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就是随口的一句话,没想到张林生居然脸一红,支支吾吾的几下:“也,也没去哪儿,就,就在家的。”

陈诺眯眼看了看自己的这位便宜师兄,本想多问两句,但是碍于孙可可在边上,不好方便多问……

嗯,万一张林生同志嘴拙,不小心说出什么老婆来,翻船了算谁的?

忍下了心中的好奇……其实陈诺也就是想八卦一下,林生同学的感情纠纷到底怎么样了。

那天磊哥带张林生喝完酒,磊哥后来打电话和陈诺交代了事情的经过。

陈诺倒是觉得这个家伙应该是找到答案了。

但之后怎么发展,其实陈诺也有点想听听八卦。

张林生从车篓子里提出了个水果篮,还有身上的一个单肩包里,用报纸包着两条金陵烟。

拿着,就跟了陈诺三人一起进了酒店上楼。

回到了包间,大人们已经打完了牌,坐在那儿喝茶聊天。

宋阿姨今天吃药了,精神很不错,聊的开心的时候,冷不丁的还说两句俏皮话,倒是一屋子欢乐的气氛。

卡佳现在在滨城也买了房,就在滨海路上的一个高端小区,名厨制造每次分红,肖锋都没少了她那份,大根控的微博再加上她那个网店,现在做的可是风生水起,每个月的收入都有几十万,所以买套大房子,对她而言根本都不算事。

肖锋还是第一次参观卡佳的家,这是唯一海边山上的一座小高层,卡佳买的房子在顶楼,送了一层阁楼的跃层,花了大几百万,装修的很豪华,看得出卡佳也很喜欢这个家。

“怎么?有什么事,不能等明天再说?”

参观完了卡佳的新家,肖锋笑着问卡佳到,卡佳给他端来了一些饮料,和小吃,然后坐在他面前,神色很是严肃。

“今天下午的时候,我收到了新开发区那边招商办工作人员的电话,他们一个劲的追问我,到底什么时候过去和他们签合同,在他们那边投资建厂。我索性就直接和他们说了,你们这地价这么便宜,是不是有什么问题,结果他们也没瞒着我,和我说了。。。”

卡佳说到这,肖锋也坐直了身体,此前他就觉得新开发区那边报价有问题,但像不太明白,索性也就没管,没想到现在他们竟然主动打电话上门,男军钙片微博这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让她去提辆劳斯莱斯吧,那个吉普车,我们四个刚好坐得下。”

“为什么是四个,还有我呢?”

“不用算我,我要回沪市,那边有点事儿。”

耳麦里乱糟糟一片,林凝看了眼手机,开口说道。

“咦,林凝说话啦,你刚刚一直不说话,还以为你吓傻了呢。”

“我有那么弱么,刚在想事情。对了,晚上去我那打水球,沙依最近有点欠收拾。”

“同意。”

“好。”

“打水球?”

“这小胖子怎么还在?伊莉莎,你带的人,你处理。”

“那就回沪市吧,改天再来也一样。”

一起来的,自然要一起回去,唐雯佳的提议,没人反对。

降落点,褪去伞包的两拨人,泾渭分明。

形影单只的钱朵朵,有些不好意思的抽了抽鼻子。

即便有穿纸尿裤,但该有的味儿还是有的。

“我去收拾下。”

“什么江湖守护者,这是个多自恋的称呼啊,我可从来都不这么认为。”秦史黄这一次倒是没有再否认,而是说道

:“就是一群闲的发慌、想要找点事情做的人而已。”

苏锐咧嘴一笑:“高风亮节秦史黄。”

秦史黄点了根烟,军裤裆的味道的微博眯着小眼睛,两撇小胡子一抖一抖的:“我不是什么高风亮节的守护者,我就是个渔民,偶尔还会想着什么时候能把我家那个黄脸婆给变成悠然仙子。”

苏锐闻言,脸上满是黑线:“老秦,你要这么说,咱俩的交情可就没了啊。”

“你看,你还说你和李悠然之间没有一腿?”秦史黄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

“肯定没有,半条腿也没有。”苏锐没好气地说道。

秦史黄一边抽着烟,一边笑着开着船,显得心情不错。

“对了,你们这群江湖守护者,究竟有多少人啊?”苏锐问道。

他还想着如果能把这些高手给集结起来,那么得是一股多么恐怖的力量!

“不知道。”秦史黄说道:“老的老,死的死,可能一共也没几个了。”

“快看,那是千岛湖,我学华文课的时候,有记笔记呢,好漂亮啊。”

耳边是沙依轻快活泼的叫喊,这个整天开开心心的小公主,似乎除了腿短,没有一点烦恼。

“给你们猜个迷,五百个女人洗澡,猜一景。”

必须承认,这个刚刚还炫耀纸尿裤和护翼的小胖子,脸皮是真的厚。

“别理他,这小胖子一肚子坏水。”

最先反应过来的唐雯佳,淡淡道。

“恩,不理他。我饿啦,我们等下去哪吃好吃哒?”

“这儿我熟,西湖国宾吧,他家的宋嫂鱼羹,龙井虾仁还不错。凸起的篮球裤微博”

“林凝那架飞机能过去么?”

“过不去,跳伞俱乐部有专车,很方便。”

“我才不要坐那些专车,脏死啦。”

“就你事儿多。”

“哼,我给阿伊莎发信息,她查了最近的4S店,是阿斯顿马丁。”

“车头丑死,要什么没什么,就剩情怀了。”

说着,还是把钱递了过去。

假和尚战战兢兢的接过钱,自己先数了一遍,然后扣扣索索从自己的袖子里摸了摸,摸出一个小小的东西来。

陈诺接过看了一眼,乐了。

这不就是个石头雕的小貔貅么。

石头就是普通的石头。

雕工也是粗劣的很。

这玩意儿,扔到夫子庙去,五百块钱能买两打还富余。

“就这?”

“就这啊。”假和尚哭丧着脸:“这真的是我亲手制作的。”

说着,他伸出左手来,拇指上果然还贴了个创口贴:“我雕的时候,手指都划伤了呢。”

陈诺细细的看了看,这人的手指上果然骨节粗大,而且有几处明显都是之前留下的划痕划伤的旧疤,倒是一个老雕刻的。

“玩儿雕刻多少年了?”

“三五年了。”

“三五年了还雕的这么丑。”

“……”

卧槽,你买就买,不带这么骂人的啊!

苏锐的表情立刻变得有些精彩了:“这……你说什么?18cm澡堂微博”

“反正吧,我只是负责把你送到钟阳山脚下,至于剩下的事情,你自己搞。”秦史黄拍了拍苏锐的肩膀。

苏锐深深的看了一眼对方:“老秦,江湖事,江湖了,这句话有问题吗?”

“江湖事,江湖了。”秦史黄咀嚼着这句话,随后把嘴里的烟头随手扔到了嘉川江里:“呵呵,我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

苏锐挑了挑眉毛:“你在冷笑?”

“嗯,护身符肯定不白给吧。”

“呃,这个……”

“说吧,多少钱。”

“……八……六……五……五百!”

原本想喊八百的,但是眼看这个小子的眼神,假和尚顿时改口,从八说到五,这位小爷的眼神才稍微不难么锋利了。

“五百!就五百!我这护身符,可是我亲手制作的,还在菩萨和三清道尊面前开了光的!五百给你,你绝对不亏的!”

“你家菩萨和三清道尊一起合作给人开光啊?”陈诺皱眉看这人。

“呃……”这人干脆闭上了嘴巴。

这事情透着就是那么离奇古怪。

这人眼看确实不像是做局的……但要说是江湖骗子,蒙准了,就这么巧,说中了孙可可最近的遭遇,这确实有点古怪。

陈诺略一想,直接就从钱包里数出了五百块钱,递给了假和尚。

“啊,陈诺!”身后的孙可可一惊:“你干什么啊?五百块钱呢!”

陈诺摇头,回头看孙可可:“总觉得你最近是有点不对劲,买个安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