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男人就这样看着薛洋,让后者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连忙闭上嘴巴。

可是,这个劳斯莱斯的驾驶员仍旧这样看着薛洋,并且一边看着一边朝他走过来。

躺担架上的薛洋再次打了个哆嗦,这货也顾不得装虚弱了,直接坐起来,对着驾驶员抱拳,然后露出一脸贱笑,说道:“大哥,您找哪位?”

这名看起来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驾驶员的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容,然后伸出一只手,扳住了薛洋的肩膀。

薛洋只感觉到对方的手好似铁钳一般,都快要把他的肩膀骨头给钳碎掉了!

“啊!”薛洋一声惨叫:“大哥,大哥,饶我一命啊!快疼死了啊!”

看到他这样被虐,周围愣是没有一个亲戚出手相助。

“多年不来南阳,宵小之辈也猖狂到这种地步了。”

那个其貌不扬的司机冷冷的丢下了一句,抓住薛洋的肩膀,随手一扯!

就像是丢垃圾一般,薛洋整个人都被扯出了好几米!从担架上重重的摔落在地!

说到这里,山本恭子的声音之中透发出一股颇狠的意味:“到那个时候,人人自危,这个国家永远都不得安宁。”

“你还在威胁我?”

听了山本恭子的狠话,苏锐把她的肩膀重重的按在了电梯壁上,脸贴近了对方,这像极了“壁咚”的姿势。

看着苏锐的这个动作,山本恭子高耸的胸前大幅度的起伏了一下!

苏锐冷笑道:“你也知道那是十天以后的事情?”

“是的,十天以后,如果我仍旧杳无音讯,那么华夏就将遭到强烈报复。”山本恭子毫不客气的对视着,又重复了一遍。

“真是天真。”苏锐咧嘴笑起来:“你难道以为,在这十天的时间里面,我还撬不开你的嘴?”

看着苏锐的笑容,弄潮赵国栋仕途简介一贯冷酷如美女毒蛇一般的山本恭子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其实,不用十天,只要给我一天时间,我就能从你嘴里得到你那些手下的所在位置,然后一个一个的铲除掉。”苏锐打了个响指:“在这方面,我可是专家中的专家。”

后者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倒飞而出,摔向十几米外的祠堂!

就在这个时候,狙击枪的枪声再度响起!

陈祖新身在空中,躲无可躲,他的身体之上,再度炸开了一朵艳丽的血花!

苏锐这一撞的力道可谓是极大,让陈祖新把薛家祠堂的牌位都砸倒了一大片!

此时,薛家最重要的地方,已经是一片狼藉!

更不巧的是,在陈祖新落地的时候,还不偏不倚的压碎了几把桌椅!

这其中就有薛家老佛爷屁股底下的那一把!

老佛爷这老胳膊老腿的,根本就没法躲避,被陈祖新压在了身子下面,那简直叫一个惨!

苏锐站在原地,努力压制住因为那一撞而翻腾的气血,拔出手枪,毫不犹豫的瞄准了祠堂内部陈祖新!弄潮主角赵国栋简历扳机已然压了下去!

“苏锐,住手!”苏无限这个时候快步走进来,正好看到了这一幕,不禁喊道:“陈祖新你不能杀!”

“我也问过军师,说这件事情是不是和你商量一下比较好,谁知道军师说,如果和你商量了,那你肯定不会答应,所以……我只能这样先斩后奏了,其实我也很纠结啊。大哥,你应该不会生我气的,对不对?”

邵梓航一边碎碎念,一边坏笑着往饮水机里撒着药粉,哪里有半点抱歉的模样?这货根本就是在等着看好戏呢。

“哎呀,是不是下药下多了?”

邵梓航看着手里已经彻底空了的几个药粉包,挠了挠头,撒的太兴起了,结果一个没留神便过了量:“恐怕这连大象都能给整到疯狂吧?大哥那小身板儿能受得了吗?”

把所有的药粉都用完了,邵梓航也没有了补救的办法,双手合十,在身前晃了晃:“大哥,您老人家多多保重,祝您雄风一展,直到天明。军师说,我们都是为了你好,都是为了你好,你一定不能很我们……”

又碎碎念了几句,邵梓航消除房间内的所有痕迹,而后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弄潮主角结局

…………

此时,苏锐正紧紧搂着山本恭子,朝酒店内部走去。

不过,很快,他就知道原因了。

只见那刀疤脸先是让人放了那个女老板的女儿,然后又把那女老板手里的转让书给撕掉了,最后又依依不舍的把那张欠条交给女老板,道:“算你运气好,遇到贵人了。你那老公是个王八蛋,我劝你还是赶紧离婚吧。”

说完,刀疤脸回到杨云帆旁边,又笑道:“这位小哥,刚才兄弟们不知道你是强哥的朋友,得罪了你,真是不好意思。若是看得起兄弟们,今晚我摆酒,再找两个漂亮小妞,给你接风洗尘,欢迎你来湘潭市。你觉得如何?”

杨云帆笑了一下,却是摇头道:“喝酒就不用了。我倒是没什么。不过,我看你的脸色不大好,眼球也有点发黄。估计肝脏不大好吧。你是不是右上腹部一喝酒就隐隐作疼?”

“咦,你怎么知道的?”那刀疤脸警惕的看着杨云帆,他喝酒确实会肝疼。不过这件事,没几个人知道。

不知道想到什么,刀疤脸顿时一拍脑袋,刚才许强不是说了,眼前这个年轻人是个神医。赵国栋几个女人自己该不会真的得了什么病吧?

苏锐直接无视了山本恭子的仇恨眼光,一把拉起她的手,说道:“已经到了地方,先别装什么贞洁烈女了,接下来要开始享受我们的二人世界了。”

说着,苏锐竟是直接对山本恭子来了一个极为高调的公主抱,就这样抱着她径直来到国安已经专门为他开好的房间之中!

而酒店走廊的摄像头,清楚的把两人的亲昵动作全部都记录了下来!

进入了房间,苏锐把山本恭子直接扔在了床上,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之意,后者的身体也被柔软的床垫给弹的颤了几颤。

“呦呵,这还是一间豪华大床房。”苏锐事先也没来过,只是知道房间号而已。

“很抱歉,既然只有一张床,今天晚上只能我睡床上,你睡地上了。”苏锐一句话又把山本恭子给气的头上冒青烟。

“你到底要怎么样?”山本恭子坐起身来,怒目而视。

可是,在封闭的房间中,她一个女人坐在床上质问一个身手远比她强大太多的男人,这种动作和氛围就连她自己都觉得有些底气不足!

苏无限遥望着那枪声响起的地方:“我可不担心你小叔的安危,我担心别人的安危。”

说着,他便迈步朝薛家大门走去。

苏雨辰甩着马尾辫跟在后面:“大伯,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你的胳膊肘往外拐吗?”

放眼整个苏家,敢这样没大没小的和苏无限讲话的,弄潮尤莲香是什么人恐怕一共也没几人。

“有些人不能死,我本来想让你小叔去和别人过过招练练手,也好能提高一下,但是现在看来,他真的要把别人给弄死了。”苏无限摇了摇头:“杀人,可从来都不是一件太好的事情。”

说着,他的一只脚已经跨进了薛家的大门!

原来,这个有着“妖人”称号的苏家长子,从头到尾都没有担心过苏锐的安危!

他之所以来到这里,却是担心苏锐把别人给错手杀死了!

不得不说,一般人还真的不会像苏无限这样,竟然怀着这种观点。

苏雨辰听了苏锐没事之后,便蹦蹦跳跳的也跟着进了门。

薛家众人就这样看着这两人走了进去,满脸都是尴尬之色。

他们离开的是这样光明正大,甚至东洋考察团副团长小川直毅都看到了两人的背影!

如胶似漆,你侬我侬!

马国基使劲的清了清嗓子,咳嗽了两声,说道:“这个,年轻人做事情都比较着急,一见就钟情,干柴和烈火,好事,好事,这对增进我们华夏与东洋的友谊也是有着极其深远的促进作用。”

在这老家伙的眼底,也有着一丝艳羡的神色。

山本恭子从亮相以来,一直表现的极其冷傲,对任何人都懒得搭理,就像是高高在上的女神,如今,这女神竟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华夏富二代给搞定了,马国基甚至觉得苏锐有那么一点替华夏争光的意思。

小川直毅完全没看出来,这跨国的一男一女来次一夜-情究竟对增进两国友谊能够产生多么深远的影响,不禁暗骂马国基虚伪,不过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山本恭子在华夏遇到了她心仪的男人,自己是不是该对她说一句恭喜呢?

看着那一男一女亲密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了视线之中,小川直毅的脸部肌肉难以控制的在抽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