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算是有自知之明。

徐同道淡淡一笑,没再说什么。

曹欣很漂亮,但也不是现在的他可以染指的。

不仅因为曹欣很漂亮,还因为曹欣的家境挺好的,她几乎每年都来她姑姑曹小梅家来住一段时间,而在徐同道的记忆中,他从没见曹欣穿过旧衣服。

每年来徐家村,她穿的都是新的。

再后来,她每次来徐家村,都是直接自己开车了,徐同道记得好像是一辆红色甲壳虫。

反正远远比他有钱。

“玉珠,时间不早了,你回家做点饭,然后给我们拿过来,今天中午我们就不回家吃饭了。”

徐同道转过脸,对不远处的妹妹吩咐。

葛玉珠答应一声,起身去河边洗了洗手,就快步回家去了。

……

午后,快一点的时候。

徐同道他们几个早就吃过午饭,葛小天也回家去吃饭了,一身黑色连衣裙的曹欣穿着一双胶靴,出人意料地来到徐同道他们这儿。

既然天婵能在这里准备接受传承,那肯定对五煞山脉的了解比自己多太多,所以林逸没有找到办法,也就放弃了,转身去了湖泊的方向,早上醒来白带跟水似的继续去抓鱼。

抓了几条鱼,林逸回到了之前和杨七七驻扎的地方,继续烤鱼。

杨七七看到林逸回来,不好坐享其成,于是问道:“我能帮你做什么呀?要不,我来清理这些鱼吧?”

“没事儿,习惯了,你等着就好。”林逸摇了摇头,熟练的清理起鱼来……

燕京市。

一条香烟,刘天厉很快就干掉了,他已经尽量的控制自己减少了吸烟的数量,但是还是很快的,只剩下了最后一包空烟盒。

刘天厉拿起手机来,正想给郎总打个电话,没想到手中的手机先一步响了起来,让刘天厉惊喜的是,电话就是郎总打来的。

“郎总啊,我正想打电话找你呢!”刘天厉笑着接起了电话来。

“刘总,是不是着急了啊,把钱给我了,怕我跑路?”小纯洁爽朗一笑,问道。

直接轰在这群杜家强者身上。

砰砰砰……

刹那间,这群杜家先天境,宗师境的强者身子就全部爆开。

如气球爆炸一般。

化作漫天血雨,白带像水一样流一大片死无全尸!!!

“我去,我爸他啥时候这么牛逼了?”

巨无霸看到这一幕,瞪大着他那双芝麻豆大的眼睛,一脸震惊不已的表情。

“你以前没看过你父亲出手么?”

这时楚风目光闪烁着精芒对着巨无霸说道。

“没有,这老家伙以前根本只知道吃喝玩乐,比我还浪。”

“我压根不知道他还有这本事。”

“不然我早就让他教我学武了。”

巨无霸撇了撇嘴。

“看来你父亲还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手啊。”

楚风沉声道,其目光注视着这巨天熊。

之前他第一眼看到巨天熊的时候以为对方就是一个普通的胖子。

没想到对方却是一位隐藏的高手。

隔着还有十几米远,她就露出笑脸,问:“哎,你们今天战果怎么样呀?这里虾子很多吗?”

“咦?她怎么来了?”

徐同林循声望去,看见曹欣,惊讶地嘀咕。

葛玉珠是外向的性格,以前也跟曹欣在一起玩过,所以她看见曹欣,马上笑着起身,说:“还不错!阿欣,你是来玩吗?”

曹欣:“嗯,我一个人在我姑姑家,挺无聊的,正好想起我来的时候,看见你们在这里放虾绷,刚刚看见葛小天,突然流了一股水一样的白带问了他,他说你们中午没回家,还在这里,呵呵,所以我就过来玩一下,对了,你们搞到多少虾子了?我能看一下吗?”

说话间,她已经来到徐同道近前,她对徐同道也不陌生,此时就对徐同道盈盈一笑,点点头,露出两个深深的酒窝。

徐同道回以一个淡淡的笑容,并没有跟她攀谈。

曹欣从他面前经过的时候,空气中留下一抹淡淡的香水味,很好闻。

同样没有开腔的还有他弟弟徐同路。

徐同路不仅没有开腔,在曹欣走过去后,还不豫地冷笑一声。

“你也别太着急,总会有办法的,我们先吃点儿东西再说,你饿了吧?”林逸问道。

“恩……有点儿……”杨七七摸了摸瘪瘪的肚,之前是心中担心离不开这里,但是现在被林逸这么一说,她真的有些饿了。

“那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那边的湖中抓点儿鱼回来。”林逸说着,就站起身来,向之前天雷猪指引他的那个湖泊处走去。

杨七七看着林逸离去的背影,一时间心中十分的复杂,也很内疚,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自己对林逸的态度很差,可谓是恩将仇报,可是林逸不计前嫌,每次都在自己最危急的时刻帮助自己,杨七七又不是铁石心肠,怎么可能不感动呢?

林逸自然不知道杨七七已经对他的看法有所改观,在湖里面抓了四五条鱼,然后快速的回到了之前的地方,早上内裤上有水怎么回事将鱼熟练而快速的处理好后,放在干净的地方,凝炼丹火,进行烧烤。

“好了,吃吧。”林逸将烤好的烤鱼大部分都递给了杨七七,自己却是只拿起了一只吃了起来。

“你……怎么就吃一只呀?”杨七七有些不好意思吃独食,于是问道。

……

曹欣和徐同林的对话声音虽然有意压低了,但徐同道还是能隐隐听见,他眉头皱了皱,将手里的虾绷加上饵料,又扔回河中之后,就有意往前走远了些。

他不喜欢被人同情,再说了,如今他重生回来,对未来很有信心,即便他还是和重生前一样,不能去念高中,他也不觉得有多少遗憾。

想学文化,不是只有去学校才能学的。

何况,他即便文化程度不高,但有重生来的信息先知优势,他照样有很多挣钱的机会,未来混的不会比太多人差。

曹欣在这里玩的时间并不长,大半个小时后,就笑着跟大家道别,挥挥手,回去了。

他走不久,徐同道抬头看了看天色,说:“我去县城一趟,小路、玉珠、林子,这些虾绷就交给你们了,到昨天差不多时间,你们就把东西收拾好回家,然后还是和昨天一样,你们把大河虾单独挑出来,分一下大小,然后就拿去镇上卖了!”

“你去县城做什么?”

徐同路皱眉问。

葛玉珠和徐同林也很疑惑。白带像水一样突然涌出来

“等会若是门铃响了,你记得开下门。”

“他们是你今后的伙伴。”

齐志强微微额首。

“好。”

迟疑了一下,他继续道:

“具体有多少人?”

他既然答应成为陈安和的保镖,自然要对这个团队的人数有了解。

陈安和道:

“我不清楚。”

“我一共邀请了四十一人。”

“但能答应的,应该只有十来个。”

“你的接待任务很轻松。”

“或许......”

陈安和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眼中露出一抹异色。

“也并不会轻松。”

陈安和也没有多说。

当年只是在坦克外面坐着被带了一程,想要去里面看看都没可能。

县城同样修建了很多年。

街道虽然比公社的宽了不少,可也宽不到哪里。

整个县城,都是以前那种老式的砖木结构房子。

两三层的都不多,大多数都是政府部门或国营单位,一水的青瓦屋顶,白色石灰勾缝的黑砖墙。

一中就在县城边上。

“爸,你怎么来了?”刘雪刚下课,被门卫通知,以为是大哥来了,没想到是她爹。

这是她上高中以来,刘福旺第一次来学校看她。

以前有刘春来呢。

“喏,两个四季豆包子。这里还有五块钱……”刘福旺从自己包里掏出两个已经被压破,用干净手绢包着,早已凉透的四季豆包子。

刘雪皱起眉头看着老爹,帮他把背上的土拍了,“爸,刘春来之前给了我钱呢。”

“拿着!”刘福旺把钱塞到刘雪手里,转身就走了。

弄得刘雪愣了好一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