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泰妍没好气的开口。

“没做,都没机会做,宿舍里都是人,一会随便买一块给他吧。”

“要不,一会回去我帮你打掩护啊?就说我要做?”

金泰妍眼睛一亮,看着她又有点犹豫。

“可是你要怎么解释?”

“哎,这个不用担心的,我那个和你同名亲故是最好的挡箭牌。”林允儿拍拍自己的小胸脯。

“恩,可是他和西卡,你不怕?”

“西卡欧尼不是有行程啊?”

“哦,对哦,就这样办。”金泰妍用力的拍了下手掌。

。。。。。。

朴太衍皱着眉头走进家门,嘴里抿着的巧克力是吐也不好咽下去也不好,这是泰妍亲手做的,可是你这存原味,还有点焦糊的算什么,难道做好后不用自己试吃一下的嘛。

“哦尼酱,咦,怎么就这一点巧克力啊。”

“你欧尼做的,要不要尝尝?别人送的都给她带回去了。”

朴太衍直接把手上的巧克力递给她。

兔妖在擂台下看到此景,觉得非常解气。

“真不知道这个李岛主究竟是从哪里来的自信,他竟然敢对大人口出狂言,要是把太阳神殿全体调来,半个小时就能把整个叶普岛给夷为平地!”兔妖愤愤不平地说道。

军师轻笑着,穿越原始兽夫不好惹点了点头。

她的美眸望着擂台,把那个傲然而立的身影收入眼底,轻声地自言自语:“重新又见到了血性的你,还挺迷人的呢。”

而小尼姑慎语已经在一旁跳了起来!

她早就激动的不行了!

“这个李岛

主真的很讨厌,希望背摔大叔能够好好地虐一虐他!”慎语也是个直来直去的性子,刚刚一直憋着自己的脾气来着。

她的师叔云雨,正在一旁看着这个小姑娘,轻轻笑了笑,随后眼底闪过了一抹黯然的伤感。

自己是看着慎语长大的,但是,好像,离别就在不久之后了。

然而,慎语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慎语,这次的比武过后,你到我的房间里来,我有事情要和你说。”云雨说道:“很重要的事情。”

对于林雪嫣的存在,现在炎夏佣兵团的人,已经彻底认可了对方的存在。

毕竟,在这一次横穿密林中,如果他们要是没有林雪嫣的指路,说不定早就化作凶兽的口粮了。

也不知道这老天爷搞什么鬼,原本汇聚在上界的凶兽,此刻竟然大多数强大的凶手都被安排在了东域内!

当然这个解释可能不是很标准,林凡更倾向于整个东域都埋在了密林之中。

而东林国只不过是密林中一处小小的人类聚集地罢了!穿越原始社会嫁给野人

要知道,哪怕是地球的卫星,飞行了好几年,仍是不能看清这座密林的全貌。

这让林凡顿时明白,为什么古云长明明知道炎夏就在东域,而他们也不敢来的原因。

敢情是那帮家伙怂了,害怕到达东域后,会遭受凶兽一族的强者围攻,到那个时候,别说去下仙人墓了,恐怕能不能活命还得打个问号!

所以,林凡很庆幸自己的佣兵团中能有林雪嫣的存在。

虽然不知道林雪嫣是什么等级的凶兽。

当然站在游艇上的刘失聪显然十分喜欢被女性认出来的感觉,微微一笑地问道:

“没错,就是我!请问几位美女,还有这位跟班的小弟是什么人啊?”

不等宁蕾林娇她们搭话,那个小丽马上就抢着凑到游艇近前说道:

“刘少,我们都是奇亚号邮轮海难失事的幸存者,我们都已经流落到这座海岛上20多天了,

不过现在遇到您,那可就是太好了!相信您的游艇一定会把我们带出这个倒霉的荒岛吧?”

刘失聪听到这话,神情稍微顿了一下,马上撇了撇嘴说道:

“哦,穿越兽世兽夫求爱记只是帮你们带出荒岛当然是没问题了!不过,我们现在也有一点点小小的麻烦!”

“小小的麻烦?”这话让小丽和林娇等人都是一愣。

不过还没等这个刘失聪继续说话,后面的顾晓乐就说话了:

“什么小小的麻烦?他们现在所乘坐的这艘游艇已经被搁浅在这座荒岛上了,

你们现在还想指望他带你们离开这里?呵呵,这事到最后还指不定谁求着谁呢?”

“十万?”赵旭眼前一亮,对鲁全说:“鲁大师,那你再帮我打造一件武器吧!我付你十万块。”

“嗯!记得一周后来取。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

“什么事?”赵旭对鲁全问道。

鲁全说:“这个黑火集团总来骚扰我,我给你打造好武器后,你帮我解决这个大麻烦。”

黑木集团还有黑火集团都是一丘貉,都不是什么好鸟。反正都是自己的敌人,早早把黑火集团解决了,倒是省得他以后会对付自己。

想到这儿,赵旭点头对鲁全答应说:“鲁大师,你放心!我一定会替你解决黑火集团这个大麻烦的。”

“行!那我就要闭关打铸东西了。记得七天后来取东西!”

鲁全这句话算是下了逐客令。

赵旭和华怡来省城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也没必要留在鲁家。倒是鲁玉琪对华怡说:“华姐,反正我爸给你们做东西,冷酷杀手兽夫个个很这几天我闲着也没事干。不如,你们带我一起去逛逛吧?”

赵旭一听,立马摇头说:“你可别跟着来!”

说不定最终鹿死谁手,还需要画个问号在哪里!

“说,赵飞燕那个婊子那里去了?”

唐浩一脸愤怒的拎着一位李府内院的丫鬟,冷声质问道。

他简直不敢相信,在李府竟然还有赵飞燕的探子,这让唐浩气的一双肺都要炸了。

他不明白,自己的师父多好的人呐,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奴才对他的师父不满。

“呵,你这条李永生的走狗不会有好下场的,堂堂一国宰相深得皇恩,竟然想着弑君,李家和你一样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贱婢,你该死!”

看着手中赵飞燕的探子,已经没了气息,此时的唐浩看着那远方的密林,冷哼一声疾驰而去。

他身为武帝巅峰,速度极快。

他不相信,赵飞燕一介武王,带这个拖油瓶,能逃多远。

而,此时李府出现赵飞燕卧底的事情,在此刻也传到了李永生耳中,此时的他,手里抓着一把细粮,撒在鱼池中,冷冷的笑道:“李牧,看样子我们都小瞧了赵飞燕那个小丫头啦,你看看,对方竟然在我们这里安插了探子,我们都没有发现,实在是耻辱啊!”

现在她们是真的开始红了,如果是以前她来MBC录完音乐中心都不用回去,就在这等着录制亲亲电台就可以了,而现在基本都是赶着各种行程。

现在还要赶回去录制SBS《李在龙郑恩雅的美好早晨》还要去她们宿舍拍,兽人大陆种田日常最讨厌的是晚上她去亲亲电台也会有摄制跟着。

她原本计划自己做巧克力的时间都没有了,最讨厌的是那个混蛋收了怎么多巧克力,难道不知道拒绝吗?

一路走到休息室大家都快速的整理着东西。

“都看下啊,不要拉下东西,特别是粉丝信件啊什么的。”

“知道了,不用每次都提醒的。”

自从一次匆忙离开粉丝心遗落,被anti拿来攻击,她总是在赶时间的情况下提醒下大家。

“欧尼。”

“干嘛?”金泰妍看着贼头贼脑的林允儿。

“你没送巧克力?”

“送给谁啊?”

“还装!昨天看见你买巧克力了,不过你什么时候做好的?”昨天和金泰妍一起去的小卖部,明明看见她买了一大袋巧克力,还有网上订的制作的磨具昨天也到了,还是她接收的。

她思索着该找些什么理由进去,毕竟穆斯年在工作时,基本从不提私事。

想了很久,时间早已过了下班的点,温沫起身跑去茶水间泡了杯咖啡,走到总裁办公室门前准备敲门,还没敲下去,门就从里面被打开了。

穆斯年高出温沫许多,温沫穿上高跟鞋也就只到他脖颈的一半,此时两人相对无言,死一般的寂静在两人间的距离中穿梭。

温沫盯着穆斯年的隆起的喉结,小心翼翼地咽了咽口水。

最终她实在顶不住来自面前这个男人散发出来的压迫感,抬起头准备开口打破这个尴尬又僵硬的局面。

结果当她看到穆斯年那张充满戾气的脸时,她的怂胆立刻就让她放弃了开口的想法。

良久,穆斯年才淡淡开口问道:“什么事。”

听见穆斯年说话,温沫堆起笑脸望着他,“穆总,我给你泡了杯咖啡。”

边说着,温沫十分狗腿地将手中的咖啡递给穆斯年。

穆斯年没有接过咖啡,反而将手中的优盘递给她,“这些文件按名称重新整理一遍之后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