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他们猜测过种种可能,哪怕是李秋白碰钉子他们也有预料,可唯独没想到李秋白竟然被方寒折服了。

以李秋白的性子竟然能向方寒请教,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方寒的本事比李秋白强了很多,而不是一星半点。

现在众人都开始好奇了,刚才方寒和李秋白在治疗室究竟遭遇了什么?

一群人正猜测着,治疗室的平床被小赵和小刘推了出来。

今天李秋白原本是打算给方寒难堪的,所以并没有叫护士,特意叫了小赵和小刘两个实习生,李秋白可是知道骨伤科的护士们那都是盲目向着方寒的。

“走,过去看看。”一位住院医提议,一群住院医大步向着小赵和小刘走去。

“高医生、陈医生......”

小赵和小刘急忙向几位住院医打招呼。

“患者是什么情况?”高姓住院医首先问道。

小刘急忙道:“患者原本是左腿小腿长骨骨折,可今天早上患者自己去上了卫生间,结果导致畸形......”

“畸形?”

几位住院医对视一眼,他们都是骨伤科的医生,自然明白畸形意味着什么。

“是方医生治疗的?”陈姓住院医试探着问道。

“嗯,是方医生治疗的。”小赵急忙点头。

赵灿笑着说,“轻语你照顾薇薇安是挺细心的,宠妃太嚣张皇上请滚开每晚都代替我照顾到床上去了。”

“怎么不行吗?”

“不是不行,我其实好奇你是不是真的是双性恋?”

“呵呵,你猜。”苏轻语喝着奶茶看着赵灿,“阿灿你这人挺八卦的,管好你那条鱼就行了,还想管我。”

“当然要管,我怕你走弯路。”

“还给你,我不要你的奶茶了。”

“不要我自己喝。”

“你……”

苏轻语看到赵灿接过奶茶就喝了起来,顿时脸红,“幼稚。”

……

下午的戏一直拍摄到六点钟才结束。

赵灿,“你们先走,我还有事。”

苏轻语,“你有什么事,在这里当和尚吗?”

赵灿,“少问,赶紧回去。”

“真的不当和尚?”

“当然。总之有点事,不好跟你们讲,你们先走,我把事情办完了,就来找你们。”

肖舜跟他轻轻握了下,淡淡说道:“无妨。”

“爷爷,知道您喜欢喝红酒,咱们国内的进口红酒百分之五十以上都是假的,所以萧舟就专门托人直接从国外的红酒庄买来,空运回来,专程给您送过来的。”刘妙珍趁势说道。

“萧公子有心了。”刘明达荣光满面道。

“这是我们做小辈应该的。”萧舟道。

“表姐夫,你现在是不是还是没工作?要不要让我男朋友帮你在他公司找份工作,你总不能一直这样吧?”刘妙珍上前挽着萧舟的胳膊鄙夷的看着肖舜道。

“妙珍还不知道吧?现在你表姐接了一间破产的公司,皇上将军有喜了肖舜在公司打杂呢?人家有工作。”

刘云霞嗤笑道,随即用下巴点了点被放在角落,姚家带来的礼品。

“喏,那就是他们公司的产品,拿来送给你爷爷的。”

“说到底还不是靠我表姐,一个大男人靠女人养活,也真够可以的。”刘妙珍撇撇嘴道。

“你男朋友还不是靠家里,有什么好炫耀的。”姚岑实在看不下去了,终于忍不住说了句。

不遭人妒是庸才。

在任何地方,优秀的人总是会遭人嫉妒的,有人看不惯方寒,那么自然就有人看不惯李秋白。

当然,骨伤科的住院医们大多数还是比较看好李秋白的,毕竟李秋白已经在骨伤科好多年了,李秋白的本事大家伙还是清楚的,至于方寒,骨伤科的医生们听到的大都只是传闻。

一群人就站在治疗室不远的拐角处,一边聊一边盯着治疗室,他们都很好奇,方寒和李秋白的第一次碰撞会爆发出怎么样的火花。

“你们说方寒会不会忍不住,然后和李秋白干起来,听说方寒可是会功夫的。朕的爱妃太嚣张”

“打起来倒是不至于,李医生又不傻,怎么会和方寒动手,技不如人要是再动手打人,这个方寒那就太没品了。”

“正好也扫一扫方寒的威风,这一阵这小子可是出尽了风头,听说各个科室都有护士专门建了群,群里面就讨论方寒的事情。”

“小白脸。”有人哼了一声。

提起这个,大多数的住院医都有些不怎么舒服,急诊科的护士也就罢了,他们骨伤科的护士也成立什么群,这让他们这些人情何以堪?

赵灿,“你们要是喜欢,我也给你们定制,难得去看别人的脸色。”

阿依热和苁蓉摇摇头。

“我们才不要,你又不是我们男朋友,给我们定制算什么啊。”

“算我失手。”

“你!”

噗嗤——

苁蓉捧腹大笑。

没想到赵灿冷不丁的又拿以前失手扯了阿依热的内衣说事。

阿依热气得狠狠地掐了几把赵灿,才罢休。

……

走动化妆区域,苏轻语从镜子里看到赵灿。

赵灿也朝苏轻语露出微笑。

苏轻语回头,“你怎么来了?”刚才的委屈一下子就烟消云散。

“我听说你在这里拍戏,我特意送江宁飞过来给你一个惊喜。”

“嘁,才不是呢,说怎么在这里。”

赵灿没有回答,只是盯着苏轻语看了看,手臂上和大腿上都是红红的蚊子叮咬的包。

“叮这么多包?”

刘鸿远觉得倾城总是针对自己,很是无奈尴尬说:“你怎么会有这种看法呢?神医小毒妃皇叔别凶猛我会看高儿子的!”

倾城满脸的气恼,直接放下筷子气呼呼说:“从开始到现在你的眼睛就没离开过手机,一直在忙,而且都在回信息,如果看孩子的情况下是如此,你会放下手机只看孩子!算了,算了,不和你纠结这些事情了,所有的苦我自己吃!你也就是个摆设!”

刘鸿远真的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淡淡的说:“倾城,亲爱的老婆大人,我怎么听你话里话外一起,就是我做什么都不对,你又没告诉我该怎么看,对不对?你以后有什么事你告诉我,我去做好不好,你就好好的在家享享福!”

倾严听后也是有些无奈淡淡的说:“姐,就是!姐夫好不容易回家了,你呀就不能温柔点,有啥事你给我们说,我们去做!你啥也不要问!”

倾城一听这话满脸的气恼淡淡的说:“呵呵,果然是亲弟弟啊,怎么说呢?果然男人在看娃这方面还真是达成一致!倾严,你要是有这种想法还是趁早打消!真为你的以后婚姻生活担心,一定要改变!孩子是两个人的,应该一起努力照顾!如果你光靠一个女人,那以后这个家迟早会散,现在的女人和以前又不一样,人家养得起自己干嘛非要过来跟你受苦受罪!”

林田一个闪身,轻松避了过去。

订书机砸到林田背后的窗户上。朕的爱妃太贪财

“铿!”

订书机破窗而出,玻璃窗碎了一地。

殷老师看到他们真打起来了,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般团团转,如果她再劝不好,就得出去叫保安来拉架。

她在旁边劝说道:“你们别冲动,有话好好说,别打了!”

太妹正在气头上,把她的话完全当耳边风。

林田对于太妹有点无语,这个女人十分难缠,好像疯狗一样不死不休。

虽然她伤不到自己,但他也不想陪她玩太久。

林田留了心眼,故意让她差不多近他身,太妹见快挠到林田,喜出望外。

谁知道,下一秒,林田一个闪身躲开,太妹扑了个空。她往前踉跄了几步,差点没摔倒,整个人往前冲扑到了墙壁上。

她喘着粗气,扶着墙,看到马俊杰在墙角袖手旁观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

“娘的!老娘在这里打架打得累死,你还不上?你还是男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