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爸在碗里面倒进了一点儿凉白开,等水没过一半的时候,陆千炼说了一句:“停。”

只见碗里面变成深紫色的粉沫变成黑色的水,陆千炼就静静的等着。

那些水像是有生命一般,慢慢的汇集、凝固,然后凝结成一小颗颗的药丸。

406号病房的病人看到这一幕,都忍不住暗自惊叹。

“这太神奇了,这东西居然自己会凝结成球体。”见过不少科学现象的博士,也对这神药的形成表示好奇。

陆千炼没有理会那么多,他看到小碗里面的药草液体才凝结成六颗药丸,不由觉得有些惋惜。

才六颗,太少了,太少了,记得以前随随便便的一株集灵药草,至少可以凝结十几颗药丸,看样子这个世界的环境和前世还是没得比呀。

不过,聊胜于无。

陆千炼收起这六颗药丸,并一口气服下了三颗,留下三颗备用。

博士看到陆千炼这么快就吃下药丸,不由为他担心:“这药丸有什么药效,你要不要先测试一下?”

“不用测,我知道它有什么用。”

刘鸿远妈妈很是不悦说:”我觉得刘宇挺好的?”

倾城有些无奈尴尬说:“妈,你难道没走发现刘宇的问题吗?他现在的心智各方面感觉更像是六七岁的孩子,这件事情你得好好引导引导,不能让他输在起跑线上?”

刘鸿远妈妈有些不悦:“倾城,你说的轻巧,有本事你来引导?”

倾城本想自己来做这件事,可是有心无力,想把孩子管教引导好不是轻松活:“妈,这件事情我也是有心无力,毕竟他从小一起和你们一起长大,脾气性格已经养成习惯了,你们也是最了解他的,只要上上心应该会好。能问男朋友什么问题”

刘鸿远妈妈看着倾城诚恳态度无奈点了点头说:“以后我尽量的把孩子的脾气性格给捋过来?”

倾城很是尴尬淡淡的说:“嗯嗯,我也尽量得帮助妈,至于能不能成功,那就看孩子的脾气性格了,我反正没有那信心!”

刘鸿远妈妈也不愿继续说课尴尬的说:“行了,就这样吧,你这要走了,自家种的菜到时候你带一些,大概什么时候走,你给我说说,我好做好准备!”

她似乎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一点儿也没有感觉到陆千炼话里话外的挑衅和冒犯。

只要自己不觉得尴尬,就没有人可以让自己尴尬。

陆千炼表示,自己服了。

走出副院长办公室,陆千炼正好和桂思鲁撞了一个满怀。

现在桂思鲁状态好像不太好,自从周佳死后,他整个人也开始变得精神恍惚。

以前院长大人每天都会查房,可现在这样的工作全部交给其他医生,至于406号病房,他是去都不敢去。

没想到在这里遇上了陆千炼,桂思鲁仿佛是见到了鬼一般,下意识的退后两步。

以前看到陆千炼,只认为他是一个不得志的富家长子,性格软弱,只要威逼利诱一下,问男朋友的问题套路就可以搓遍了、揉圆了,尽情的利用。

可最近一段时间发生在陆千炼身上的种种怪事,让桂思鲁对他另眼相看。

这个家伙太过邪性,虽然明知道他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医院,却偏偏没有证据,连自己最忠实的属下周佳之死,桂思鲁都怀疑与他有关。

男人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头,那年轻的脸上,由于没有接触过外界,给人一种很单纯的感觉。

听到对方的话,罗老四笑了笑,然后从袋子里面掏出一盒健脾糕片。

“这个给小侄子拿去走!”

“这怎么好意思,你还是拿去给丹丹姐吃吧!”

瞧见罗老四递过来的东西,男人连连摆手。

“没事,咱们又不是第一次见面,这以后呀,丹丹有啥事需要帮忙的,你也帮帮忙,毕竟我不常在这里。”

刘鸿远妈妈看到倾城没有发表意见继续讲了起来:“倾城,你知道我在杨静的衣服里发现我什么吗?当时我不知道是什么,我就拿着问刘鸿远,刘鸿远告诉我是避孕套,还问我哪里来?倾城,你说一个女人出门随身带着避孕套什么情况?问男友真心话的问题儿子那时候才知道杨静给他带了绿帽子,然后才到外边瞎混!我又不傻,自然也猜到杨静有了在心?”

倾城对于这件事也很是无语了惊讶说:“居然有这样的事情,这妈妈做的也太不负责任了。前两天刘宇跟我聊天,我就一直听刘宇说她带他去见过什么叔叔,哥哥乱七八糟的人,当时我也没多想,以为是工作需要见人很正常,看来是我误会了,没想到还真有这样的女人?”

三婶听后朴实无华的脸上露出气呼呼表情恼怒的说:“什么样的女人都有,反正她从她来了之后就要做生意,三天两头找借口问你爸爸要钱,说今天要进货用钱,明天要交房租,钱都压货里了,每次打电话都是要钱,根本不问问刘宇什么情况了?

还有就是最后生意实在干不下去了,我让把货拉回家,我去处理,可是人交给亲妈处理了,到最后是钱也没有,衣服也没见到?”

关于这一点,肖锋还是知道的,所以这俩地方的人工非常便宜。

“然后我会以铁路公司的名义,联系两位议员。铁路公司那边我会安排提出铁路修建计划,购买土地,雇佣工人,议员会加速项目的审批。最多三个月,这件事就能做成。”

看来李兴凯对这件事很有信心,肖锋皱了皱眉,他可知道哥伦比亚这边政府的德行,办事效率极低。

甚至可以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那种,你想做一件事,还没开始,就会跳出一帮嘴炮反对派,天天跟你扯皮。

而修建两洋铁路这件事,必须问男朋友的问题肯定会有很多亲米国的议员跳出来反对的,但在这李兴凯看来好像这都不是什么难事。

而李兴凯这时就好像是肖锋肚子里的蛔虫,他虽然没说什么,但李兴凯已经猜到了他在担心什么。

“哈哈,那些议员,官员,你都不用太担心,因为他们又很多都是我的客户。就算不是我的客户,我也有的是办法,抓他们的小辫子。”

原来是这样的啊!肖锋笑着点了点头。

罗老师叮嘱完以后请你找几个礼品往山上,上一次你上次和你的见面又过去了几个月了,心心念念的人近在咫尺,他如何不心急呢?

在罗老师走过的时候也碰到了村里的好几个人,不过因为之前过了,你没有正式和租赁人把租赁合同介绍,所以他们都有点不明所以,而那个时候难道还是认出了他,给他打开了山寨的门?

王老师那也是在城里带了好些日子也不是白来的,给那个小师傅丢了一根烟,谢谢啊,我这是来找鱼蛋的,我知道你就是他的未婚夫吧,了解男朋友的50个问题丹丹姐也说了,只要看见你来就要给你开门。

罗老帅在哪之前?还是给担心老百姓的有女的也不知道。他也担心于丹不太顺利,所以提前打个招呼,至于空跑一趟。

而于丹呢,在收到罗老四给她的信以后,就交代了看守寨门的人,说罗老四要来。

对于上一次闹得沸沸扬扬的几个人,守寨门的人也认识罗老四,所以就爽口答应。

如今看到罗老四这么大方,他也毫不吝啬地将于丹交代的事情说出来。

这么一位老人,不管你怎么看待他,他都是值得尊重。

“冯之凡!”

也是这一刻,方寒其实才知道了冯教授的名字。

冯之凡。

很平凡的一个名字,却做着伟大的事情。

“冯之凡教授在我校任教三十余年,教出了很多优秀的学生,冯之凡教授的一生.......”

交大的校长正在上面讲着,突然不远处却传来一声凄厉的嘶喊声。

“爸,妈!”

一位三十五六岁的青年和一位年龄差不多的女人,还带着两个孩子向这边跑来。

凄厉的喊声正是青年发出来的。

两个孩子,一个十岁左右是个男孩,一位五六岁,是个女孩,被这一男一女牵着手,孩子走不快,却被两人生生拽着向前跑。

“爸,妈。”

青年一边跑,一边喊,泪流满面。

“你们怎么就这么去了,也不告诉儿子一声,也让我见你们最后一面啊。”

这个哭声,瞬间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