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意味着畜牧局现在正面对一个大机会啊!

畜牧局的政绩靠金地公司,但是这里面的利益纠葛也是一本复杂的账,如果是金地公司自己的项目,畜牧局去支援,或者给予政策的帮扶,这是王中为主动配合地方龙头企业搞产值,这体现了王中为服务企业的诚意和精神,这肯定是值得表扬的……

但是如果这个项目是畜牧局主导的,回头金地公司看上了再收购,或者是在金地公司发扬光大,把本来很小的一个项目做大做强,这意义就不一样了。

这是畜牧局指导龙头企业开辟新的项目,帮助龙头企业实现新的,更大的突破,王中为在这个过程中体现出的是很强的战略眼光,极其老辣的项目运作能力, 还有很宽广无私的胸怀。

现在畜牧局为什么那种重视特种养殖?雍平县的特种养殖就是这种情况,是畜牧局搞了项目之后,金地公司看中了项目,对项目进行了收购融资,现在不仅是县畜牧局,就算是县ZF都拿特种养殖说事,去年县ZF工作报告还准备提打造“甲鱼之乡”的口号呢!

曾子墨这时候早就对一见如故的嘉蓝放下了所有的防备,芳芳的幸福于广鑫轻声细语讲了来。

"这样你都没死呀??"

"呀,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给你道歉。"

看着嘉蓝双手合什不住向自己鞠躬道歉,曾子墨径自没有任何的生气,反而轻声的安慰。

"我能捡回这条命,多亏了我的金先生。"

"是啊,你的金先生对你,可真好!"

嘉蓝就跟做错事的小孩一怯生生的埋着臻首,语音中似乎多了几分的幽怨和清冷。

"大难不死,你一定会有??后福的!"

曾子墨被嘉蓝的话感动,抬手去拉嘉蓝的手。

"曾小姐,你的金先生那么优秀,你就不怕有人抢了他?"

曾子墨又复一愣,手定在半空,随即笑起来柔声说道:"应该没人抢得了啊!"

"我跟金先生关系很好的。"

这话发自曾子墨的肺腑,带着坚定的自信,还有最深的信任。

“既然是战斗协会和炼丹协会,演武场和炼丹房肯定要有,这也需要改建,很简单的工程,两三天就能弄完。司马老弟你先把人手调集齐,等着入驻就行。”

些许小事,化物语随口就能安排,不需要林逸操心,老光棍的幸福生活老张现在林逸要做的是把人手收拢起来,全部带去医馆那边先安顿下来。

至于是否要招兵买马扩大规模……暂时先放放,到时候看情况再说了。

“多谢化兄!”

“哈哈哈,你我兄弟之间,那么客气做什么?还要和我见外不成!”

两人说笑几句,林逸就起身告辞,两人各自去处理自己的事情。

战斗协会那边,费大强压根没带人休整,而是带着人马到处嘚瑟。

“看到没有,看到没有,跟着我们大强哥,短短几天时间,就能让大家都提升一大截,羡慕么?嫉妒么?”

“老弟,以前你实力和我半斤八两,只在伯仲之间,现在不是哥哥我吹牛,让你一只手,还能打你十个你信不信?”

“啥?战阵?对付你们这样的小垃还用得着战阵么?你这是瞧不起谁呢?来来来,过来比划比划,一根手指头放倒你!”

“辛苦化兄了,此事一成,就不必担心欧阳常青他们使绊子了!”

林逸也挺高兴,有了自己的地盘,以后做事会方便很多。

最关键的是自己离开这里的话,也不用担心跟着自己的人会被欧阳常青他们秋后算账。

分属不同的协会,欧阳常青他们再牛逼也不可能把手伸那么长,毕竟这就是大堂主起了疑心为了分化权力之举。

这也算是给那些跟着自己的人留下条后路。

“小弟知道医馆周围还有一片空置的庭院,娜娜的幸福生活全文目录地方足够大,就定在那处当驻地吧,刚好还能和医馆连成一片。”

林逸早就观察过,医馆周围确实有闲置的地方,同样属于武盟分部,只不过因为比较偏,而医馆又用不到那么大地方,所以一直空置着。

如今作为战斗协会二部和炼丹协会二部的驻地,却是再合适不过,刚好可以把医馆也一同整合进去。

“那里啊,确实还不错,地方够大,虽然偏了点……不过胜在安静!”

化物语略一思索,心中就明白了林逸的打算:“房屋都是现成的,老哥我找人再去修缮一番,毕竟很久没人用了。”

主动的拿起手机跟曾子墨自拍了两张,随即摆摆手冲着曾子墨再次颔首点头,迈步出门。

曾子墨一直目送着嘉蓝走远,眼眸中满是笑意,还有对那女孩说不出的欢喜。

等到女孩走了好久之后,曾子墨的鼻息中依然满是那嘉蓝暗香浮动的冬日冰玉交辉的香味。

这个女孩,真的太特别了。

要是在国内的话,不知道会有让多少三代四代疯狂的追求。

要是金先生遇见她的话。娟儿的幸福生活19怕是也会被她的才气折服吧。

转过身,曾子墨的视线忽然一滞。

桌上还摆着那女孩没来得及带走的神州简史。

暗地里笑着嘉蓝的粗心大意,曾子墨伸出素手去拿简史。

也就在这一刻。曾子墨的眼睛停留在那水杯上。

水杯上壁还凝结着一颗颗晶莹的水珠,兀自冒着腾腾的热气。在那清澈的水中,碧绿莹莹的嫩嫩阴竹竹叶轻轻舒展开来,如同一位最美少女轻轻的展露着最纤细的英姿。

嗯?

黄老爷子听到这个消息,却并没有流露出什么悲观的情绪,而是笑道:“不错,去年摔了一跤我就该走了的,都是几个子女请了医生,强行帮我续了下命,其实也知足了。”

“老爷子真是豁达啊!”刘岩满脸佩服,“不过我有办法能够帮你延续起码三年的寿命,而且还能下床。”

“怎么做!你快说!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黄长江一听,面色大喜,紧紧抓住刘岩的肩膀,无比的激动。

刘岩道:“给我时间,要两天。”

黄长江犹豫了下,问道:“你打算怎么做,卫校老张的幸福生活这点要告诉我,我才放心把老爷子交给你医治。”

刘岩抓了抓脑袋,他的医治方式有些复杂,要通过鬼午银针,利用生死决,由刘岩给黄老爷子体内度入生气,随后慢慢吸出他体内的死气,这个过程很漫长。

“我的中医理论比较偏门,我跟你们简单的解释一下吧。”刘岩拿出了木盒,开始跟他们讲解生死之气的原理。

“人的体内存在着生气和死气,生气旺盛,人体的活力就高,婴儿的体内最多;而死气,多存在老人或者濒临死亡的人身上,我会通过针灸的方法,激发老爷子体内的生气,抽离他体内的死气,你们看……”刘岩伸出了左手掌,细长光滑,有点像女人的手,他随即开始下针,将体内的死气封在了左手掌上。

“你是怎么做到的?”黄长江暗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喜色,他也请过非常多的医生老家里看,但因为老人行动不便,医疗器械并不能使用,很难诊断出身体内部的疾病,但是刘岩仅凭把脉就做到了,如此高超的医术,那是不是说明刘岩能够治疗老爷子的身体呢?

“脉象、面色、声音都能表露很多东西的。”刘岩神秘一笑,他没办法跟他们解释。

“小伙子,你真是让我大开眼界,我看没有几十年的经验,根本做不到这一点。”床上的黄老爷子也是惊奇得不行,久病成医,他也懂得很多中医上的知识。

“我就知道,他一定能行的,他是个奇才,高中都没有毕业,就学到了这么高深的医术,将来一定会大放光彩的。”周老爷子呵呵笑道。

刘岩被夸得都有些不好意思,咳咳两声,他道:“按照老爷子的身体这样下去,我预估他是撑不到明年冬天的。”

此话一出,房间里顿时陷入了一片沉静,黄长江眼睛瞪大,额角青筋显露,刘岩说的没错,很多医生都说老爷子是熬不到明年冬天,甚至入秋之前都是个大难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