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雾气扑面而来。

这些水雾虽然会造成一些视线的阻碍,但没法完全阻隔。

穿过水雾,他的目光落在一具光滑美好的娇躯上。

身材真好哇。这是他脑海里突兀地出现的念头。

额,不对……愕然片刻后,他再一抬头,看到许清雅那略微有些惊愕的俏脸。

不知是因为热气还是因为羞意,她的脸红扑扑的,娇艳欲滴。

有一点点羞涩,有一点点恼意。

不过还好,她没有尖叫,更没有诅咒谩骂。

差不多一秒后,许清雅终于做出了反应,她沉默着,下意识地抬手遮掩要害部位。

杜采歌进来之前,她正在擦身,拿着一块大毛巾,刚好可以遮掩住春色。

但是片刻后她做出了更聪明的举动,转过身去。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她半句话也没说,也没呵斥杜采歌出去之类的,始终一声不吭。

在许清雅转身后,杜采歌那充斥着分镜头而晕乎乎的脑袋终于恢复了一丝清明。

然后又拿出几门强大的锻造之术秘籍给他们,

直接就将这群人的心给收复了。

在这狂龙卫总部中逛了一圈。

楚风对于整个狂龙卫算是有了一个全面的了解。

“对了,你们那个历练和妖兽厮杀的地方在那?也在这山脉中么?”

“还有这个山谷内应该也就上万人,其余的人都在那?”

随即楚风一脸好奇的看着赵天卓。

“我们历练和妖兽厮杀的地方乃是在一个异次元空间中。”

“狂龙卫大部分的成员都在里面和妖兽进行厮杀。”

“以此来磨砺提升他们的实力!!!”

赵天卓说道。嫁给残疾王爷连生五子

“异次元空间?”

楚风诧异道。

“没错,那个空间乃是主人找到的。”

“在里面有着庞大的妖兽,正好作为狂龙卫历练提升实力的一个地方!!!”

赵天卓点了点头。

随后楚风来到了巨天熊所在的房间中。

慢慢讲道理其实也不错。“其实啊,生活中的乌龙事件是很多的,住在一个屋檐下,难免会有一些意外和摩擦,我们应该冷静面对……”

咦,怎么没有动静?

杜采歌这才发现,他已经绞尽脑汁想对策想了大半天,两个女孩却并没有来兴师问罪。

难道小许打算替我隐瞒?

额,也可能是因为害羞,不敢告诉别人?杜采歌必须正视这个可能。

又等了二十分钟,仍然没有动静,他大着胆子走到客厅,侧耳倾听了一会,杜媃琦的卧室里没有光线渗出,也没有半点声响,静悄悄的似乎两个女孩早已入睡。

可能真的是害羞,不敢说出来吧?

杜采歌走进卫生间,用一条毛巾将门拴住。

拧开龙头,水哗啦啦地冲下来,他还是有点心事重重。

这种事,残疾王爷纵宠神医妃会不会让小许产生心里阴影?

会不会影响她的状态,让她看见自己就会出现情绪波动?

会不会导致她在拍电影时频频出问题?

应该就是楚梦瑶了,大小姐,对自己还不赖嘛”林逸想着,去盛了碗饭,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吃完晚饭,林逸将饭盒清洗干净,然后将中午买来的演唱会光盘放在客厅的茶几上,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林逸准备给老头子打个电话说说这边的事情己关好了房门,林逸拨通了老头子的电话……一般情况下,林逸在出任务的时候是不会和老头子联系的,直到任务结束,才会报个平安。

电话响了很多声,那边终于传来了自家老头子有些猥琐的声音:“喂?”

“老头,我是小逸。”林逸沉默了一下”开口说道。

“哦?是小逸啊?怎么样”任务执行的怎么样了?”林老头显然正在喝酒”嘴里还能听到他磕花生米的声音。

不提这任务还好,一提这任务,林逸顿时有些无语:“我说老头子,你到底给我安排的是什么任务?我这现在每天跟在大小姐身后当跟班呢?你想让我当极品家丁啊?”

“什么任务,时间长了你就会知道了。”林老头显然不在这个话题上多浪费口舌。

如果许清雅是个成熟的、经历过很多男人的女子,或许这样的事她会一笑了之。

但她连男朋友都没谈过,又这么年轻还不到20岁,公主重生嫁残废三将军估计这事会让她心里有疙瘩,难以释怀吧?

额,这是什么情况?脚步声没有过来,而是向着杜媃琦的卧室方向过去了。

难道她越想越委屈,决定去找琦琦告状?

带着妹妹一起来讨伐我?

一直觉得自己有着“心若冰清,天塌不惊”心理素质的杜采歌忽然觉得好慌张。

妹妹该不会觉得是自己色心大发吧?

被别人误会无所谓,杜采歌也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

可如果被相依为命的亲人误会……那滋味可不好受。

如果许清雅带着杜媃琦来兴师问罪,自己该怎么辩解?

“其实我不是故意的,这是一个意外?”

或者,恶人先告状,“是你自己没锁好门!”

要不,转移重点,“水汽太重了,我什么都没看到?”额,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吧。

接连喝了几杯酒,吴明峻看着陈楚苦笑了一声,“老陈,这几年的事我谢过了,要不是你这边,我……”

“都过去了!”陈楚和吴明峻碰了一杯酒,喝了下去,看着吴明峻说道,残疾王爷的倾世医妃“过去的事,不用再说了,你这边准备怎么做?”

吴明峻缓缓摇了摇头,科大那边他肯定是回不去了,这几年时间基本上相当于荒废了,甚至未来都不好说,就是因为不知道要如何,他才没有去找燕京的熟人,而是随意找了一个栖身之地。

看着现在沉闷寡言,跟过去那个精明透顶的吴明峻,几乎是判若两人,卢昊忍不住说道,“老吴,沈雯媛那边,可都还在打探你的消息,你都不给人家回个音信?”

听到沈雯媛,吴明峻目光不由闪动了一下,脸上不由出现了异色,可最后还是面露复杂的说道,“还是不用了,现在这样,也许对她是最好的!”

看了几眼吴明峻,陈楚能够感觉到吴明峻变化颇大,放在过去以吴明峻的性格,绝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老吴,你要不要回去一趟,你家里那边有段时间没回去了!”陈楚对着吴明峻说道。

“不是……”杜采歌犹犹豫豫地说,“你就没什么想说的?”

“额,”许清雅歪着小脑袋想了想,“你要记得买菜?男主腿残的温馨治愈文冰箱里没菜了。”

“你还来吃晚饭啊?”

“是啊。不可以吗?”

“没……”

杜采歌看着她。

她似乎真的不记得昨晚发生过什么了。

要不是自己有着照相机记忆,杜采歌真的会怀疑自己的记忆系统是不是出问题了。

“还有事吗?”

“没事。注意安全,你是新手,别开太快了。”

“巨族也已经不复存在,只剩下如今一个生活在世俗的普通家族。”

“不然墨族也不敢如此大胆的敢杀无霸!!!”

巨天熊沉声说道。

“叔叔不用担心。”

“我相信巨族在无霸的手中会再次崛起,发扬光大的!!!”

楚风直接说道。

“对了,还不知道无霸现在如何?”

提起巨无霸,巨天熊眼中充满担忧的神色。

“那我们去看看他吧!!!”

楚风说着,他们直接来到了巨无霸的房间中。

此刻巨无霸盘坐在床上。

他周身一道道血红色的气流不断进入其体内又穿了出来。

楚风从这血红色的气流之中感受到了一股让人心悸的气息。

“这血红色气流是什么?”

楚风不禁好奇道。

“这应该是天煞孤星体质独有的力量,名为天煞之力!!!”

巨天熊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