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他还在想着过来这处池潭边碰碰运气,不曾想竟然在这里遇上了这帮人,心里自然是紧张不已。

见巴黑神色凝重,肖舜提醒道:“村长说过,冬荒最多还有半个月就要到来,咱们要是离开这里,又该上哪儿去找食物?”

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一时间令巴黑根本就难以回答。

如今荒芜之地内,可谓是一片肃杀,不管是人类亦或者是兽类,都在准备抵御一场严冬的到来,在这个节骨眼上,想要找到的充足的食物,无疑是一个难度巨大的事情。

要真是舍弃了这个地方,即便是巴黑这等经验老辣的猎人,也不知道该上哪儿去弄食物了。

但是,他同样也不敢在绿荫村猎人中虎口夺食,这种行为简直就跟找死没有什么两样,说不定最后还会连累清河村。

一念至此,巴黑苦口婆心道:“恩公,虽然以你的实力收拾这些猎人不在话下,可村长之前也说过,绿荫村中现在有修者坐镇,咱们要是得罪了他们,那可就真算是闯下大祸了!”

夜雨拿这手里不知道写的什么的字帖感叹道......还是吃了没文化的亏啊......这写的是啥咱都不知道......但是这也不妨碍夜雨直接拿走啊!这东西咱自己不认识,那文物局的人还能不认识嘛,女儿坐在爸爸腿上写作业而且一看就是中文,老西不地道,神州的东西都拿,这可算是物归原主啊

夜雨看着可谓是琳琅满目的宝物,啧啧的感叹着,看不懂的油画......看不懂的字帖......看不懂的水墨画......不知道是啥的盆盆罐罐......还有个大鼎,这个是青铜器吧,厉害了......哦哦哦,这大一颗夜明珠!啧,真亮......嚯!好家伙!好大一颗宝石!就是底下的权杖不咋好看。啧,等等!这是《永乐大典》???woc不会是原本吧......

等等!这!这!这!这tn的是传国玉玺!夜雨嘴都长大了,久久不能合上。夜雨手中颤颤巍巍的拿着这个上面刻着受命于天,既寿永昌的玉玺,woc,和氏璧的故事谁没听说过,甚至作为修行者已经接近神仙境界的夜雨一眼就看出了这玉玺上面所附着的所谓龙气,甚至说,国运!

“我们,后会有期!”叫完名字之后,李倩一咬牙,说出一句别语,然后转身就朝着飞船舷梯走去。

看着李倩的背影,陈岳猛然伸出手,想要抓住一点什么似的。但紧接着又颓然放下。

他先前绝对不会想到,他心中产生的不妙感觉兑现时,竟然不妙到了现在这样的程度。一个女孩在洗碗他爸爸这种不妙,竟然是他和李倩夫妻分离!

更扯的是,分离来得这么快速这么毫无征兆,而且连道别的话语都不允许讲上太多,仅仅就一句‘后会有期’。

陈岳从来不会怀疑他与李倩之间的深情。他相信李倩现在看似‘无情’的表现一定不是出自她本人的意愿。李倩肯定是受到了某些方面的强烈约束。说不定,这些对李倩的约束还会与他们的安危有关。

这种情况下,能叫陈岳怎么做,怎么说?

他什么都做不了,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这个时候,陈岳心中隐约冒出了一个念头。既然被确定是九星级资质之后就要被马上送走,那么他要不要对分院坦诚自己也是九星级资质,从而也被送去李倩所去的地方来一场夫妻团聚?

绿荫村这次就只排出来十二个猎人,现在不多不少,全都围在水潭边,那身后的脚步声,又是哪儿冒出来的?

抱着满心的疑问,他们不约而同的向生活看去。

只见一名穿着奇装异服的消瘦男子,缓缓朝着水潭边走来。

大家伙都不知道这位不速之客是谁,不过倒也没有躲过的在意,想当然的以为这是独自出来觅食的猎人。女朋友坐我身上不停摇摆

于是,有猎人满脸狰狞的呵斥了一声:“赶紧给我滚,要是在敢前进一步,剁碎了喂野兽!”

闻言,肖舜顿住了步伐,饶有兴致的看着不远处那全身戒备的十余名猎人:“据我所知,这儿应该是无主之地吧,难不成我路过都不行?”

那壮汉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这儿现在已经被我绿荫村接管了,最后给你一个机会,要是在敢挑衅,定让你有来无回!”

要不是考虑到怕惊动了水里的鱼龙,这些猎人有哪里会跟一个闯入者废话,早就上去乱刀砍死了!

就连远在欧洲的程依依,也在结束了巡回演唱会后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

不过临走之前,林逸忽然想起邹若明和梁若晴的婚礼不知道办了没有,他这个大媒人答应过会在松山市为他们主持一次婚礼的,在回天阶岛之前,还是应该要兑现这个承诺的。

既然想到了,林逸也就没有耽搁,直接取出手机拨通了邹若明的号码,只是响了一下之后,对面就接通了,就好像邹若明一直在等着他的电话一般。

“林逸老大,你回来松山市了吗?”邹若明惊喜的声音通过听筒传出来,让林逸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许多,攻守下面连在一起写作业能够成就一桩良缘,确实让他很高兴。

“对,有些事情,耽搁的久了一些,你们的婚礼办好了吧?我要补你们一份结婚礼物才行呢。”林逸当然不会说你们还在等我主持婚礼吗这种话,只能旁敲侧击的询问一下。

邹若明哈哈笑着说道:“林逸老大你这是要折煞我吗?我和若晴能够有今天,全都是托了您的福啊!这就是最好的礼物了!还有婚礼的事情,我们在若晴家里已经办过一次了,但是松山市这边可一直在等着林逸老大您呢,没有您的主持,我们宁可不办这个婚礼的。”

其实,这到并不是大堂经理有意而为之的,她也是一时情急,担心阿波罗一直不来这儿住,却没有意识到,这样的差别待遇可能会对丹妮尔夏普造成心理落差。

因为,这凯莱斯酒店为十二天神和宙斯各准备了一间总统套房,这是对黑暗世界表示尊敬,哪怕房间一直空着,他们也要一直保存着。

而这些天神里面,只有太阳神阿波罗从来不曾来过凯莱斯酒店住宿,此时好不容易见到了他,这大堂经理又怎么可能不激动呢?她可不想浪费这千载难得的机会。

不过,丹妮尔夏普却并没有大堂经理想象中那么小气,她见到这种情况,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了一丝玩味的弧度来。几个学长一起上我怎么办

貌似,这个大堂经理凑了个巧,无形中帮助苏锐和自己踩了那个不可一世的李万义一把。

不过,她也差点喊出了“阿波罗”的名字,话才刚刚到了嘴边,立刻反应过来,于是变成了“阿……先生”。

丹妮尔夏普对于这种事情自然是乐见其成的,她透过墨镜,清楚的看到了那个李万义盯着自己的眼神,那狗屁征服欲让她感觉到恶心。

想到这夜雨......依旧心潮澎湃!马爸爸神人也,自己跟他比什么?以后看谁不顺眼,直接拿黄金砸死他!然后他还得像看爸爸一样看自己。甚至露出一副享受的目光!夜雨想到这乐的就跟个一百多斤的傻孩子似的......

金子玩腻了就用紫宝石!用黄宝石!用猫眼!砸!让你们看看什么是钞能力!我要当钢铁侠!穿越什么?我自己研发!有钱!任性!夜雨开始不断的往自己的储物戒指里搬金子,甚至把月老的袖里乾坤拿过来用了用,嗯,舒服!也多亏自己有个好大哥,自己的储物戒指大到了一定境界,不然就这些金子还真搬不走。

至于自己的储物戒指有多大?夜雨其实也不清楚,只知道神识进去甚至一眼望不到边!

好大哥!给力!

夜雨越来越为自己随手拔花的习惯而感到自豪了......但是!小朋友们千万不要学习哦,随意拔花是不道德的!老泰泰不是说过嘛!尽管走下去,不必逗留着,去采鲜花来保存,因为在这一路上,花自然会继续开放。啧,我可真是个大诗人!

李万义简直难以置信,他可完全不相信,自己堂堂一个黑暗佣兵团的“高层”,竟然在待遇方面比苏锐差了那么多,这不可能!

他狐疑的说道:“是不是什么地方搞错了?苏锐怎么可能在凯莱斯拥有这种待遇?”

毫无疑问,这句话把他内心深处的那种鄙视毫无保留的表现了出来,甚至,这次连“苏少”都已经不愿意喊了!

云蝶舞几人也同样处于震惊之中,由于李万义之前的种种渲染,导致他们认为这凯莱斯酒店已经牛叉到了极点,可是,这酒店越是牛叉,苏锐此时给他们造成的这种落差就越是震撼!

能够让这七星级酒店常年空出一间总统套房留给他,这得是什么样的身份才能拥有这种待遇?

云蝶舞定睛看着这个男人,目光之中流露出一丝复杂的神色来。

女人在这方面的直觉都是比男人敏感太多的,她已经隐隐的感觉到,苏锐在西方黑暗世界一定拥有一个让人极为惊恐的震撼级别身份!

“我也不知道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也许是你们酒店搞错了。”苏锐看着大堂经理,微微摇了摇头,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