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开的厚厚的笔记本差不多翻到了最后,上面记录的内容印入金锋眼瞳,让金锋眼皮狠狠抽动。

怔立两秒,金锋下定了决心。

往后退了两步弯腰从破旧的地毯上扯下一小块套在手上,轻轻探手挪开老象牙做的十字架驱魔书签,翻开这本凝萃了Michael大宗师毕生心血的笔记本。

地毯上沾着Michael的气息,这样做也掩盖住自己的味道。

当第一页翻开的时候,金锋忍不住身子猛地一抽。一股热血直飙脑门,双眼充血,青筋根根凸起,血脉爆然,神魂出窍。

“大鼎!”

书的第一页上,赫然就是大鼎。

书中的大鼎巍峨雄阔,满屏的苍凉和霸气喷薄而出,烫得金锋全身都在颤栗。

大鼎上的纹饰花纹、花鸟鱼虫飞禽异兽径自和真大鼎有八分的相像。残缺的错误在大鼎那繁奥古朴的文字上。

翻过第二页,则是大鼎的详细图解。

这些图片大都不完整,部分图案都是凭借Michael自己的记忆画出来的。

“可景梨妹妹的外表就是很清纯妹系嘛,还总喜欢哭,多惹人怜爱啊!”

“没错,相比而言,顾大才女的气场更加强大,她的美貌也超有侵略性,身材也很顶,丝袜高跟鞋一穿,超有姐姐的范儿。”

“这样一看,景梨妹妹果然和清歌姐姐很有cp感呢!”

“本来就是嘛,杨景梨那干啥啥不行的干饭人形象,而且还是初中毕业的村花,和顾清歌什么乐器随便学学就精通的超级天才形象,还是时尚品味极佳的高材生,不是很互补么?”

“歌歌就是太温柔善良了,明明自己都这么强了,还保护如此柔弱可爱的景梨妹妹!”

由于《创造101》这个女团综艺节目的魔鬼剪辑,杨景梨大概就是个“我弱我有理的爱哭鬼”形象,卫聂囚by紫漠青冢讨厌的人可多了,偏偏人气却这么恐怖,实在令人费解。

实际上杨景梨当然不是这种人,但节目组把她剪成这样,自然有他们的道理。

若是《创造101》没有这只极具争议性的“锦鲤”,它的热度也不可能这么高。

然而,对于徐千又的急忙劝说,姜星河却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态度,笑着道:“千又,这个不是面子不面子的问题,我今天是在教导夏树如何做人,不给他点教训长长记性,恐怕日后必吃大亏!”

“对于他打扰咱们约会一事,其实还好了,我是为了他的未落着想,你 可明白?”

说完,姜星河靠近夏树身边,低语威吓道:“夏树!你几斤几两,你心里没点逼数吗?你还想挑战我?可能不嘛?!”

夏树不以为然地摇着脑袋你,冷冷道:“姜星河!你今天有点过于狂妄了额!你真以为自己不可一世吗?我夏树有一万种办法整死你,也不过分分钟的事!”

日鑫集团集团的公子哥?

七昕药业的首席执行官?

很了不起吗?瓶邪扭曲紫漠青冢

在我夏树眼里,屁都不是。

我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你,我因为我夏树大度,不愿意给你一般见识。

可并不代表我没有底线!

姜星河听到夏树的回话后,突然放声大笑咯起来:“哈哈哈哈……是吗?我没有听错吧,你特么一个窝囊废,你有一万种办法整死我?到底是谁给你的勇气,居然能让你说出这种令人耻笑的鬼话?你怕不是想笑死我吧?”

这让林凡也无可奈何。

毕竟,老酒鬼并不是抠门,不想传授的,而是自己不符合罢了。

一念至此,林凡沉声道:“老酒鬼,你帮我护法,我研究一下这两本功法!”

话说完,林凡开始搜索起脑中的功法!

见到那上天入地,惟我独尊的开篇介绍之后,一心早已波澜不惊的心,此刻突然的激动起来。

上天入地,唯我独尊,可不就是他一直想要追求的梦想吗?

如今获得这本叫做玄天总纲的功法便致力于将修炼者培养成这样的强者。

怎么能让林凡不兴奋呢?

此刻,陷入修炼的林凡,并不知道,因为他的行为,让武神殿彻底的盯上了他。

如果说,林凡之前在武神殿的面前只不过算得上是个蝼蚁。重生秦时明月

要不是,古云长担心进入东域,会遭受到凶兽的伏击,他早就将林凡和他的祖国撵为齑粉了。

怎么可能任由林凡在哪里蹦跶。

可,现在武神殿发现,要是继续不理会林凡,那么这个家伙恐怖指不定还能惹出什么麻烦来。

最关键的是,林凡这个人,已经有了他们武神殿心动的东西了。

那便是,林凡此刻所拥有的玄天总纲和九转玄功!

这两种功法,哪怕是古云长都眼红了好久,没有积分去购买。

“掠夺虚无城改名为炎夏,你他妈也真的敢想啊!”

见到老酒鬼也对自己的行为,表示震惊之后,林凡此刻也不再这个问题上啰嗦起来。

他强撑着身体,缓缓说道:“现在说这些没用了,你说我的积分会不会被清零?”

“刚刚我可查看了我的积分,那可是足足有几百万呢。”

“这要是没了,我可得哭死!”

“多少?几百万?”老酒鬼也被林凡报出的数字吓了一跳。

几百万的积分,那可真的不是一笔小数目啊。

他的价值对于林凡这个筑基期来说,几乎是无价之宝!穿越秦时明月之我是妖

拿着这个几百万的积分,林凡绝对可以笑傲整个最底层的虚神界!

可,现在他和林凡都遭到了虚神界的驱逐,三个月内也没办法去查看积分到底在不在。

再者,老酒鬼也可不敢在这个时间,让林凡前往虚神界。

毕竟,虚神界已经饶恕一次,如果现在再敢上去的话,估摸着等待他们的便是抹杀。

毕竟就国王两个儿子,除了沙莱王子,只能是伊格。

国王摇摇头:“暂时先空着吧。”

沙莱王子听到这里后,顿时就急了。

剥夺他王储之位是什么意思?就是剥夺他沙莱继承人的位置啊!

“爸,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真的知道错了!”沙莱王子带着哭腔连忙求饶。

“我若是不剥夺你王储的位置,明天王宫外聚集的就不是几百号人,而是几万号人了!”沙莱国王气怒喝道。

沙莱国王的怒喝声传遍书房,沙莱王子被吓得都不敢再说话了。

“给我滚出去,好好地反省!”国王厉声呵斥。

“是!”

沙莱王子只能点头,然后悻悻转身离开。

他走后,一名西装笔挺,带着贵族气息的中年男子,匆匆走进书房。

“国王。”西装男子鞠了一躬。

“就是沙莱的新闻,是你在负责吧?”沙莱国王冷声询问。

“是的。”国王点点头。

一念至此!

老酒鬼沉声道:“我估摸着,应该会在,毕竟你被抽回现实世界的时候,卫聂《师哥回家》他听到那个创始大神让你好好修炼,既然让你好好修炼,他应该不会抹平你的积分,只是你下一次再去的时候,可千万不能如这一次这样的疯狂了。”

林凡点了点头,他何尝不明白老酒鬼话中的含义呢。

更何况,他自己也知道,这一次他做的有点过分了。

“放心吧,我明白的,这一次我似乎获得了两本功法,老酒鬼你认为我该不该学?”

想清楚自己这一次被驱逐的主要怪自己之后的林凡,便不再纠结被虚神界驱逐的事情,反而询问起那两本功法的事情。

可,就在林凡此话问出之后,林凡敏锐的发现,老酒鬼的脸上,明显不自然的抽了抽。

而且他那看向自己的眼眸,好像是幽怨!

不知多久,老酒鬼叹息一声道:“老子当初要是能获得这两本功法的话,我他妈不能给古云长打出屎来?”

“嗯?这么屌?”林凡也有些意外,老酒鬼这个渡劫期的大佬,竟然也会对这两本功法有着这么高的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