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两家人都是空天母舰级别,现在又组成了联合舰队。这让王晙芃坐立不安,极度惶恐!

现在消息已经传了出去,王家想要否认那是万万不能。得罪了曾家倒还能有挽回的余地,得罪了金锋,那王家就得背上无情无义的骂名。

前脚金锋才帮自己和女儿挡了一场弥天大劫,转头就要翻脸。王晙芃做不到。

见到金锋,王晙芃跟金锋促膝长谈。直至深夜。

悔婚那是不可能悔婚的。王晙芃也不是那样的人。他跟金锋谈的话,也只有两个人知道。

一向生冷不近人情的王晓歆在这一次见面中也相当老实,退居幕后让自己老爹和王小白去跟金锋撕逼。自己则和子墨去参观宁古塔遗址。

王晙芃走出房间的时候一脸严峻,气色极度难看。在外边守着的王小白本就忐忑不安,见到自己老爸这等模样,心都凉了大半截。

王晙芃一言不发都不带多看王小白一看出了门直奔机场,上车的那一瞬间开心得不得了,一路笑得嘴都合不拢。

起初王晙芃还板着脸质问金锋为什么要乱点鸳鸯谱。金锋二话不说就把一叠半尺高的材料砸在王晙芃跟前。做了一个请字。

邵兴旺在火塘里架起果树枝,火苗升起来了,屋子里暖和多了。

邵兴旺说:“快过来,烤火。”

罗芙蓉从床上下来。男女住一间房能忍住吗

邵兴旺问:“想不想吃烤番薯,烤土豆?”

罗芙蓉惊讶地问:“啊!哪儿有啊?筐子里的不都坏掉了嘛!”

邵兴旺说:“地里的肯定没坏。”

罗芙蓉问:“地里有吗?”

邵兴旺说:“我想应该有。这是沙土地。”

罗芙蓉说:“你怎么知道?”

邵兴旺说:“石榴树一般就种在沙土地里。”

罗芙蓉说:“为什么?”

邵兴旺说:“石榴树来自西域,打小就喜欢半干旱的沙土地。”

罗芙蓉说:“那也没有番薯啊!”

邵兴旺说:“我们这儿的人,都喜欢套种。”

罗芙蓉问:“啥是套种?”

邵兴旺说:“套种嘛?就是在一块地里种两三种作物。比如,在玉米地里,套种豆角,在棉花地里,套种芝麻,在西瓜地里,套种花生。”

接下来一段时间,江湖上没有了点灵子的踪迹。甚至连一丝消息都没有。

......

次日是华国星空的大日子。因为就在今天,华国星空从全球招聘而来的千名顶尖科研工作者将进驻各自的项目实验室,开始进行他们自己的研究,并随时等待着华国星空给他们下发研究项目并做相关提点。

由是全球瞩目碧玉城。

为了不让全球各大势力感到疑虑,陈岳采取了公开透明的做法。开双人房怎么搞她他特意允许全球有资格的媒体可以在今天进入碧玉城,进入高级科研工作者们的工作环境进行采访。但时间也仅限于今天。

碧玉城的科研区域明显分为内外两个部分。内部区域的科研大楼相对比较少一点,只有二三十栋。这二三十栋高达五六十层的科研大楼是华国军方集中力量,在一个多两个月时间里面赶修出来的。

现在大楼里面已经按照科研工作者各自的要求加装了全球采购的先进科研仪器。在这次科研仪器采购中,西方国家对华国的禁售令没有起到太大作用。毕竟星空集团那句‘你们不卖我们就自己制造’这句话的威胁实在太大。西方利益组织不敢去赌星空集团到底能不能做到。

罗芙蓉以为要烧掉这些麦草,于是将它们堆放在了灶台前。

邵兴旺问:“堆在这儿干啥?”

罗芙蓉说:“烧火啊!”

邵兴旺说:“烧掉这些软软的麦草,你今晚就直接睡在那硬床板上。”

罗芙蓉明白了。“狗子哥,你坏!”

邵兴旺说:“快去给咱铺床。”

罗芙蓉把全部的麦草铺在了木板床上,厚厚一层。

铺好后,罗芙蓉坐上去试了试。

罗芙蓉说:“比我家的木板床软和!”

邵兴旺说:“你是在夸你呢,还是在夸我呢?”

罗芙蓉说:“都夸!”

罗芙蓉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说:“狗子哥,和女生睡在同一间房间要是今晚咱俩都被狼吃掉,你会后悔吗?”

邵兴旺笑着说:“我不后悔,你呢?”

罗芙蓉说:“假话?”

邵兴旺说:“真话!你呢?”

罗芙蓉说:“我不知道。”

邵兴旺说:“生命是很顽强的,哪那么容易失去啊?”

许晴也是被卫青这番话给惊到了。

不敢置信,自己如此的服侍这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几个月。

最终竟然换来的是这样的结局。

不过,她却没有勇气反驳!

卫家比许家强大太多,自己如果不照着卫青的话去做,那么等待许家的将是灭顶之灾。

想到这里,许晴神色暗淡,缓缓站起身道:“我知道,我这就去求战神饶恕我们!”

话音落地,就听外面传进来一道女声:“不必了,战神的处理结果来了!”

说完,就在卫青和许晴一脸惊愕的表情下,卯兔走了进来。

见到卯兔,一身正装,肩膀二毛三闪闪发亮。

顿时一脸紧张的躬身行礼,等待处理结果。

他们知道躲是躲不过的。

在炎夏,乃至在全世界,林凡说的话都好使。

依稀记得,当初炎夏那著名的贪腐案!

主犯逃到国外,寻求庇护。

战神只是一句话,便让庇护那名主犯的那么国家,立刻派专机将罪犯送了回来。

不过,最后那一份告知函那就厉害了。

当初王晙芃打电话请金锋回来,电话里,金锋提出来分一半的要求,王晙芃是亲口承认的。

虽然在庆功会上,这个事被洪小涛和岳建军给忽悠了过去。租房住隔壁的亲热声音但金锋可没松口更没表态说不要。

如果金锋真较了真,拿着录音去找了老总,那袁天罡留给后世子孙的东西必须分金锋一半。

捂住那块崭新的五指印,瘫坐在地上,抽泣起来。

哭的卫青心烦意乱的大吼。

“别哭了,还不是你惹出的麻烦!你有什么脸去哭?”

“你口口声声说,陈雪的背景你了解,林凡的背景你了解,可现在呢?”

“你特么了解个屁!”

“我怎么知道,林凡一个罪犯会变成炎夏战神,我要是知道,我怎么敢挑衅他们。”许晴委屈极了。

她现在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昔日的魔都笑柄,今日却成战神夫人。

这让她找谁说理去。

现在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你瞎去挑衅什么?你瞎出什么馊主意?”

“我告诉你,这一次你最好去找战神主动承认错误,主动抗下这一切!”

“否则,我灭了你们许家!”

卫青暴怒无比的吼道。

此刻,他不再将许晴视为珍宝,只想让这个女人替卫家去死!

萧阳则是眯起眼睛,看了眼戚薇:

却见萧阳一笑,整个人猛然坐直身体,嘴角微微上翘,狞笑道:“这一次,换我来!”

原本已经停歇的战火,在这装修极为温馨和甜蜜的酒店房间中,再次打响…

接下来的几天,萧阳的生活算是彻底平静了下来,男女工地一个房间办事相对比高中的高压生活,大学对于很多人来说简直就是天堂,除了选修和必修的课程需要上课之外,其他大把的时间都是自由时间。

这导致的,是很多人上四年大学,别的什么都没学会,就是游戏玩的好,恋爱谈的好。

但事实上,这也是看人的。

刻苦的人依旧在刻苦,自由的时间,很多人放在了图书馆、实验室、社团等等,至少在青华,这样的学生非常多。

没有哪个学霸是莫名其妙就成为学霸的,所有的学霸,永远不会排除刻苦两个字。这也是很多人愿意去更好的学校的原因,所有的同学都在自律,学习成为了一种习惯,自然而然的,其他人也会融入这种氛围之中。

萧阳也不例外,特别是当宿舍里陈天笑和郑博文都开始刻苦学习的时候,甚至就连那位海归留学生杨小风,也开始沉迷图书馆无法自拔的时候,萧阳自然也会被这种氛围所感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