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谈什么?”

霍临渊一脸嫌弃的摆开他的手,问道。

见他提及,摩根也收起了一副笑嘻嘻的样子,随后直接开门见山问道:“这次来主要是想问问你为什么那么讨厌顾眠?干嘛总做出那么多伤害他的事情啊?”

闻言,霍临渊皱了皱眉,他在这里与自己周旋大半天,就是为了问这个女人?

“和你有什么关系?这是我的事情。”

霍临渊一脸冷漠的说道。

“怎么就和我没关系了,你倒是说说呀,你为什么要做出那么多伤害她的事情,你就不怕过头吗?”

摩根凑上前那样子像是在逼问一样。

霍临渊默默的向后退了几步,随后并没有说话,在他的眼里沉默就已经是最好的回答了。

但是很明显摩根却并不满意,他想要亲口听见。

“你倒是说呀,那为什么讨厌她?为什么要伤害她?不会连你自己也不知道吧?”

“好的。”林逸点了点头,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另外的单独放置的几本武技和心法上面。

“这是我们隐藏桩家的两和心法,我们隐藏桩家修炼的都是金系属性的心法,以刚猛、大开大合为主!”桩老爷子说道:“我修炼的是单独金系属性的心法,而桩鸟枪和桩鸟炮两人修炼的是金系合计属性的心法,两人在一起行动才能释放最大威能,而单独一个人,催泪的古代虐心gl小说就要差上很多了。”

“哦?还有两个人合击的心法?”林逸有些惊讶,看不出来,这隐藏桩家还真是有好货!

“是的,这合击心法,是一和很玄妙的心法,也只有在上古层面可以流传,而我的先祖恰好得到了明日复明日教派的一些宝物,其中一个,就是这门心法口诀了!”桩老爷子说道。

“那这个心法,可以让两个人的实力进行叠加,而变成一个更强大的组合?”林逸按照这心法字面上的意思理解道。

“可以这么说吧,现在鸟枪和鸟炮都是地阶初期巅峰实力的高手,但是两人同时运转这个内功心法,可以相当于地阶后期巅峰的实力配合合击的武技,更是厉害!”桩老爷子说道。

“买车可是喜事,我们怎么也要表示一下的。”林欣彤摸着下巴:“不过却不能太突兀,你去打听一下,看看方医生请不请客,要是请客的话在哪儿请客,我们准备什么礼物合适。”

“好,我这就去打听,然后准备一份合适的礼物。”赵曼妮急忙应道。

急诊科,林雨珊看到方甜的朋友圈也是一愣,下意识的惊呼出声:“方医生买车了!”

“啥,方医生买车了,什么车?”

边上一位护士急忙凑过去看:“哇,超虐心催泪的小说好漂亮的车子啊!”

“方医生买车了吗?”又有人凑了过来。

一传十,十传百......额,十传二十,不一小会儿急诊科不少医生护士都知道了。

叶开、江枫和陈远等人凑在一起商量。

“你们说方医生买车了是不是应该请客?”

“买车自然是要请客的。”陈远理所当然的点头。

“那我们要不要准备礼物什么的?”江枫询问。

“礼物自然也是要准备的。”陈远点头。

陈美美看着江丞,笑了一下,说了一句对不起,没想到因为自己的事情还把江丞也卷进了麻烦之中。

江丞没想到陈美美的遭遇也挺可怜的,微微一笑,对陈美美说没什么,随后他想起来直播的事情,就把自己的想法和陈美美说了一下,希望她能带带周晓雨。

陈美美莞尔一笑,说没问题,正好她也想和江丞亲近一些。

江丞带着陈美美找到周晓雨,说是自己花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找来的直播界大神,让周晓雨跟着好好学。她似救命药gl免费阅读

周晓雨感动的差点都要热泪盈眶了,那些散布小道消息的也没想到警察是给江丞护送直播界大神的,一时间单位里又传开了另一个封神故事。

安排完周晓雨的事情,陈美美就带着周晓雨去了她的直播间学习,江丞回到办公室就把直播带货的计划汇报给了王成辉,然后等他向上汇报,通过审批后,估计周晓雨也能上手了。

中午江丞哼着小曲去了食堂,他的心情很不错,因为自己现在和普通人不一样了,虽然只是伤口愈合快了一些,力气大了一些。

情急之下,他是水中一跃而起,直接是窜上了空中二十多米,比跳来的猛犸象还要高出许多。

“什么情况!”

“我的轻功这么厉害了!”

转念一想才是反应过来,此时自己也已经是踏入了八品真气的修为,随便运转的真气都是八品真气,飞是九品真气可比。

只听到“隆”的一声巨响,河面如同炸裂开,却是猛犸象已经落水,河水被它的身躯拍打飞起,又如同雨水一样的落下。

陈修空中落到了猛犸象的头上,拍打着它的额头笑骂说道:“你这个家伙,下个水都闹出那么大的动静!”

“噗、噗……”

猛犸象也不知道陈修是骂它,一世清欢gl还以为是褒奖,象鼻猛的朝天喷水,一时间如同暴雨落下。

陈修一阵无语,干脆是顺着象鼻当做滑梯溜下,滑到尾端,猛犸象象鼻一甩,把他是又抛上半空,陈修又是落在猛犸象头上,又像个小孩溜滑梯一样下来。

如此重复几次,一人一象是玩得不亦乐乎,河边是嬉笑说一片。

“呼!”

猛犸象再次把陈修抛起空中,忽然陈修心里一种危险逼近的感觉丛生,他在还没入品的时候对危险的感知度已经异于常人,此时踏入八品高手的行列,这种感觉更又是增强了几分。

“有人偷袭!”

陈修空中本来已经没了借力的地方,用出顾日谋传授自己轻功的法门,气衡全身,身子保持平衡硬是向前一个跟斗翻出,同时一道寒光从他的头顶掠过。

“啪!”

陈修安全落在猛犸象身上,向河边看去,却是刘一白和李天章两人带了十多人站在岸边,刚才射向自己的正是刘一白的钢扇。

扇子空中一个回旋又是落回刘一白的手中。

“嗷!”

有说江丞搞小三,被老婆抓住了,打了小三,小三报警了就找上门来了,最深的绝望gl也有说江丞出去吃快餐不给钱,小姐姐一怒之下报警的,还有说江丞调戏警察媳妇,被上来寻仇的.......

小道消息的男主角,江丞本人看到警察后也愣了一下,警察让他别紧张,之所以来找他,完全是想核实一些情况。

许丰年死后,警察开始以为是因为心脏病突发死的,后来法医检查出他是因为喝了某种药剂,在高温的情况下,窒息而死,特征和突发心脏病一样。

现在警察确定了是他杀,就开始调查各种找到的线索,他们首先怀疑到了陈美美,因为据她描述许丰年之前和她要过钱,她因为怀恨在心,很有作案的动机。

听到警察这么说,江丞才松了一口气,他看着陈美美,她眼神复杂,警察询问江丞在许丰年命案当日陈美美是否找过他。

江丞回到是,警察问具体是几点钟,江丞回答说五点,因为他那会儿清楚的记得陈美美看了一下时间,说是五点了。

警察问完,点了下头,说没什么事了,谢谢江丞的配合,说完起身和江丞握了一下手,转身和陈美美说了一句打扰了之后就走了。

车子停稳,打开车门跳下了车,一抬头正好看到坐在门口的方悦年同志。

老方同志看着方寒有些发愣,足足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你开的谁的车?”

今天老方同志并没有走亲戚,这会儿正在门口晒着太阳,手中还端着一杯茶,很是有些悠哉。

“我刚买的啊。”方寒回了一句,把手中的钥匙扔了过去:“以后你想开就开吧。”

老方同志不愧是体育老师出身,很是随意的一伸手,就把崭新的车钥匙抓在了手中,同时定格。

“你买的?”老方同志有些难以置信。

“你哪儿来的钱?”

说着话老方同志的脸上就有了些许不舒服:“你爷爷给你的?”

方老有存款,老方同志和田玲女士那是清楚的,方家诊所再不赚钱一年赚十来万还是没问题的,这么多年下来,老爷子身边攒的钱绝对买得起一辆宝马了。

可老方同志和田玲女士都没有打过方老存款的注意,一则方老那也不会轻易给,二则方家现在也确实没有太大的花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