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队”,刘队叫了职务,“现场指挥权很快就移交给长河市局的领导了,我现在就把你的方案往上报,你能告诉我,你的情报线索从哪里获得的吗?”

“你可以相信我。”白松转头看了看花花和花花,“有任何问题,由我承担。”

“那我明白了。”刘队挂了电话。

...

挂了电话,王亮等人很激动,连忙问起了白松,具体是什么情况?

白松想了想父亲的话,还是没有说,只是摇了摇头,拿起手机,拨打了王华东的电话。

别的都好说,白松最关心的,还是冀悦的情况。

“怎么样了?”白松拨通电话,第一时间问道。

“进抢救室了,有一根钉子扎入的地方从后背插进肠子里面了,其他两根还好,只是有一根差点进入心室...”王华东道:“不过,医生说冀悦命真大,而且,辛亏送过来的早。”

白松轻轻松了一口气,放松了一点,虽然冀悦还没有脱离危险,但是这个情况基本上不会有大碍,只要医生这么说就还好。

刘建华见到李鸿铭的这一刻,脸色就无比难看。

既然李鸿铭都过来了,那就说明石云天今天有绝对的把握!

李鸿铭也正色说道:“下面,我以鸿铭律所名义担保,今天的选举一切合法有效!”

石云天抬手示意秘书。

于是所有人面前都被发了一张纯白的A4纸。上面标注着每个人的名字。也是为了表明他们各自支持谁?

“大家可以写自己的那个名字了!”

石云天话音刚落,《心头好》by总攻大人赵枫直接写了“石云天”三个大字。

其他人有的犹豫,有的却也痛快!

郑宇这个年轻董事也刷刷写下了三个大字!石云天直接写了“赵枫”这两个字!

很快,所有人写完之后,对折起来,石青霖收了起来,将这些纸张交给李鸿铭。

李鸿铭拿出第一张,看着上面直接念道:“石云天董事支持赵枫赵董事!”

“赵枫董事支持石云天董事!”

...

“刘建华董事支持刘建华董事!”

“许董事支持石云天董事!”

“郑宇董事支持赵枫董事!”

所有纸条全部念罢,最后结果,赵枫三票,石云天三票、刘建华两票!

这就有趣了,其余的那些股东们,赵枫也一一看过,不得不说,和这些老家伙们相比,他们早些年玩的太花了,自己是拍马莫及啊!

所以,赵枫两手都有足够的底气。

。。。。。。

随着石云天走进办公室。

赵枫和石云天坐在办公室中央的两个椅子上。

看着屋里左右各三位的公司董事。囍事总攻大人格格党

石云天笑着问道:“大家都到齐了,那么我宣布下一任董事局主席选举开始!大家都有什么人选!”

刘建华当即接腔道:“我觉得重新选举一下也不错,那么接下来我觉得采取各自写字条投票的方式,至于人选,我们都有公司的股份,自然是每个人都可以了!”

石云天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这只上蹿下跳的猴子看来也不安分了!

不过,对刘建华,石云天觉得还是相对来说好对付的,郑宇才是真正难对付的那一个!

正好,敲门声响起!

门外,石青霖和一个穿着整齐西服的老先生走了进来,老先生提着一个公文包,带着金丝眼镜,看上去像是一个读书人!

“只要价格合适,这世界上就没有做不成的生意。”张浩的眼睛贪婪的在薛如云的身上瞄来瞄去。

“张老板,很抱歉,如果是别的合作,我或许还可以谈一谈,但是倘若是让我卖出麦克斯酒吧,这绝对不可能。”

张浩依旧不放弃:“如云,你有所不知,心头好by总攻大人txt我今天的心情本来很不好,但是一见到你,立刻就云开雾散了。”

“哦?没想到我这残花败柳在张老板的眼中如此吃香。”薛如云抿了一口茶,淡淡说道:“只是不知道谁能够影响的了张老板的会心情?”

“是这样的。”一提起这件事情来,张浩的脸上就涌现出愤怒,这和他刚才色眯眯的表情截然不同:“我的儿子昨天被人给打破了头,车子也被砸了,据说那个人今天还要上门找事,你说说我能忍得下这口气吗?”

“这样啊,怪不得张老板会心情不好。”薛如云心中已经猜的**不离十,一定是这张浩的儿子张暄祺平日里嚣张跋扈惯了,惹到了比他更加猖狂的人,被狠狠的教训了一顿。

听到这个消息,薛如云的心情还是十分不错的,张浩这几年靠着李阳在酒吧界崛起之后,一直不得人心,高调跋扈,有其父必有其子,那个张暄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如今能有一个人教训一下他的儿子,感觉也是挺好的呢。

林逸这是因为唐母,要不是唐母,林逸肯定不可能从雪谷手中获得这个好东西!

“老大,你卡在地阶中期巅峰实力已经很久了吧?心头好总攻大人这回可以突破了吧?”康晓波也很兴奋,林逸在地阶中期巅峰实力的时候就能秒杀天阶初期高手了,那到了地阶后期,是不是能秒杀天阶中期的高手呢?他很期待!

唯有林逸越强大,他们这些做小弟的才会更加安心,才不会被别人欺负!

“是的,我今晚就服用。”林逸沉吟了一下,决定还是现在就服用了这只天元破障果,毕竟,这只天元破障果只对天阶以下的高手有效果,而且不能用来突破至天阶,也就是说,林逸只有在突破至地阶后期和地阶后期巅峰时才有效果,只剩下这两个等级了,林逸留下来也用处不大。

天丹门的试炼的时间越来越近,林逸想要以更厉害的实力参加试炼,那么唯有服下这枚天元破障果,到时候以地阶后期的实力参加试炼,至于地阶后期突破至地阶后期巅峰实力的壁障,再寻求其他的契机好了,总比这么卡着强。

“其他的天材地宝,有些是服用的有些是炼丹用的,但是不如这些珍贵,老大你看着用吧,很多我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康晓波指了指车子的后备箱说道。

哪怕是子弹对肠子有贯穿伤,大不了截掉一块,只要不影响主要脏器和大面积感染,一切都还好说。

听别人讲病情的时候,“但是”和“不过”后面的话才有用,前面说的越好,心病日记总攻大人后面一个“但是”,也白搭。

白松最担心的三个问题,伤及重要脏器、钉子带毒、异体进入导致的紊乱都没有出现,真的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冀悦的这一挡,有多重要呢?

如果没有冀悦的阻挡,几厘米的钉子,对于狗来说,打到头就是致命伤,而一旦狗狗死了,想发现这个地下建筑,就得依赖其他狗或者相关金属检测仪,再或者需要审讯。

这都至少需要半个小时。

而且,如果不是冀悦受伤,也不会有直升机的事情,更不会有发现快艇的事情,这个案子拖不起。

一切的努力,终于把时间线追了上来,而白玉龙的这条短信,使得落下了半个小时的线索,又追了回来。

情报这东西,最重要的就是时效性、真实性和有效性。后面两者往往都可以通过努力获得,但是获得有时效性的情报,往往是需要运气的。

“真得?”老族长惊喜地叫道。

华怡点了点头,说:“豆豆幸亏遇到我了,这种病十分的罕见。叫做先天性心颤,因为心脏功能衰弱,从而引起各个器官的衰竭。药浴可以从根本上改善豆豆的体质,但前提是得用我们华家的针法,渡开豆豆周身大穴。”

“太好了!华医生,你快帮我开药方。我这就派人去抓药。”老族长兴奋地说道。

华怡跟着老族长进了屋后,拿过纸笔后,在纸上写了一副药浴的药方交给了老族长。

老族长一瞧这上面的药材,都是一些名贵珍稀药材。

红河一带虽然盛产药材,可绝不是普通人家能够承受的。

他虽然贵为一族之长,可家里并没有多少积蓄。只是后来,各个村寨陆续开放了旅游业,一些村寨才渐渐变得富裕起来。

“乌阿伦,你那里还有钱吗?”老族长对乌大叔问道。

“还有一些!”乌大叔说:“族长,你等下!我这就回家取来。”

“不用了!”赵旭出声说:“族长,豆豆和我们有缘。买药材的钱,还是我们来出吧!小琪,你和乌大叔回去一趟,取十万块钱给乌大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