是软弱的理由。

磨蹭了一会,她还是扭扭捏捏地进入厨房了。

但是很快厨房里就传来欢笑声。

然后礼貌性的问了导演和商菲儿几句,之后的所有话题,全都集中在夏思雨和薄言身上:

“思雨姐,你之前不是明确表示不愿意跟薄言合作的吗?太久没做是不是很快”

“听说你这个角色是从李一茹那里竞争来的?”

“你为什么挑了女配的角色,是因为本色出演吗?”

薄言在一边全程半句话都没有说,商菲儿既一脸尴尬,又一脸吃瓜看戏。她是主角,却好像自己才是陪衬一样。但夏思雨那边热度高吧,却大部分都是质疑的声音。

话筒怼到夏思雨面前,她只回答:“啊?什么?听不清。好的,下一个。”

记者还想问,她直接一扭脸:“抱歉,我有点累了。”

然后一抬腿,根本没有理会身后这群记者,在魏静静和小唐的护送下离开。

等她一走,薄言开口:“各位——”

“【鑫浪网】?你在搞什么鬼?”

孙峰说道。

“你现在看看,那上面的新闻和视频可有不少关于你的。真没有想到,你的人生居然这么的精彩。”苏辰冷笑的说道,神色有种幸灾乐祸。

现在终于理解系统设定的让“孙峰磕头认错”为什么要氪金100W。

因为自己心太善,没有看出孙峰的“恶”,但是系统却是明察秋毫,已经分辨出来,所以,出这么狠的手段,让孙峰彻底玩完。

林玉娟好奇的打开【鑫浪网】,而后,就发现苏辰所说的信息,t给p口的技巧已经置顶。

【某某乡的官员收受孙姓承包商的高价猫台酒,以及内有五十万的银行卡。】

【某某乡官员已经被调查,招供这位孙姓承包商的许多违法行为。】

【据相关的司法部门根据网上发布的部分视频调查,此案系事实。某执法部门已经立案,正在通缉孙某某到案。】

......

这样类似的披露新闻已经在【鑫浪网】上面成为爆热门的话题。

孙峰打开【鑫浪网】,看到这些视频和新闻后,他知道自己已经完蛋。

他都不知道要做多少年的牢狱生活,现在心里别提有多么的后怕。

这也是为什么宁志山把庄建业分到试验科的原因,所以宁晓惠并不想庄建业牵扯太多,还是专心本职工作,为未来打基础的好。

“怎么?不想帮晓雪了?”庄建业握了握宁晓惠冰凉的小手。

宁晓惠摇摇头:“想帮,但也要力所能及,本来就跟她说明白了,这次能弄好就弄好,弄不好也就只能这样了,反正她这个月已经表现得很好,他们车间主任还跟我爸提过,就算被骂估计也不会太狠,到是你,刚到厂,怎么也得做出个成绩,不然未来的提拔上会很麻烦。”

最后的话,宁晓惠说得很恳切,听着庄建业也是心里一阵的感动,怎么说老婆的胳膊肘还是向自己拐的,于是冲着宁晓惠笑笑:“放心吧,我心里有数。快射时速度会突然加快”

听庄建业这么一说,宁晓惠也就不在多话,任由庄建业拉着手,在昏黄的路灯下开始慢悠悠的压起了马路。

……

第二天下午,临近下班,二分厂机加工车间机床三组工段长王雪琴看着自己负责的六台老式车床不住的唉声叹气。

如今厂里推行班组流动红旗制度,王雪琴不奢望能得流动红旗,生产标兵,可也不想做倒数第一,虽说大部分人不会那这说事儿,可挂在车间大黑板上也丢人不是。

但是,不是还剩下两枚呢么?哪里去了?

“还剩下的两枚,一枚在康神医的寿宴上,被另一位关神医医药公司的合伙人送给了康神医!而另外一枚,则是被我父亲服用了!”赖胖子直接信口开河,将另外两枚延年益寿排毒丹的下落说了出来。他自然不会告诉外人,他父亲服用的那枚实际上就是康神医那一枚!

“啊!”此刻认识赖胖子的人,终于明白他父亲为什么好的这么快了!本来尿毒症都昏迷了,眼看就要一命呜呼,结果现在身体好的不得了!

这些人顿时捶胸顿足,心里面后悔刚才怎么不早一点儿出手呢!现在好了,仅有五枚,全都没有了!

当然,此刻最难堪的莫过于康神医了,他的老脸在发烧!他之前刚刚和萧基说过了,这延年益寿排毒丹是古代失传的孤品,男生为啥速度越来越快结果现在却变成了是关学民炼制出来的!

而且,不但如此,之前人家还在你的寿宴上送给你了一枚延年益寿排毒丹,你怎么大言不惭的说是孤品?

不过,萧基心里虽然有些鄙夷,但是却也没有说出来,因为他现在和康家是站在一条阵线上的,康神医难堪,他们也不好过。

“诶,是挺累的。”

杜采歌看着舷窗外,北境城的繁华灯火。

人间的灯火,比天上的星光更灿烂呢。

降落的过程没有任何意外。

虽说“无巧不成书”,但杜采歌又没有自带主角光环,既不会像张烨那样乘坐个飞机还能遇到劫机的,也不会碰巧在飞机降落得时候出现故障,逼得他去大显身手——话说就算真出故障了,他也只能闭着眼睛等死。

他偶尔玩“模拟飞行”时,起飞还行,降落的话基本都是“pia”到跑道上的。

取行李花了点时间,的士在进入三环后又堵了很久。

当杜采歌和许清雅赶到酒店时,已经快晚上9点了。

他们在飞机上都没吃东西,早已饥肠辘辘。

“等入住后,放了行李,我请你去吃大餐,”走向前台时,杜采歌笑道,“对了,我们的房间是在同一楼层么?”

“当然啊,我们是住同一个房间啊,”许清雅微笑了一下,“我订了个豪华双人间呢。”

现在《全职高手》的收藏已经达到了114万,超过了《龙蛇演义》上架时的数据。

杜采歌还在慢慢更新,准备等到元旦节,“勇闯地下城”版本更新时再上架。

由于“勇闯地下城”这款游戏在公测以后异常火爆,注册用户、在线用户数量都在节节攀升,很有可能,游戏与在未来一段时间会形成相互促进的关系。

会有游戏玩家,听到别人的安利,而来阅读。

也会有不太玩游戏的读者,被激发起了兴趣和热情,跑去游戏里注册一个账号。

因此,杜采歌估计,《全职高手》将会是他迄今为止第二畅销的网络。

仅次于《鬼吹灯》。

而且差距不会太大。

相对而言,微信的数据就比较惨了。

12月1日,发布24小时内,微信在所有的平台总下载次数只有1.8万次。

要知道微信可是烧了千万级别广告费的!

相当于好几百元,才换来1个客户,转化率相当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