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老一辈的财阀眼里,小埋就是一个真正的疯丫头,不过也是那次之后大家认可了她的地位。

这也是造成了二代们为什么以她马首是瞻的原因。

佩服和惹不起啊。

这还是前几年的战绩,而这两年的呢?去年某位的下台,就是出自这位的手笔。

本来韩国财政之间就是相爱相杀的,这次相杀的过程,就是干脆在她暗中引导下完成,老一辈就这样干脆默认了。

就和这两天媒体里说着小埋女王范,可是只有他们这些真正的财阀二代才明白,用不了多少时间,他们这些二代逐渐接手家族生意之后,或者顶替成为掌权人之后。

小埋或许真的就成为了各种意义上的女王大人了。

这一桌的三人,突然停下了聊天,因为又是一群人来到了会场,是一群年轻的女士们。

前不久才和少时成员搞了一次名媛聚会的泰妍,第一时间就看着这群女人。

眼睛眨巴了一下,接着有些无奈的撇嘴。

比起她们这些‘明星名媛’,今天的这些气质,才算是顶级名媛吧?至少是韩国最顶级了。

这对于刚刚成功炼制出筑基金丹的林逸来说,正是再合适不过,他可正需要时间来消化这一颗筑基金丹呢。

宜早不宜迟,再haode丹药也只有服用之后才能产生效果,加之筑基金丹并不是那种有强烈副作用的丹药,所以林逸并不需要顾忌太多,只要有时间就可以尽快服用。

深吸一口长气,林逸缓缓将刚刚出炉的筑基金丹送入口中,而后静心凝神,调动全身真气开始消化这颗筑基金丹。

筑基金丹入口极苦,也许是因为其主药材噬心玲珑草的缘故,服下之后更是生出阵阵噬心之痛,初三女孩爱上50岁大叔如果换做普通人,只怕直接就会痛晕过去。

而饶是林逸这样的筑基初期高手,有真气护住全身筋脉,这个过程也显得极为漫长痛苦,心中甚至忍不住腹诽:如果这枚筑基金丹不是自己亲手炼制出来的话,这时候只怕都要把它当做毒药,给生生从体内逼出来了,这药效也太特么折磨人了!

噬心之痛持续了足有一炷香工夫,疼得林逸满头大汗之后,才终于渐渐变得微弱,而正当林逸以为可以松一口气的时候,体内恍惚之间忽然猛地一震。

然后主动拿出一份转包山地的合同。

“洛大师,这个你签了,我拿去公证。”

洛柠接过看了看,“朱总,我之前已经收过了你的报酬了,这山地就不用无偿转让,你原本收多少钱,我照付就好。”

合同上写着无偿转包,也就是不要钱了。

朱总笑着说:“我之前就说过,只要洛大师帮忙,这山地就作为报酬转包给你。”

“洛大师你可是帮了我大忙,否则我还怎么死都不知道呢。”

“所以这山地的转包就算是我对你表示感谢的心意,你可千万别和我客气,更不要拒绝。八岁女孩能容下成年人吗

像是洛柠这样厉害的风水大师,他肯定要极力的交好。

也因此他才会想到无偿转包,用来交好她。

洛柠见他坚持也没拒绝,“行吧,那我也就不和你客气了。”

“等山里的东西种出来后,我让人送点给你尝尝。”用阵法灵气种出来的蔬菜瓜果,对身体是很好的。

她一向都不喜欢欠着谁人情,到时候就用这个来还,说来还是朱总赚了。

毕竟钱是买不到健康的。

朱总一听笑容满满,“那感情好啊!”

洛大师送的东西,应该不会差。

洛柠对他问:“需要去你家帮忙看看吗?”

对方这么上道,她也就比较负责。

朱总摇摇头,“这倒是不用了,我已经从家里搬出来了,那地方以后都不会再踏进去。”

所以要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就留给那一对母子去用吧。

这次的家具等,全都是他亲自重新去选的,然后让秘书盯着送回去。

也就避免了对方做手脚的可能。

洛柠点点头,“也行,我看你的印堂已经恢复正常,运气和身体将渐渐的恢复。”

“要是有事,你再联系我吧。”

朱总笑着说:“好。”

洛柠帮朱总看完风水就回家了,跟未满16周岁女孩没过多久朱总的秘书将转包公正合同送了过来。

看了看时间,洛柠给陆洵打了个电话过去。

陆洵正在特殊部门开会,见是洛柠的电话,他让大家先休息几分钟,自己拿着手机出去。

“那是,那是!”赵奇坛连忙点头:“就像是雨冰表哥你说的,咱们现在都跟着凌兄弟混了,那以前有什么过节,也就算了,咱们当小弟的不能窝里斗啊!”

雨冰有些好笑,之前这家伙和雨山打的火热,如今雨山废了,冯逆天残了,他看到林逸牛了,就跑过来卑躬屈膝,这种势利小人,说心里话雨冰是看不起的,但是看不起归看不起,你只要绝对强势,却也能让这种人当个狗腿子急先锋之类的。

“你没有事?那你不早起来,那么吓人!”杨七七哼了一声,她不会承认她为林逸担心的事情。

“呵呵……”林逸之前在玉佩空间中疗伤的时候,虽然趴在地上,但是却可以对外界进行感知,杨七七的表情他是看的一清二楚的,杨七七说的话他也听到了,不过这时候,林逸也懒得和这个小妞儿计较什么了。

周围围观的人,早就散去了,在他们眼中,林逸已经是传说一般的存在了,先是废了张乃炮,之后又是打残了冯逆天,这种手段和实力,称为地阶之下第一人也不为过!

之前,在这些玄阶高手的眼中,张乃炮和冯逆天就是玄阶第一人了,12岁女孩与80岁老人但是现在他们才知道,林逸比他们更加厉害,这让他们吃惊的同时,自然敬而远之不敢太靠近林逸!

所以这一点必须要更改的,会客时候的服装,觐见时候的穿着,平常剑客应该怎样打扮,这个不说做到分毫不差,但至少要刻画的符合现实。别让老外一想到功夫,一想到打斗场景,就是各种违反物理的衣服和头发。

除了服装还有道具,战国末年都是青铜器,秦剑有短剑,也有厚重适合劈砍的双手大剑。冷兵器就应该做出冷兵器的锋芒,绝对不能只看飘逸就完事儿了。

为什么日本武士刀在国外,总感觉比明明是冷兵器巅峰的中国各种刀剑知名度要高很多?

还不是因为喜欢从物理科学角度看问题的老外们,感觉武士刀看上去更适合战斗吗?

你又是软剑,又是各种弹来弹去的那玩意能战斗?能在劈砍的时候把对方明明看上去更坚固的武器劈成两半?

看看秦剑、汉剑、唐刀、甚至马槊这些武器的原型,哪一个不是从战斗角度出发的硬刚武器,那些花里胡哨的软剑在古代那是是配饰好不好?就好像腰间挂的玉佩,现在人手腕上带的手表根本不是战斗用的。

包厢中陷入了安静,所有人脸上都露出沉思的神色,似乎对杨东旭说的话很有感触。

反正那天她们的气质和她们差远了,倒也不是说真的比不上,反正泰妍觉得在舞台上的时候,她们在粉丝面前,估计也会有这样的气场。

可是像今天这种场合,从那男生身上捡到的洋娃娃就是这样聚在一起走过来,让全场被压得大气不敢出,反正她们少时应该做不到。

作为同样的女性,泰妍第一个回过神,接着好奇的打量周围,果然全场视线都集中在一群名媛身上。

惊艳是一方面,这些人的身份特殊肯定是另一方面,这点其实刚才李富真过来的时候也有,不过毕竟年纪大了,而且之前独自一人。

泰妍还发觉一点,其中最耀眼的还不是自己家妹妹,反而是和妹妹并肩走这的金秘书,因为不少人看见她,都起身弯腰点头,算是打招呼问好。

这金艾艾这么牛吗?泰妍好奇的看向老公,才发觉老公也被这一幕搞得有些蒙圈。

“咳~”

泰妍轻咳。

朴太衍连忙回神,接着看向老婆,收到了老婆不满的一个眼神。

朴太衍立刻心虚的摸鼻子,毕竟一群女人走过来,自己老婆还在身边,他还敢看的直愣眼,不被揍已经是很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