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昊搂住陈放的肩膀,一边往前,一边说道:“咱们两兄弟客气个啥,走吧,赶紧上楼去,你不是稀罕漂亮妹子,今天晚上一起用餐的妹子,全都是长腿和大凶的美女。”

“是么?”陈放眉头微挑。

赵昊道:“我还能骗你不成?本来今天我和一个哥们儿是有个聚餐的,那家伙跟你一样,也是个铑铯铋,吃饭的时候没有大凶的妹子倒酒,就吃不下去。

本来我让餐厅店长把人都安排好了,好几个洋妞呢,结果那货临时有事不来了,气死我了。

也是幸好你今天在沪上,不然,我自己一个人也没什么意思了。”

还有洋妞?

陈放眼前微亮:“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点兴趣了。”

赵昊催促道:“那还等什么,走走,赶紧上去。”

UV餐厅的门面在外滩十八号的六楼,乘坐电梯来到楼上后,陈放两人进入了一个休息室中,里面摆了几张圆桌,和一些单人沙发,沙发上做了八个姑娘。

赵昊估计是对国内的妹子腻了,经介绍,这些姑娘没一个是华夏人,全都是外国妹子。他舔你证明他爱你吗

“兑换高级口技(临时)!”

方寒迅速在脑海中兑换技能,然后回想了一下刚才青年说话的口音,开口道:“一切正常,我已经见到了刀疤。”

值得庆幸的是躺在地上的青年刚才进门说的几个字里面就有“刀疤”的称呼。

方寒这边一开口,刀疤的脸色又是一变,正在查看情况的龙雅馨也突然抬头,低声呵斥:“你干什么?”

“嘘!”

方寒急忙做了一个禁嘘的手势,听着对面说话,然后道:“好的,我让刀疤和您说话。”

停顿了半分钟,方寒又开口:“我是刀疤。”

声音完全是刀疤的声音,这一下房间里面板寸、瘦猴、刀疤、龙雅馨四个人全部目瞪口呆。

“刀疤,现在什么情况?”

“门口的条子被解决了,不过我和板寸现在都没办法离开,我们的腿都受伤了......”方寒继续模仿刀疤的声音。

“刀疤,你听好,我现在就来接应你们,我们保持通讯,有什么情况随时告诉我,还有,如果事不可为,解决了板寸。”

刀疤满脸惊骇,脸上全是不可思议的神色:“是你,是你对不对?”

刚才握着手枪,眼看着方寒走进,刀疤已经打算开枪了,可他的手指才刚刚弯曲使劲,还没扣动扳机,就感觉到一阵刺心的疼痛瞬间顺着胳膊蔓延,他的手指使不上半点力气。

明明只需要轻轻一扣,男人亲你哪里表示爱你可就这么一个动作,他却不能完成。

边上的瘦猴和板寸眼中惊疑不定,搞不懂刀疤是怎么回事,明明拿着枪,怎么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人夺了?

方寒看了一眼手中的手枪,又看向刀疤:“不错啊,枪没掉地上去,出乎我的意料。”

“我小瞧你了。”刀疤终于认命了,他自从进了医院一直都不怎么担心,甚至在病房也能安稳的睡着,不为别的,正是因为对自己有着绝对的自信。

他的左腿确实骨折了,两个胳膊当时也被卸掉了,可方寒给他接上的那一刻,他就已经不是毫无反抗了。

而且当时要不是避免引起太大的麻烦坏了狐猫的事,那个女警根本抓不到他。

“烽火路!”

中年警官的话音落下,边上就有工作人员迅速放大了烽火路附近的监控录像,烽火路附近的画面瞬间清晰。

“五号一直跟着狐猫,狐猫的车子在火车轨道关闭之前迅速冲了过去......”

中年警官一边说着,一边伸手一指,监控画面中,女朋友帮你口说明什么烽火路有一段道路要经过一段轨道,狐猫的车子靠近轨道的时候轨道附近已经响起了警报,栅栏门已经开始封闭,狐猫的车子就在栅栏门封闭的前一刻冲了过去,后面五号的车子正好被挡在了后面。

“六号迅速堵截,却在烽火路和江华路交界不远处发现了狐猫的车子,车上没人,那一块的监控前两天坏掉了,还没来得及检修。”

马江云呵呵一笑,回过头道:“怎么样,现在见识到这位狐猫的厉害了吧,他早就把整个江中市的交通情况摸的很清楚,这一切都是有计划的,所有的路径都在计划之内。”

中年警官也脸色凝重:“应该有内应,要不然狐猫不可能把火车经过的时间算的那么准,烽火路附近的轨道平常很少有火车经过。”

可当他后来了解到巴拿马运河是收费标准之后,他想要在这里修建一条铁路的想法就越发的强烈。

过一艘船的通行费,动辄几十万美元,这尼玛不明摆着是明抢?

当然如果说没有米国人在背后撑腰,巴拿马政府也不敢这么黑。

别看现在米国宣称是将巴拿马运河交换给了巴拿马政府,愿意为你口是真的爱你可谁不知道巴拿马政府其实就是米国的傀儡。

而巴拿马运河,依旧是处于运河管理委员会的控制当中。

这条巴拿马运河,最早是米国银行界传奇大亨JP摩根,筹集了4000万美元,雇佣了8万劳工修建的。

在那个年代,4000万美元,几乎相当于现在的400亿美元。

当然后来米国也在这条运河上攫取到了足够多的利益,从运河修建完成的1914,到上世纪1974的65年时间里。

这条运河一直控制在美国人手里,1974年才转交给米国和巴拿马联合成立的云和管理委员会,可其实主要还是米国人说了算。

尤其是肖锋今后打算做的是委国的石油生意,现在委国可还在米国的制裁名单上呢。

走巴拿马运河运石油,估计也就毛熊国的船,敢大摇大摆的过,巴拿马人不敢刁难。

如果是自己的船,那恐怕少不了要被美国人搞。

最后思来想去,还是修建一条铁路最划算。

可从阿帕尔塔多到胡拉多港的铁路修建计划,肖锋也只是有个初步想法而已,这个计划如果真正实施,还有很多关节需要打通。

这两个港口,位于哥伦比亚的科尔多瓦省和乔科省内,老公愿意口说明什么想要修建一条连同这么两个港口的铁路,必定要有当地政界的人同意,要不然这个计划很难开工。

另外就是哥伦比亚西部铁路公司,这家公司是哥伦比亚唯一的一家铁路公司,这个国家的铁路非常独特。

建国已经数百年了,可铁路里程却少的可怜,就是从加勒比海的口岸,一直像内陆延伸,途经麦德林,波哥大等那么几个城市。

整个国家的铁路网,就是一个瘦长的椭圆形,没有太多想国境内其他地区辐射。

一个法国人,两个岛国人,一个俄国人,两个韩国人,还有两个是乌克兰人。

她们如赵昊所说的那般,都是长腿大凶细腰,论姿色都达到了T2级和T2+,甚至其中那个气质优雅的法国妹子,还达到了陈放心目中的T1级。

也不知道赵昊是故意让他,还是审美有问题,他偏不去碰那个最漂亮的法国妹子,直接上手便搂住了一个娇滴滴的岛国妹子,和一个热情奔放的乌克兰女青年。

赵昊咧嘴对陈放道:“老陈,你还愣着干什么,该搂的搂,该占便宜的占便宜啊,反正又不要你负责,别告诉我,你会害臊啊。”

陈放一笑:“我可没你那么猴急。”

话虽如此,他也上手把那个法国妹子和其中一个岛国妹子招了过来。

不管他们到底是别人的女神,还是别人家的女朋友,反正,看她们那样也不想抵抗,就无所谓了。

不过,在休息室里不能干嘛,尽管和赵昊的关系不错,但陈放还没心大到和他一起玩的地步,脸这个东西,有时候陈放还是要的,而赵昊也是如此。

方凡一看脸色变了变。

“花姐?”

而那女子听到这声音看了看方凡冷声道。

“呵呵,看样子你认识这具身体?不好意思,被我夺舍了,你要为她报仇就尽管放马过来。”

“呵呵,认识而已,报仇谈不上,看样子你也是上古的人物,刚出来?”

听到方凡这话,女子冷哼一声道:“别知道太多,会死人的。”

“呵呵。”

被女子这样一说方凡有点小尴尬。

“那我是继续叫你花姐还是?”

“随便,几叫花姐吧,你们死了一个人,那位置就让我来吧。”

“这?”

“怎么?不愿意?那我不介意全部把你们干掉,然后我再找几个强者过来。”

“不是,不是,我得看看城主大人是什么打算的。”

“哦,他很废。”

花姐说完,冷哼一声,攻击曲幽城主的那道剑气迅速消失。

剑气一消失,曲幽城主就狂抹自己额头上的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