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热闹,万少没叫我,不够朋友。”

迟未晚和众人一起回过头一看,穿着高级手工黑色西装的陈锦书出现在了门口。

陈锦书是社会名流之中的顶流,有他在的地方就一定会产生风暴效应。

所谓的风暴效应就是他站在哪里,哪里就会产生吸引力和凝聚力,让众人围绕着他。

万星飞原本就没打算叫陈锦书,这种小酒会对于陈锦书这样的人来说,他肯定没兴趣参加。

而且他的本意就是想和迟未晚“约会”。

所以他的出现让万星飞愣住了,愣住的,还有手搭在万星飞肩膀上的迟未晚。

她下意识的把手抽回去,仔细一想,又没什么,只要有顾三三存在,她和男人在一起做什么都显得那么“有理有据”,没什么好怕的,“我去休息一会儿,累了。”

说完,她就离开了万星飞,找了个卡座坐着。

万星飞知道,不管陈锦书和迟未晚是什么样一种状态相处,然而现在两个人还是挂有夫妻头衔的,所以现在没有他插话的份儿。

林凡的这番话一出口,在场之人,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起来。

愤然转身,将目光死死的锁在林凡等人的身上。

可,不看不知道,一看真的吓了一跳。

他们没有想到,竟然会是炎夏佣兵团!

这一刻,所有人的眼眸中,突兀的闪出一抹畏惧的神色来。

说归说,闹归闹。

林凡的实力,可真的不是开玩笑的。

武神殿的人,上到殿主古云长,下到九品护卫,那个人不知道林凡?

那个人不知道林凡所干过的丰功伟绩?

第一位在筑基期被悬赏一亿下品灵石的人。

第一位,弟弟体力太好怎么办txt敢到天生学院去抓捕学院老师的人。

第一位,被虚神界驱逐出境的人。

第一位,在虚神界称霸的人。

第一位,在轮回世界获得SSS级评分的人。

第一位,公开与他们武神殿叫嚣的人。

......

随后,还能回到总殿去。

而他们这帮泥腿子之后还得窝在这个地方。

到那个时候,他们在高宇的麾下,还不得被排挤死?

但,有这样想法的人,必定是少数。

毕竟,作为修真者,骨气这种气势,他们不缺。

刚刚高宇已经骂了他们都是一群废柴了,他们此刻还如一只狗一样的冲着他摇尾巴,这种事,他们做不到。

吴磊在这一刻,看着不少人从他的身边转移到了高宇的身旁,脸色也有些难看的吼道:“高宇,你别狂,既然是有敌人闯入,那么你这个舰长就得负责,如果死伤的弟兄多了,可别怪我事后参你一本!”

“呵,随便你,一群跳梁小丑,我高宇还未放在眼中过。”

话音落,他们的大门猛然被一名武神殿护卫撞碎。

只见林凡等人,手持武器,一脸玩味的看着房间内众多武神殿的护卫们,最后由林凡冷笑道:“豁,是不是我们耽误了你们狗咬狗了?”

“不如,你们继续,我们全当看戏了!弟弟都是狼”

一时间,四周不少卡座的客人们都对他怒目而视!

更有一两位脾气不好的大哥都准备起身给他一个教训,不过还是被身边的女伴和朋友给拉住了!

侍应生也不是瞎的,当然注意到了这一幕!

当即就有人通过对讲机报告了经理,随后得到了经理的批准,过来准备劝解一下。

...

赵枫听着这个猪头一般的男子出口成脏,眼神瞬间冰冷了下来。

“死肥猪,你丫神经病吧!是不是今天出门没吃药!我告诉你,你个穷逼没钱就不要瞎比比,我和冯总还有事情要谈,哪里凉快就往哪里滚,懂不懂!”

赵枫这也是难得一次没有克制住自己的脾气,直接出口骂人,要不是现在是个法治社会,赵枫都想要叫何军过来给他拖出去!

事实上何军已经早就在一旁的卡座候着了,但是赵枫没有给他打手势,他也就没有贸然过来!

冯科都没想到赵枫说骂人就骂人!

他瞧了一眼对面的朱总,脸色也难看了许多!

倾城最近一段时间已经很体谅公婆的辛苦,所以一直没有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刘鸿远买来的菜吃完了吗公公婆婆也没时间去买,几乎三天两头的吃青菜,倾城也没说什么,可是做的饭菜有时候也太油腻了,一个月子居然连只鸡都见不到还真是令人无奈呀!

倾城对于吃的早就不报有期望了,只希望自己快点回去,好好的补补身体,给宝贝也补补…即使如此公公依然还是三番五次的找自己的麻烦,他弟大物勃txt 笋子王自己一旦反抗还说自己没教养,越想越觉得气恼!

刘鸿远这时端着热腾腾的番茄鸡蛋面进来了,倾城然看着面条很是有食欲,即使很淡倾城吃的是最熟悉很是无奈说:“刘鸿远,你可知道这一顿饭是我坐月子一来吃的最最舒服的一顿,你知道为什么吗?“

刘鸿远也很是无奈自嘲说:“我能说什么,难道要我说我爸妈这不好那不好,我再撩着膀子去替你讨回公道,与爸妈吵架!对了,我爸有没有亏待你呀?最近吃的怎么样?”

倾城有些无奈的说:“亏待倒没有亏待,反正翻来覆去就是那几个菜,我就不明白为什么不换样,饭菜又不好吃,你也说过饭菜要淡淡,没什么味道!也没什么,反正我也快熬出头了!”

刘鸿远无奈的说:“亲爱的,我就知道你最是善解人意,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倾城很是无奈的说:“我想吃西红柿鸡蛋面,多放点青菜,你妈做的饭菜我真的是不敢恭维了,那面条上漂着厚厚的油,西红柿也是半生不熟的!你一定要用油把西红柿炒成番茄酱,那样做出来的西红柿好吃!”

刘鸿远满脸笑意淡淡的说:“得嘞,我这就去做!”

刘鸿远对于倾城很是心疼,也特别后悔当初为什么不知家去月子中心,那样反而好多了,自己口口声声说不让倾城受委屈,可是这一个月倾城却三番五次被爸妈刁难,刘鸿远很难过!

“恩,病娇弟弟太执着晚上见……”楚梦瑶说道。

林逸转身上了韩小珀的车子,对他说道:“走吧,回学商小区的别墅。”林逸说道。

“好的,老大。”韩小珀点了点头,发动了车子。

与此同时,钟品亮和高小福两个人逃到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找了个凉亭坐了下来,气喘吁吁有些郁闷!

这里是学校的小树林,夏天的时候这些小凉亭是年轻人恋爱、学习、打牌的天堂,冬天的时候却是没有人烟了,谁也不傻,大冷天的跑到这里来坐着。

“真是失算啊,谁成想林逸这个时候回来了!”钟品亮愤恨的说道:“我这中品金蝉内衣虽然能防御天阶之下修炼者的攻击,但是林逸到底是地阶中期巅峰实力的高手了,还是能将我打飞出去!”

“是啊,早知道就不举办这个擂台了,或者在林逸来的时候,咱们就立刻更改比赛规则,而不是直接让林逸上台来!”高小福深以为是的点了点头。

“本来事情挺顺利的,等完事儿之后就可以去楚梦瑶和陈雨舒那里逼宫,让她同意我成为她们的保镖,不管她们心里情愿还是不情愿,我只要成为了她们的保镖,那以后的事情就顺利的多了!林逸当时不也不受待见么?”钟品亮的计划还是很不错的,只是实施起来出了点儿问题。

倾城很是不悦尴尬万分的说:“嗯嗯,知道了!孩子也睡着了,我也饿了!吃饭!公司里面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你还去公司吗?”

刘鸿远满脸笑意淡淡的说:“公司事情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男友体力太好一下午2次已经步入正轨了,公司开始盈利了!以后我就可以给你更好的生活了!”

倾城满脸无奈淡淡的说:“嗯,那就好!刘鸿远我不要求大富大贵,只要你对我和孩子好,其他的我都不在乎!”

时间正在一点点的过去,而这最后的几天对于倾城来说有些度日如年的感觉,满脸尴尬无奈感叹:“刘鸿远,我怎么觉得有种度日如年呀,越来越慢了,是不是时间公公故意把时间调慢了呀?”

刘鸿远当然清楚倾城最近几天在家过的很是不舒服,老爸老妈虽然表面不说什么,可是话里话外都有些冷嘲热讽的感觉,自己都能听出来,何况倾城!

刘鸿远尴尬说:“老婆,你是内心焦躁呀,想要回到那个属于我们的家,现在你呀就别跟爸妈一般见识了,自己吃好喝好气气他们!”

倾城对于刘鸿远的回答很是不满气哼哼说:“刘鸿远,每次都是这句话,能不能换个新鲜一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