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

林长辉走来。

坐下。

和宋慧茹还特地对视了一眼,二人都默契的点了下头,彼此难堪之际,由叶天纵开口,率先打破了沉默,笑着说道:“行了你们两个,都不用这么拘谨,我只想了解清楚,这事情的来龙去脉。林长辉你这边的话,我知道,是由慧茹介绍的,因为碍于我的情面,只能够勉强答应。那慧茹,你说说,你认识这个保安队长,应该说,给你治病的人,从头到尾,事无巨细,我都需要知道,不能够有任何隐瞒,哪怕忘记了的地方,都要努力的给我回想起来,这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我记得,每个细节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天纵哥,您虽然没有怪我,但是我知道,我给您招惹麻烦了,我现在只能够尽我所能,为我愚蠢的行为买单,赎罪。因为,当时玲玲告诉我,说是你能够帮我治疗,您的医术我当然清楚,可是当时我急功近利,就没有等到您,所以,造成这一切的后果,都在我,您听我说,我全都告诉您。”

看得出来。

宋慧茹已经知道自己闯了多大的祸。

而林长辉则是在旁边唉声叹气,他本来想要替她背这个黑锅。

但是无奈,叶天纵明察秋毫,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法眼。

有时候,就是一个简单的眼神交汇,便是能够明白其中的尔虞我诈。

后来。

经过宋慧茹事无巨细的讲述,叶天纵这才了解清楚的始末。

本来,在今天早上的时候,宋慧茹还躺在病床上,惶惶不可终日,绝世好儿媳杨国志显得非常的沮丧和害怕。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从屋外走进来一个大概七十多岁的老头儿,自称是叶天纵的朋友。

本来是想要打电话验证的,但是对方却是出示了一些相关信息,总之,是能够证明叶天纵朋友的东西,这样就让宋慧茹相信了。这个老头儿也是采用的中医诊疗之法,方法简单,但是行之有效,三下五除二,没有半个小时的功夫,就已经彻底治愈了他。

当索要诊金的时候,他只说,会引荐一个人来到纵横集团当保安队长,而她想着,反正是叶天纵的朋友,当时也没有多想,就答应了,也就是有了保安队长这个事情。

没有灭国之恨,不是杀父仇人,也没给戴绿帽子,原因很简单,甚至啼笑皆非,但这就是现实。现实有时候比小说更夸张,也更匪夷所思。

“事情既然已经搞清楚,那就散会吧,剧组中午就会解封,同顺,你要抓紧时间,把耽误的时间赶回来,我不想《小戏骨》受到半点影响。”朱若浦最后说道。

张同顺信心满满地说:“没问题。”

朱若浦点点头,看向张叹,笑道:“歌写的不错。”

“谢谢。”张叹笑道。

散会后,朱若浦回到办公室,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旋即又放下,杨国志乔起身离开,来到副厂长唐浩的办公室,把查清的事情跟他一说。

唐浩气的笑道:“那部剧的制片方是远大娱乐吧?”

朱若浦答道:“对,是远大娱乐今年的一部重头戏。”

唐浩:“我给他们的杨总打个电话,这事不给我们个交代,没完。”

——

远大娱乐,总经理办公室。

两个中层干部正要找杨总,却停在门外不敢敲门。

听完所有的讲述之后。

宋慧茹惴惴不安的在低头等待。

叶天纵已经陷入了沉思,同时,心底的震惊,则是如同惊涛骇浪一般,久久无法平息。

倒是林长辉,已经嗅出了其中的不安味道,凑过来,低声的说道:“叶先生,看起来,对手非常了解您。从您的生活习惯,到身边的人,全都很了解。唯一不知道的,就是这纵横集团,需要来确定。现在经过保安队长的确定,以他的聪明才智,应该猜测到了七八成,您说,这人,到底是谁?想要干什么?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应对才好?”

“无从应对。”

“至少,目前的情况是这样子的。”

叶天纵深吸了口气,起身站起来,双手背负在腰,仔细分析的说道:“只是为了确定我是不是纵横集团的老板,对方便是暴露了自己。至少,让我知道,我有这么个对手,这么说起来,他对纵横集团有很大的兴趣,乔颖玉与杨国志的故事林长辉,你告诉我,除了收购四大财阀之后,咱们集团,还做过什么,或者说是得罪过什么人之类的吗?”

“小龙虾。”

“哦,还有这么小的龙虾吗?看起来就没什么肉。”

“恩,所以叫小龙虾。”

“好吃吗?”

“不好吃。”

“那我不要吃。”

“。。。”

钱朵朵回来的时候,三人不约而同的收了声。

林宁笑着接过学生卡,道了谢。

相比煎饼果子,这个西湖牛肉羹,真不怎么样。

简单的饭,两女吃的却很慢。

即便林宁特意放慢了速度,也比两女快不少。

端坐在餐桌旁的林宁,无聊的翻着手机,直到两女拿着手巾擦过嘴,方才压着裙摆起了身。

食堂的体验并不怎么好,给人当模特的感觉,真挺闹心。

尤其是那群闻风而来拿着摄影器材的外来人员,真是有够烦的。

看着款款离去的三女,钱朵朵嘴边那句你饭卡里没钱,最终还是没说出口。

不知为何,面前的小龙虾,家的味道杨国志免费阅读突然就不香了。

最主要的是,他妈说什么,他都不过脑子,就这么给应下了。

当媳妇儿跟他说这件事的时候,他都有点不敢相信。

不过,对于没有父母的他来说,这事情他也不能感同身受,也只能从现实里面来判断这件事的好坏。

“大哥,我妈她那个人就是喜欢管东管西的,却没有任何的坏心眼。”

“我说你也,真的是个榆木脑袋,你这一天天的,把那点工资都给寄回去的人,你根本没有说话的资格。”

作为儿子,对于自己的老母亲,那都是护犊子的,但是呢,这也要看情况撒,毕竟他是结婚了的,要不然王淑芬也不至于这么伤心了。

“大哥,我媳妇儿有钱,她说养三个我这样的都不吃亏。”

周星星的话一落,就看到了自家老大拿着鸡毛掸子,卡其色开始的时候,还听不自在哦,只是到时候那当然什么样的清汤

“爸,我知道的,这老三媳妇儿要生了嘛,你说不会半路上生吧?”

作为大伯子哥哥,他不应该说这话的,但是现在情况不同呀!

那些捡筷子的人,杨国志发疯一般视线大多放在林宁一行人的身上。

这种由下及上的窥视,林宁腻味的不行。

一手压着裙摆,一手拽过身旁的沙依,林宁几个大步就走到了距离三人最近的餐桌前。

四人位的餐桌,坐着一位戴着双塑料手套的小胖子。

小胖子的面前,是一大盆小龙虾。

“坐过去。”

林宁打了个响指,和尹丽莎坐在了小胖子对面。

沙依憋着嘴,有些不情愿的坐到了小胖子的身旁。

钱朵朵看了眼坐在自己身旁的学校名人沙依,和对坐的林老板,伊莉莎,警惕的将盛着小龙虾的不锈钢盆向怀里拢了拢。

“你们想干嘛?”

“你选的地儿,吃什么?”

林宁撇了眼一脸警惕,似是防着自己等人的小胖子,冲着对坐的沙依问道。

“煎果,肉糊糊。”

“什么?”

沙依抬指戳了戳自己鼓着的脸颊,应该是没想起来叫什么。

朱若浦说道:“这件事也基本查清了,是有人在背后使绊子,这个小演员的事被他们恰好知道,然后捅了出来,夸大其词。”

高小兰说:“已经联系了公关部门,制定了宣传方案,会给公众解释清楚的。”

……

从朱若浦这里,张叹终于搞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

说到底,都是利益驱动。

因为《小戏骨》动了别人的利益蛋糕,所以有人动了心思,又恰好把柄送到手里。

《小戏骨》目前除了在制片厂自己的视频网站上播放,还登录了企鹅视频。

因为社会关注度高,企鹅视频便加大了宣传力度,把《小戏骨》挂到了首页的“热剧推荐”栏目,而这个栏目这周本来是给另外一部剧的。

隔阂由此产生,进一步激化的原因是,这部剧的点播率不好,企鹅视频砍掉了原本的宣传方案,不再给任何的宣传资源。

对方没胆子向企鹅视频撒气,就抓了《小戏骨》这颗软柿子,认为抢了原本属于他们的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