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我有。”宋华强财大气粗道:“我买了五块钱的摔炮呢。”

微笑眼睛都瞪大了,“你把压岁钱都花光了?”个熊孩子,这是嫌挨的揍太少吗?

“没有,我还剩了五块呢?”宋华强回答道。

微笑翻了一个白眼,“你就不怕你妈揍你?”

“揍就揍呗,反正钱我花了。”宋华强一脸不在意道。

看着他这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微笑不由叹了口气,她想到了长大后的宋华强。

宋华强念书不行,人也有些缺心眼,但胜在胆子大。上辈子,他二十多岁的时候去杭市打工,看中机会跟人合作做生意,短短一年就赚了一百多万。

然而那一百多万被他生生给赌没了,不但赌没了,还倒欠了五六万。

那会债主老是上门要钱,他父母兄长每天数落他,逼得他最后说出让父母将属于他的那套房子给卖了的话。最后那套房子卖了二十多万,除了给他还债的那五六万,剩下的也还了他父母兄长在外面欠的钱,多的被他父母收了起来。

只要是没有什么事情了,或者是家里面想要改善一下伙食了,那么他们就会到忠信鱼馆那边吃顿好吃的。

李忠信觉得,这个算是他为了口舌之欲做的一件挺好的事情。

山野菜厂在八三年年初野菜刚刚下来的时候就投入了生产,在八三年出口创汇,为黑省带来了很大一笔外汇收入。

省里面的领导对于山野菜加工厂十分看好,李忠信已经和省里面达成了一个协议,在八四年的时候,李忠信会帮助省里面在黑省建设几家山野菜加工厂,狂妃嫁到邪王滚远点不过呢!这些山野菜加工厂生产出来的野菜,在第一年的时候,要全部交由忠信三井公司来进行销售。

过了八四年,这些山野菜加工厂当中则有忠信三井公司一定的股份,忠信三井公司会从这些加工厂当中获取一部分的收入。

虽然李忠信在这个时候已经看不起这些小钱了,但是,毕竟这是李忠信起步的产业,他在这些工厂当中拥有一定的话语权,对于今后这些工厂的转型以及他的社会地位,都会有着一些助力。

电风扇厂和卫生巾厂的扩建工作都已经完成差不多了,在八三年来说,zx旗下品牌的龙江电风扇,安尔舒卫生巾,可以说是家喻户晓的好东西。

不过一个下午的时间,道主便整合了其余四大宗门,只等各自准备停当后,便开拔前往合欢宗,展开一场声势浩大的战斗!

另一边,合欢派也在当夜打听到了相关消息。

灰袍人冲着魔尊以及瑶池微一笑:“呵呵,道主的准备功夫做得还挺充足的啊!”

江如流也是跟着笑了起来:“只要是我在的地方,那家伙都非常的上心!”

这时,瑶池的脸上不禁有些惴惴不安:“一共六大宗主,我们应付起来怕是困难重重啊!宠妃挡道残王乖乖躺好”

话音刚落,灰袍人和魔尊脸上的笑容也是跟着一僵。

六名宗主级强者联袂而来,那场面可谓是惊天动地。

现在复仇者联盟中,即便是加上青丘王,也不过才有五名与之匹配的强者啊!

思忖了片刻,魔尊眸光骤亮:“咱们倒也无须太过担忧,虽然号称六大宗主,但我想其中某些人肯定会出工不出力的!”

“什么意思?”

灰袍人有些茫然,他虽然熟悉宗门的过往历史,但对于其中的一些人际关系,倒是了解的不多。

所以为了明后天的比赛打算,齐氏父子哪怕再有这个意愿,终究还是不敢现在就给林逸太多,否则到时候给不出赏金,那真就得沦为大会笑柄了。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恭敬不如从命了。”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林逸想不点头都不行了,不过收下这十万灵玉也无所谓,反正到时候临走之前,给齐天镖局专门炼制一些丹药留下来,就足可作为回报了。

“爽快!”齐明远和齐文翰父子俩顿时大喜,当即举杯对着林逸和一众镖师敬道:“今天能够赢得开门红,多亏凌少侠和诸位尽心尽力,我父子俩在此谢过大家了!之后的比赛,还望诸位再接再厉,为我齐天镖局再创新高,绝宠医妃腹黑残王追妻我为大家准备好庆功宴,等回到葳弧城,不醉不归!”

“不醉不归!”众人一起举杯欢庆,欢呼震天。

齐天镖局这边欢欣鼓舞,相比之下,其他镖局的气氛可就远没有这么热烈了,尤其是主场作战,被行内行外所有人视为头号热门的四海镖局,此刻镖局上下,气氛更是极为凝重压抑,愁云惨淡。

镖局内堂,海无量一脸阴沉的坐在主位,而他的面前,则跪着不知何时已被打得遍体鳞伤,全身上下都没有一处完好的王白条。

厚薄大小的差别是护垫和卫生巾的主要区别,护垫就是那种很小巧的很薄的,较薄,使人没有不适感,但吸收不了多少经血,很容易漏在裤子上。

卫生巾一般较大,是在经期时用的,就算是迷你卫生巾也只是样子缩小了,但它能吸收的经血要比护垫多。

护垫可以在平时用,就是白带多的时候用。月经量多用卫生巾,量少用卫生护垫。来了的时候就用卫生巾。当然在经期即将结束的时候,用卫生巾不舒服,卫生护垫也能派上用场的。

最近一段时间,卫生巾的流水线已经到达黑省足有八条,李忠信心中想到这个卫生护垫的事情以后,他下了一个决定,把其中的一条流水线拿出来,邪帝的驭兽狂妃花轻舞做为研究的物品来用。

这种卫生巾的生产线,在工艺上并不十分负责,他要在国内找一大批专家和专业的技术人员,把这个卫生巾的生产线研发出来,这样一来,流水线的钱就不会让日本人那边赚去。

而一旦这种卫生巾的流水线研制成功,到时候,他不但可以把卫生巾卖到国外去,更会把研制出来的生产线卖到世界上其他的国家。

过日子就要像鸡汤,不求什么刺激激烈,要温润合口,这样才能长久。

早晨,张凡逛了一圈肛肠科,没什么有难度的手术,张凡就没再多待。十点多的时候,医务处的主任打电话联系张凡了。

“张院,您在哪?门诊来了一个特殊病号。您要不是忙的话出面接待一下行不行。任书记有病号要抢救,忙不过来。”

“我在泌尿科,不忙,什么病号,还要接待?”张凡有点纳闷了。

“咱们茶素电力局的一位科长,人家是劳模,而且是省级劳模,这次连政府都派人来陪同看病了。”

“怎么了,魔帝狂宠妻神医纨绔妃严重吗?”张凡一听电力局,头发就竖起来了。这种单位,不出事则罢,一出事就是大事。

不愧是国内顶尖的动作设计团队之一,虽然失去了舒宜欢常用的那支团队,但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杜采歌已经非常满意了。

终于,时间来到11月。

纷纷扰扰中,这个命运多舛的“武林”剧组又开机了。

咦,为什么要说“又”字?

总之,名义上,这是一次久别重逢,只是改了个名字,是“武当”剧组休整后以“武林”之名重新上路。

但实际上,大家都清楚,这就是一次全新的开机,在全新的导演指挥下,拍一个全新的故事。

不过毕竟名义上呢,这是“武林”剧组的重整而已,不需要重新搞开机仪式之类的。

也没有请媒体记者,这么低调地,就开拍了。

不低调也不行啊,之前舒宜欢做导演的时候,够高调了吧。

结果呢?

徒惹人笑而已。

现在如果还不低调点,要是被记者问一大堆东西,还真不好回答。

比如,记者肯定要问,你觉得自己能替代舒宜欢吗?这让杜采歌怎么答。

“没错,凌镖头居功至伟!”齐天镖局上下齐刷刷附和道。

“这么说,这十万灵玉我还真的是非收不可了?”林逸看着这一幕不由苦笑,这么异口同声,他都怀疑这些人是不是特意排练过了……

“非收不可,说句实在话,以凌少侠你的天大功劳,十万灵玉都太少了,三十万灵玉还差不多,只不过这次南洲镖局盛会才刚开始,接下来还有不少用灵玉的地方,反正都是自己人,所以我也就厚脸皮一回,只能请凌少侠你先包涵一下了。”齐明远一脸诚恳道。

南洲镖局盛会,对于各家有志于争夺名次的镖局来说,其实就是一场烧灵玉的盛会,几乎每一场比赛都得靠灵玉来激励士气,光是这第一天的比赛,齐天镖局赏给门下镖师的灵玉数额,便已达到足足五十万之巨!

其他镖局即便出手没有这么阔绰,却也不会差太多,除非它们甘于落后。

然而齐天镖局,毕竟不像四海镖局那样的传统豪门,身为五大镖局上一届的新贵,底蕴其实是非常有限的,即便提前有所准备四处拼凑,财力依然难免捉襟见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