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疤脸顿时紧张起来。

杨云帆看他神色惶恐,不由继续道:“你这人虽然做事不怎么地道。不过,既然你给我面子,我也提醒你一句,最好去做个全面肝脏检查。如果不出我所料,你再这样发展下去,很快就恶化成肝癌。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什么?肝癌!”

癌症的威力的是巨大的,一听自己可能得癌症,那刀疤脸的脸色瞬间大变。什么都不说了,急急忙忙往外面跑去。上了车就直接往医院方向开。

刀疤脸手下的小弟们互相看了对方一眼,老大都走了,自己等人还呆在这里做什么?也都纷纷离开。

都怪她贪心,为了一个新出的限量版包包,就答应了宁杰的要求。

可是,那个包包,以她的零花钱,根本就无力买那个包包。

“走吧。”

瞪了一眼闺蜜,不想扫兴的李雪儿带着男孩向外走去。

没有那些小说中狗屎运一般地和对方撞见,继而演绎出颠荡起伏的对峙情节,周安安跟随对方一路走出酒吧,除了路过的那些男人恶心的目光,什么事都没发生。

世界,还是很美好的嘛。

“咱们去别的酒吧看看吗?我知道有一家酒吧不错,很安静的。”

走出酒吧门口,李雪儿抱歉地对男孩说道。

第一个地方,就有了不愉快的经历,这个很不好。

“不用了,带我去找点好吃的就行。”

见识了点鹏城的酒吧文化,周安安觉得没必要呆在这种地方。

喝酒了的男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周安安觉得以李雪儿的姿色,在这些地方可不太安全。

就是他自己,平时不碰酒,碰了酒之后会发生什么,周安安也保证不了。

赵旭转过身体,娇气包将老婆李晴晴轻拥在怀中,劝慰道:“晴晴,其实每个人都可以很快乐的生活。这所以不开心,不快乐,是因为总是庸人自扰。想得到的东西太多,而失去了最初的本心。可这就是生活,酸、甜、苦、辣,才能编织出人生。”

李晴晴握起粉拳,轻轻锤打在赵旭的胸膛上,娇嗔着说道:“好啦!你又在给我摆大道理了。等你儿子出来,讲给你两个儿子听吧?”

这时,门口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赵旭急忙松开老婆李晴晴,两人回头一瞧,只见李妙妙和鲁玉琪这两丫头站在门口,咯咯咯地笑着。

“姐!你们继续,我和小琪就是出来透透空气。”李妙妙笑嘻嘻地说。

李晴晴面现羞赧的神色,眼神中透露着幽怨的神色,瞥了赵旭一眼。

赵旭落落大方牵起老婆李晴晴柔荑般的纤手,向着屋子走了过去。

在经过小姨子李妙妙和鲁玉琪两人的身边时,赵旭对两人说:“外面的空气很新鲜,你们多呼吸呼吸!”说完,“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一夜安静地度过,一大早醒来的周安安看着脚下的车水马龙,心里升起万般豪情。

今日,就是他成为亿万富翁的起点。

“一起吃早餐啊。”

“好的,我马上下来。”

刚洗漱着的周安安接到妹子的电话,加快了洗刷刷的速度。

鹏城的五星级酒店,餐厅的食物自然是丰富的。

周安安和李雪儿在餐厅门口碰面,进门的时候在点餐区停留了一会儿,娇气落落在七零快速点好几样食物,就走到了位置上。

“吃完饭,我带你过关。到时候先去银行,等你办完事,咱们再去逛港岛。”

吃着早餐,李雪儿说了一下今天的行程安排。

“谢谢。”

周安安拿起豆浆,以豆浆代酒感谢了对方一下。

虽然是元旦假期,但是如今的国民消费水平还没有十多年后那么夸张,过关入港岛的游客并不是很多。

只是等候了半个小时,周安安就踏上了前往港岛市中心的电车。

而看那个司机模样的中年男人,似乎完全跟没事人一般,都没有看其他的薛家成员一眼,迈着稳健的步伐,走进了薛家大院。

门外的薛家众人,他们的心情几乎都和薛坦志一样,苦涩的无法形容。

…………

当枪声响起之前,陈祖新就已经从苏锐的表情之中感觉到了不妙,他想都没想,身形再度翻腾而起,几乎都要在空中留下残影了!

能够在这种时代拥有这种身手,实在是极为难得了。

可惜的是,苏锐的那一句话并没有说错——这是热武器的时代。快穿女配是个娇气包

黑蛇、不,白蛇真的是个优秀的狙击手,天赋极佳,第一次的失手和第二次的犹豫让他在深以为耻的同时,也终于能够对陈祖新的动作进行预判了!

在他的眼中,陈祖新根本就不是个有血有肉的人,而是个最简单最直观的的移动靶——虽然这靶子的移动速度着实快了点儿。

实际上,这一次并不是一声枪响,而是接连三声连起来的!

白蛇的三发子弹,分别占据了三个位置!

“啥?强哥,林姐有事找我帮忙?嘿,说啥帮忙啊。林姐,有事直接吩咐就行啊!”

说完,刀疤兴奋无比。

然后对着手下的小弟一挥手道:“听到没!还愣着做什么,先把这小子扔出去,然后咱们再去办林姐干活!”

“是!”众位小弟也都精神奕奕。跟着林姐混,那地位顿时是水涨船高!

“咦!”不过,那许强眼睛一瞥,忽然间感觉一旁刀疤要对付的小子有点眼熟。

“你不是那个……那个,神医啊!”

话一出口,许强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过来,哈哈大笑道:“神医啊。我可找到你了!没想到,能在这里跟你见面啊。”

看着刀疤脸手下那群人莫名其妙的脸色,许强先是走过去,每个人都揍了一个暴栗,饕餮娇气包在七零在对方的痛哭之下,嚷道:“瞎了你们的狗眼。怎么得罪到我这位神医朋友了?”

“神医朋友?”

刀疤脸更加奇怪了。他跟许强很熟悉,从来没听过许强还认识神医。

而且,眼前这个土鳖,怎么看也不像神医吧。

尽管那来势汹汹的狙击枪子弹没伤到骨头,但是现在的陈祖新还是觉得疼痛难忍,虽然能够站立,但也是勉力支撑!

毕竟小腿的肌腱控制着脚步的活动,现在的他有那么一大块肌肉都被打碎了,脚步自然不灵光了!

武学宗师又怎样?还是没法和子弹硬抗!那些肌肉已经化成了碎片,溅射的到处都是!

陈祖新落地之后,看着那人不人鬼不鬼的小腿,心中骇然!

在这之前,他绝对不会想到,这个看起来丝毫不起眼的年轻人竟然能够把自己逼到这个程度!

薛家老佛爷已经回到了祠堂内部,她远远的看到了陈祖新受伤的样子,简直震惊到了极点。那被炸碎了的血肉,极大的刺激到了这位老太婆的神经!

可,这还只是开始!

就在陈祖新还未站稳的时候,一道乌光已然撕裂了空间,无声的杀到了他的身前!

陈祖新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受伤的小腿上,因此,当他眼角的余光瞥见了那道杀气腾腾的乌光之时,女生娇气包是什么意思已经……有些晚了。

他虽然已经可以模糊的判断出来陈祖新的躲避速度,但是却无法预判对方的方向,只有采取这种办法!

在这种时候,白蛇展现出一个顶级狙击手所能拥有的所有素养!

在射出了三发子弹之后,他只是换了一下气,扳机又是连续扣了三下!

陈祖新感觉到了巨大的威胁,这是他自出道以来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感觉!

人在空中,他已经无法再进行任何动作的改变,只能等落地之后再行躲避了!

但是,苏锐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白蛇也不会。

那六发子弹,终于有一发在陈祖新的身上炸开了血花!

陈祖新的身体旋转着落地,在落地的时候踉跄了两步。

白蛇的狙击枪子弹并没有击中要害,而是打碎了陈祖新的小腿肌肉!

不可否认的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可以凭借天赋异禀的超能力来躲避子弹,但是,面对密集的火力攻击,抑或是面对顶级的狙击手,这种躲避的成功率无限接近于零。

陈祖新就是属于这种情况,他能躲得过第一次第二次,但是到了第三次,白蛇就没有再给他这样的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