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师兄……”

蔡玲莹愕然,不明白曹允卿突然间是怎么了:“要是出口也有禁制,需要合作才能破开呢?我们几个人手太少了啊!”

“加上他们几个也没用!不用说了,我们马上离开!”

曹允卿极为果断或者说独断专行的一挥手,正眼都不看林逸一眼,直接转身离开:“这里暂时进不去,留下也没有意!义!”

蔡玲莹略一思忖,忽然觉得曹允卿做的很对,尽快离开这里,避开剑春派的人,然后回沧澜宗搬兵过来。

现在正是抢时间的时候,想要获得鬼阴大巫的遗迹,就必须要请宗门高手过来才行!

于是蔡玲莹不再多言,只是对林逸微微点头算是招呼,就跟着曹允卿快速离去。

林逸挑挑眉头,同样没想到事情会如此发展,感觉有些虎头蛇尾了……

不过这也是因为禁制打不开,要是真打开了,两边估计马上会有一场火拼!

“大师兄,我们怎么办?要不要试试破解禁制?”

张逸铭看着那片核心区域,心里头痒痒的难以自禁:“要是能进去,那可真的发达了,鬼阴大巫的传承啊!”

方圆连忙过去敲了敲门,娶东北女人的要注意了门很快打开了,开门的还是中年妇女,看到是方圆,连忙说道:“快进来。”

“阿姨,您要帮我扶一下自行车。”

听到方圆这么说,中年妇女连忙出来,帮方圆把自行车扶起来,然后又帮忙把自行车推进院子里。

而中年人这时候已经从屋里出来,看到方圆推着自行车进来,“咦”了一声说道:“买新自行车了?”

“嗯!为了方便带兔子,所以就买了一辆。”

“不错不错,这样可以带多一些。”中年人一边说,一边帮方圆把笼子取下来。

很快六个兔笼取了下来,方圆把自行车扎好。

“看来你那有不少兔子啊?”中年人说道。

“还行吧!有一些。”

“这样,明天你再给我送过来一些。”

“啊!您还要啊?”方圆惊讶的看着中年人。

“怎么,没有那么多了?”

“那倒不是,只是这么多应该够您吃一段时间了吧?”

结果悲哀的发现,自己好像已经被田老头给压榨出惯性了。

以前在田老头的压榨下,东北女的为啥都卖做梦都想多一点时间休息该多好。

可是现在好不容易实现了,还没歇够两个小时,自己倒是先受不了了。

“去八仙宫碰碰运气?”

赵御起身,第一个念头就是去捡漏,有这么一个BUG放着不用,是会遭天谴的。

至于为什么会先想到八仙宫而不是更加适合自己的长乐坊。

赵御的答案很明确,他看见老头就烦!!!

说走就走。

胡乱收拾了一下,主要是检查了自己银行卡中幸存下来的那一万块钱。

一千二百万啊……就这么没了!

出了别墅,赵御一步三晃悠的朝着学校门口走去。

现在已经是六月中旬,逼近学年度考核的关卡,学校的小树林和湖边的小情侣倒是有所减少。

学校门口,赵御刚刚伸手要拦出租车,一辆A4稳稳的停在自己面前。

跟商菲儿的打赌,是她个人问题。薄言不需要知道,秦柏舟也不需要。

见她说的这么认真,秦柏舟也不反对了:“那你就尽力去做,做到最好。哦,对了,我上次给你看的那个我们续约的合同……”

夏思雨签给辉星公司的时候,是她一生中最落魄的时候。她被对家恶意造谣,被不愿潜规则的大佬们打压,东北女人为什么很随便被姜布美之类的人四处谩骂,网友骂她,黑粉撕她,前经纪公司因为续约没谈妥,更是一副任打任骂的雪藏态度。公关?没有的事。

但即使如此,她那时对于刚成立的小小辉星来说,也是最大的咖。

按照土夫子的说法,地下的东西,即便再诡异,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现在的墓葬出现的铭文和墓室内的空气分子数据都显得怪异,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件好事。

一件在空白的文明历史之中,添置色彩的好事……”

赵御头也没抬,还是一心一意的俯身案牍上,解析着那些鸟篆铭文。

“话是这么说的,但是这毕竟是个开先河的事情,由不得大家不小心翼翼。

你能看得懂鸟篆,你给老头子我透个底,你现在对这个墓葬了解多少?”

田子厚坐在下方的一个小马扎上,愁眉苦脸的抬起头看着眼前的赵御。

世上再也见不到比眼前还离奇的景象了。

做师父的委委屈屈的坐在小马扎上,当徒弟的倒是一本正经的坐在案牍的正方。

“是商晚期的墓葬不假,但是却不是帝王陵墓,这一点可以肯定,而且上面记载的事情,比起王朝更替或许更加的离奇。

现在我唯一的猜测就是,这个墓葬的主人应该是商晚期司天监的大祭司这样一个类似的身份!”

有了WEGL黄金联赛在前,游戏展的举办,自然是顺理成章,东北女孩谈恋爱的缺点燕京各大消费行业,更是全力支持,前往燕京会展中心的公交车,都比起以往多了数趟。

一大早的时候,燕京会展中心原本规划的,可以容纳两千多辆的的大型停车场,已经停满了车辆,临近会展中心的几条街道,更是早早就开始堵车。

来自国内各地的游戏迷、动漫迷还有电子游戏爱好者,一大早就蜂拥而来,对于无数人来说,这次可都是一年一次的机会,错过了可就要等下一年了。

“别想了,除非你现在马上能有元婴大圆满的实力!要不然就算撞破头,也就是撞破头而已,什么也改变不了!”

林逸笑着摇摇头,继续说道:“我们也走吧,任务已经完成,找到苏雨墨,马上回宗门汇报此事,接下来就和我们无关了!”

要说鬼阴大巫的传承,林逸真心不怎么在意,能得到是好事,得不到同样无所谓,所以没心思在这里死磕禁制。

曹允卿等人离开,林逸也清楚,肯定是回去沧澜宗找人了,要是自己贪心不足,在这里磨磨蹭蹭,最后被沧澜宗的人堵住,那就完犊子了。

“回去了啊?会不会太可惜了一点?”

张逸铭一脸遗憾,面前的可是传说中的鬼阴大巫遗迹!

多少人多少年都没有找到一点线索,他们才来鬼阴山脉多久?就已经站在了核心区域前面,东北女孩容易追吗真要就此放弃?

心都不会痛的么?!!

林逸当然不会心痛,他现在就是心急,不知道苏雨墨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大家一起出来做任务,林逸希望每个人都能一起回去。

“好。”老曹点了点头,说道:“还有,以后和我说话别您您的,要么叫我老曹,要么就说你。”

“这不好吧?”方圆挠了挠头说。

因为这样很不礼貌,在帝都这个地方,除了长辈对晚辈说话用你,哪怕是同辈,平时说话的时候都是用您。

“有什么不好的,我都愿意,你还担心什么,就这么定了。”

“好吧!那我走了老曹。”

“行,路上慢点。”

“知道。”

从老曹家出来以后,方圆并没有回小旅馆,而是去了鸽子市,当然,在去鸽子市之前,方圆又钻了一次小胡同。

把兔子弄好,然后用麻布罩给罩着,骑着就起来鸽子市。

虽然方圆骑自行车的技术比较好,但是在去往鸽子市的路上还是有几次差点摔倒。

没办法,在城里都是水泥路或者柏油路,骑着当然没问题,但是往鸽子市这边都是土路。

土路也没问题,可是这坑坑洼洼的土路就比较麻烦了。

“去哪?”

车窗落下,一张古灵精怪的脸出现在赵御的面前。

“额……”

看着一脸奸笑的韩小雨,赵御瞬间没有了逛古玩市场的心思。

“没……不准备去哪,就是随便转转。”

赵御说着就要转身,跟这小娘们在一起,说不定会发生什么。

现在的赵御,不但看见老头犯迷糊,看见这丫头,照样迷糊。

“站住!!”

小丫头嗓门依旧。

赵御不得已,在周围路过的人怪异的眼神下,只能乖乖的上车。

“你想干啥?!!”

头疼不已的赵御苦着脸,盯着韩小雨问道。

“没啥啊,你不是闲着没事嘛,正好我也没事,陪陪你!”

韩小雨一脸天真无邪,一双眸子一眨一眨的,煞是可爱。

不过这一副面孔看在赵御的眼中,却完全变了模样。

这丫头在沈家是何等的彪悍,他到现在都是记忆犹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