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东西罚钱不说,还在乡里面搞一些不是人事的事情。

东北这边的农村,有一种说法叫做传宗接代,要是家里面没有一个跟主家姓的男孩,那就不是传宗接代。

生孩子,一定要生出来带把的,不是带把的,地分得都少。

如果说是男孩子,村子里面给的地是一公顷半,如果是女孩子,地是六分,也就是零点六公顷。

无论是从传宗接代的方面,还是从土地的方面,生男孩子,是东北这边农村的一种流行趋势。

所以呢!在计划生育刚刚开始实行的时候,白忠伟得罪了很大一批人。

计划生育不抓不行,那是国家下达的强制性命令,必须要坚决完成国家给予的任务。

抓吧!得罪人。因为计划生育的事情,白忠伟在宏克力乡得罪了相当大一批人。

特别是那些个想要生二胎被抓住,弄到医院当中流产和超生被罚款的家庭,他们都恨白忠伟。

不光是计划生育方面,还有下葬问题。

很早以前,看着镜子里狼狈的自己宏克力乡这边都是土葬,自己家这边都有坟地。

张文奇虽然害怕,但没林田害怕,林田是天然的恐惧。

林田咬了咬牙,决定蛇群一攻击,他就一点不留手,发出自己最厉害的攻击,把可恶的蛇全给消灭。

战胜恐惧的方法,就是消灭恐惧的根源。

让他意外的是,蛇群没有攻击他们,而是围绕着他们两个人跳起了舞来,看上去好像在欢迎他们一样。

张文奇战战兢兢地说道:“它们好像没有敌意,不像是想攻击,是在欢迎我们吗?”

林田话都不想说,咬咬牙关,闭上眼睛,不想看这些蛇的样子。

闭上眼睛后,依然感觉蛇群的存在,在他脑海里吐着信子跳着舞,挥之不去的感觉。

好不容易等到这一首曲子弹奏完之后,音乐声戛然而止,林田感觉自己好像受刑了一样,浑身冷汗。

蛇群开始动了,簇拥他们两个,朝着广目天王走去。

走近,才看到广目天王的样子。

他的五官长得跟刚才的持国天王差不多,不过他们两个神色不太一样。我对着镜子哭

震撼!仓惶!

不可思议导致目瞪口呆!

每一个人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正在做梦,而且是一个可怕的噩梦!

两个金丹后期巅峰和三个金丹大圆满的高手,其中一个甚至已经触摸到了元婴期的门槛,是货真价实的半步元婴期!

就这样的阵容,别说是对付一个金丹初期的小家伙了,哪怕是元婴初期的武者,也未必没有一战之力啊!

反过来说,元婴期的武者,想要杀掉这五个人,恐怕也不是轻易能办到,更不用说是手脚不动,说话间就秒杀了五人!

这种杀人于无形的手段,才是令人胆寒的真正原因!

未知,代表的就是最深沉的恐惧!

在场最不敢置信的其实是苏雨墨,林逸这一手,真的吓到她了!

夏极霸狼也是金丹大圆满,实力还不如五虎中的大首领,却在擂台上和林逸打了个旗鼓相当,最后虽然败北,林逸也差不多到了脱力的地步。

如果那时候林逸是隐藏了实力,岂不是代表着她和林逸交手的时候,其实也随时处于可能被秒杀的状态下?

“是!”孟同和李政明急忙一左一右堵到了林逸两边,孟觉光大步走进洞府开始亲自搜查。而林逸这个当事人。对此似乎也没什么不满的意思,就这么站在一旁云淡风轻地看着。

孟觉光扫了一圈。洞府内空空旷旷,有点什么东西都是尽收眼底,其实根本就不用搜查就能知道,歌词看着镜子自己好憔悴但确实就如孟同二人所说。根本就找不到“贼赃”。

不应该啊,早就安排好的东西,怎么可能没有?洞府也就这么点大,连藏块灵玉的地方都难找,想要搜点什么东西出来那应该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啊!

孟觉光心中生疑,扭头看到门口林逸云淡风轻的神色,突然心中一动。原来如此!这小子肯定是想了什么办法把灵玉藏在身上了,所以才敢这么有恃无恐!

“你们俩给我搜他身!”孟觉光一脸狞笑。

他已经猜到了原委,想必是林逸这小子刚才回来发现灵玉之后,心知不妙所以想了个办法藏在自己身上。这种时候竟然还能装得这么镇定,这小子倒也算是一个人才,只可惜姜还是老的辣啊!

但是,国家开始要求人们火葬以后,白忠伟这边就按照国家规定实行起来。

哪家死人了以后,必须要按照国家的规定进行火葬。火葬场远,宏克力乡的拖拉机免费给拉过去,火化以后再把骨灰拉回来。

白忠伟是按照国家要求去做的,可是,乡里面的老百姓却是认为所有的事情都是白忠伟搞出来的,看着狼狈的自己所以,别看白忠伟是宏克力乡土生土长的,前些年却很是不受人待见。

也就是近几年,白忠伟领宏克力乡的人们走上了致富路,才让人们明白过来,白忠伟真的是一个好乡长。

三年前,整个宏克力乡的富裕户只有那么小猫两三只,整个宏克力乡连十台电视机都没有,有的村子里面,整个村子就有那么几台用电池听的半导体。

一些村子连电都没有通,哪怕是通电的村子,隔三差五也会进行停电。

现在宏克力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这个时候,哪个村子当中都有那么十几家有电视机等家用电器的,就是最为偏远的地方,都在乡政府的努力下,通上了电,实现了乡里面村村通电。

不过真有类似的武者过来找麻烦,林逸想要干死依然轻松加愉快!

“好吧……你要是投降,我们当然也会跟着一起投降!”

苏雨墨微微撇了撇嘴,眼波流转下,目光投向了剩下的那些五虎寨喽啰:“他们怎么办?领头的都死了,好像准备逃跑呢!”

“第一次放过他们,结果怎样?你说我们还应该给他们第二次机会么?”

林逸嘴角一勾,不置可否的笑道:“你们觉得怎么样?”

“杀了他们!”

李英健率先大喝,红着眼睛就挺剑冲了出去!

第一次就是他做出了放人的决定,看着镜中憔悴的自己结果晚上就差点令队伍全军覆没,若是没有林逸的大发神威,现在谁死谁活真的要两说!

“司马……司马逸……这才是你真正的实力么?”

苏雨墨回过神来,忍不住开口询问:“你在选拔挑战的时候,隐藏了实力?”

虽然明知道林逸多半不会回答,可苏雨墨还是要问,不问的话,就如鲠在喉,实在是不吐不快!

而苏雨墨的问题,也代表了剑春派的那些弟子,所以他们也眼巴巴的看着林逸,想要从他口中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

“你想太多了……这是一个毒修的禁招,使用一次代价非常大,甚至比这五个家伙的性命更重要,用来干掉他们,我还觉得亏得慌……”

林逸面上露出一丝苦笑,略一耸肩道:“底牌用掉了,要是还有这样的敌人,我要第一个投降才行了。”

苏雨墨半信半疑,不过心中总算是松了口气。

这样的解释才合理,要是这种秒杀一片的诡异杀招可以当做常规武力使用,谁还是林逸的对手?

而且,林逸是毒修的消息也不意外,在场的很多人都听说过。

当然,林逸虽然没有所实话,但也不是完全撒谎,这一次全力动用元神中的神识力量,消耗略微有些大,想要恢复确实需要一些时间。

虚空生物一声惨烈的叫喊声中,直接撕裂了空间夹层,回归了虚空当中。

轰轰轰……

他所带来的虚空飓风,使得这里的恒星系已经受到了极大的影响,这一个恒星系的毁灭在所难免。

一些行星已经出现了裂缝,有的行星脱离了轨道。

“方川,今日多谢你的帮忙,如果没有天道跟虚空的力量湮灭,我不可能打开这个秘境,等我下一次出来,必杀你!”

那斗篷人说着,化成了一道光,冲入了他们之前激荡出来的湮灭中心的裂缝当中。

一眨眼,他也消失了。

“走了?”

方川神识立即蔓延出来,果然,这里只剩下了一个几乎要毁灭的恒星系。

他们的实力很强,就算恒星爆炸,也不可能杀死他们。

不过,方川已经知道,这是一个拥有着生命的恒星系,一旦爆炸,这个比太阳系还要发达的星系,恐怕就要灭亡。

他来不及去思考,之前那个人究竟是谁,但他明白,一定是那个人让他来到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