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接着,林云看向工地总负责人,说道:

“你就是这个工地的工程经理吧?我要把这位大叔,提到副经理的位置,你以后再工作中,好好带一带他,明白吗?”

从之前买水拖鞋的细节,林云就认定,这个建筑大叔的品德很好,这样的人不任用,那任用谁?

而且林云对他的人生遭遇挺同情的,也愿意拉他一把。

“好的董事长,我一定全力带他!”总负责人连忙应下。

旁边的那些管理人员,都显得十分羡慕,这可是一步登天啊。

“副……副总经理?”建筑大叔自己都懵了,他激动的双手不断颤抖。

他以为自己一辈子,都只有基层建筑工的命,除了力气大会干活,也不太会交际,更不会送礼巴结,注定一辈子只是底层农民工。

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这辈子,竟然能成为工程副经理……

“大叔,好好干,我相信你能做好。”林云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谢谢林董,庙里和尚猛如虎四缺一谢谢林董,我一定拼了命的把工作做到最好!”建筑大叔激动的连连向林云感谢。

这时候,李泽良正在观看林云给他的那颗丹药,他先是观看,然后又闻了闻。

“跟古籍中记载的丹药,倒是有些相像。”李泽良喃喃道。

不过李泽良也只在古籍记载中看过,并没有亲眼见过丹药,他也不敢确定,这是否就是古籍记载中的丹药。

李泽良爱好阅读古籍,所以看过丹药的记载。

“不,没有失传,只是大家都以为失传了而已,我就会炼制丹药。”林云微微一笑。

林云现在,其实并不会炼制丹药,林云手里的丹药,是从师父那里得来的。

但是,林云不想给外人暴露,自己获得传承的事情,所以就说丹药是自己练出来的,这样最好。

当然了,林云获得的那般丹书,其实就有对炼丹方法的记载,林云只要想学习炼丹,不是不可能,只是学习需要花费时间,林云现在还没功夫去学习。寺院求子和尚播种h

“你竟然会炼制丹药?你……,你没跟我开玩笑吧?”李泽良显得惊骇不已。

李泽良通过古书中的记载,知晓丹药的厉害,李泽良曾经还感叹,这么厉害的东西失传了,真是华国一大损失。

“我怎敢跟李老开玩笑。”林云笑道。

紧接着林云摸出一颗祛病丹。

“李老,这便是一颗丹药,名为祛病丹,能治百病,别说是心脏病、糖尿病,就算是癌症晚期,也能治。”林云说道。

“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私人医生弗兰克,M国名医。”李泽良说道。

“原来是M国名医啊,我说怎么这么自以为是。”林云笑了笑。

林云继续说道:

“李老,我们华国有句老话‘医武相通’,我想李老你知道吧?”

林云清楚,现在的难点,是如何才能让李泽良信任自己,并且愿意吃自己的丹药。

毕竟,以李泽良这样的身份,肯定是要防止被人迫害的,更不可能随意吃来历不明的东西!

只有博取李泽良的信任,才能让他吃祛病丹。

“当然知道,不过我找过一些高人帮忙,他们也没什么好办法。”李泽良说道。

“李司令,但我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治好你的病,和尚给妇女开光神枪难道你不想根治吗?”林云微笑道。

“哈哈,不瞒你说,我做梦都想根治我的病。”李泽良笑道。

李泽良不光有心脏病,还有很严重的糖尿病,要靠长期注射胰岛素维持。

要知道,注射胰岛素的副作用不小,李泽良每天都要受到病痛的折磨,是非常痛苦的,患病的人都知道这种折磨。

而且,李泽良也明显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是一天不如一天了,他感觉继续这样下去,恐怕自己命不久矣。

李泽良继续说道:“林云,如果不嫌弃的话,到寒舍一坐,如何?”

病重的人,都容易病急乱投医,李泽良也不例外,他即便知道,他的病想要根治几乎不可能。

但林云说的如此肯定,他还是想听一听,林云的具体办法,然后再做打算,这至少算得上一丝希望。

“当然。”林云笑着点点头。

就这样,林云被李泽良请到了他的宅子里。

宅子是典型的古典中式风格,又融入了一些现代的先进技术。

会客厅内。

“林云,你说你能治愈我的病,如果不介意的话,寺庙求子被c不妨说一说,你的治疗方法。”李泽良说道。

“靠丹药,不知道李老听没听过丹药。”林云开道。

“丹药?我曾经在古书上,倒是看到过丹药的记载,不过据我所知,丹药这东西,应该早已经失传了吧。”李泽良说道。

所有的“文化快消品”都具有共同的特征,即紧扣热点,关注当时当下,强调即时娱乐的感性消费。

会留下百年经典;电影会留下百年经典;甚至连被电影“鄙视”的电视剧也都会大浪淘沙的留下经典。

原时空的中国好声音为什么会成为现象级的综艺节目?

有精良的制作,在“TheVoice“的基础上有本土的创新;

最大限度的鼓动了有关标准的的争论,好声音好音乐是有标准的。回归到对音乐的本质;

只要你唱得好,评判权是音乐专业人士而不是海选的结果,甚至有双选的机会。体现了公平,这是一种价值观的体现;

核心是真正在做音乐。

现在的国内综艺还没有现象级这一说法,菩提和尚高h类似但孟轻舟给宗帅的要求是,用最好的设备去表现音乐的魅力;请最强的导师来引导定调;用最大的能量去推广节目;

“你们都回去干活儿吧。”

林云对总负责人,以及他身后对管理们摆摆手。

“好的林董。”这些人应声之后,便转身离开。

这些人离开后。

“林董,你真的是个好老板,不拖工资,福利又好,能遇到你这样的老板,是我们这些农民工的福分,我代表我们华鼎广大工友们,感谢你!”建筑大叔向林云深深的鞠了一躬。

“大叔,副经理只是起点,好好干,以后我会继续提拔你的。”林云微笑道。

就在这时候,伴随着刺耳的轰鸣声,一辆鬼火摩托,开到工地门口,开到建筑大叔面前。

骑车的,是一个染着白毛,烫着锡纸烫的小青年,还打着耳钉,穿着打扮流里流气的。

后座上,还坐着一个小太妹模样的年轻女子,装化的很浓,一幅很妖娆的模样。

说实话,林云一直都这种社会小青年,十分反感。

小青年下车后,直接走到建筑大叔面前。

“爸,我女朋友怀孕了,给我拿几千块钱,我要去给她打胎。”小青年将手揣在兜里,一幅吊儿郎当的模样。

最令林云不爽的是,他出言阻挠李泽良相信自己。

“什么?你说我见识短浅?我弗兰克不是吹牛,我在M国医学界,还是小有名气的,你却说我见识短浅?”弗兰克嗤笑道。

弗兰克笑着继续说道:

“另外你说什么中医精华,更是可笑至极,我从来就不看好你们华国中医,你们华国的医疗水平,比我们M国落后多少,难道你心里没数吗?”

“而且,现在你们华国的医院,不都是西医吗?还有,你们华国的有钱人,生病了不都爱跑到我们M国治疗吗?如果你们所谓的中医厉害,怎么会这样?容我说句粗话,中医就是——垃圾!”

可以看得出来,弗兰克整个人显得非常傲气,有一种自己是M国人的优越感,他的语气中对华国中医,对华国的文化,更是不屑一顾。

甚至可以从他的语气中感受出来,他似乎对整个华国,他都瞧不起。

“你很狂啊!”林云双眼微眯的看着他。

“我不是狂,我只是在阐述事实。”弗兰克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