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潇没插话,静静地听她说。

“说到底,是我鬼迷心窍,想着有笔钱可以捞,就没忍住诱惑。”

林潇一联想便猜到一些头头。

“是谁指使你这么干的?”

“是谁我不知道,我是在粉丝群里认识的,那人只说只要可以伤到慕云笙,我就可以拿到20万。”

王思思并未隐瞒,她掏出手机,“这是我的账单记录。”

林潇点头,“所以你想找太太帮你?”

“是,是我不知好歹妄想去伤她,我现在只想谋求安稳。”

“这会儿太太在忙工作,如果你方便的话,可以留个手机号吗?等我通知太太,一定联系你。”

王思思苦笑,“麻烦尽快。”

她一个平凡人真的承受不起网络暴力,她自己倒没什么,可那些人居然跑去骚扰她的家人,若非如此,她根本不会来找慕云笙。

林潇送王思思出门,看着她的背影,林潇突然叫住她,“你是怎么知道我们住这家酒店的?”

刘福旺直接翻了个白眼。

一只鸡,农技站那边好几个人,再加上这帮子不讲礼行(规矩)的丫头片子,一人一筷子,这鸡就没了。

可王小兰跟刘青等女孩根本就不客气,“正好,食堂都已经吃腻了,正说想办法打打牙祭呢!”

然后,明灭肉丁豆角包就向着农技站而去。

根本没人理会躺在地上,心中怨恨的郑小东。

脸色铁青的郑小东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严劲松跟刘福旺的背影,心中暗暗发誓:“明天,老子就让你们好看!”

也不拍身上的泥土,根本就不回家,直接沿着公路向着县城的方向而去。

他要去问许志强,让他这个市里的国家干部回来帮着建设家乡,就得到这样待遇的?

从毕业分配到市农业局后,别说公社跟大队一级干部,就连各区县的领导干部,那都得巴结着!

如此奇耻大辱,怎么能接受?

如何能接受?

去县城,要路过农技站。

刘福旺坐在外面的桌子边上抽叶子烟,见郑小东路过时,满脸怨恨地向这边看来,丝毫不以为意,看着正在整理今天报名名单的严劲松:“那狗曰的去县里告状了啊。”

我不得不佩服她的心理素质很好。

并不为她的寒酸感到尴尬。

而是很关心的问我道:“张二皮,你是做什么的?”

我很低调的说道:“我在县城开了一家小医院。明灭by肉丁豆角包腐书”

白若嫣眼睛顿时一亮。

喜笑颜开的说道:“怪不得你这么有钱。”

我谦虚都的说道:“有啥钱,生意也不太好,也就维持个温饱。”

听我这样说。

白若嫣好像信以为真。

立刻眉飞色舞的说道:“那你想挣大钱吗?如果你想挣大钱,你就跟着我,我保证你能挣大钱。”

我顿时生出想抽她的冲动。

“那不行,那不是始乱终弃,喜新厌旧吗,我也不喜欢这么容易变心的男生。”

夏娢冰笑笑道,“嗯,就这样吧。”

说完,就轻飘飘的转身,带起那雪白的裙袂飞扬间,轻轻的走了过来,原地只留下那位一脸懵逼的富二代。

他还在那喃喃的嘀咕着,“始乱终弃?喜新厌旧?我们是在说鞋子吗?”

“……”

然后,在夏娢冰离开的时候,正好走过陈乐旁边。

陈乐其实有些心虚,满脑子在想着,对方会不会以为他在偷听,自己又该怎么解释,才能让她相信,自己常常走这条路过。

不过,夏娢冰很“体贴”,没让他解释,因为她就跟看路边的石头一样,视线直接从他身上掠过了,挞责by肉丁豆角包一脸淡然的走了过去。

“……”

自己居然被无视掉了,陈乐都不知道这算幸还是不幸了。

不过,她对别的男生还真是“温柔”啊,真希望跟自己说话的时候,也能“温柔”点。

不对,好像不会再说话了。

她冲我挤出一个笑说道:“那就谢谢你了帅哥,不过我住的地方很寒酸的,你可别笑话我。”

按照她说的地点,我把车开到了郊区。

这地方确实是穷人住的地方。

无论在这地方买房还是租房,都是很便宜。

按照她的指点,我把车开到一个胡同口前停下来。

车是开不进去的,她家在小胡同里面。

对于这个女人,我只想做了好事不留名。

送到家门口后,便一走了之,不再有什么交集。

女人下车之后。

却扶在车窗前,对我诚恳的邀请道:“都到家门口了,进来喝杯水吧,如果今天不是遇到你,就算我不被那个男人打死,也得被打进医院。”

从她的眼神能看出来。

她是诚心的,而不是客套。

盛情难却,我下车跟着她向胡同里走去。

这地方大多住的是一些民工。

都是一些低矮的平房,环境很差。

这就让苏莹更不爽了。小白兔奶糖by肉丁豆角包

里边可都是自己内衣跟袜子呢。

“你变态啊,还翻人内衣?”

看陈乐直接翻自己小内,裤,这回苏莹忍不了了,一把把陈乐手中的抽屉抢了回去。

陈乐也不在意。

倒不是他如此镇定的视女生内衣如无物,而是他现在满脑子都在认真的想事情,在思考着,怎么从家里把布娃娃找出来,以及可能的线索,根本没有一点精力去考虑男女有别之类的事。

这第一次接同学的委托,他想做好一点。

陈乐想了想,又趴下身,往衣柜里边看了看,随即又去床底翻了翻。

“该找的我都找了,哪里还轮的到你啊,你到底行不行啊。”

苏莹开始质疑陈乐的能力,感觉他不像是来帮自己找布娃娃的,更像是来翻自己隐私的。

因为陈乐把他床底的东西拖出来之后,又开始翻她书桌了。

还打开她的私人小盒子,随意翻了翻之后,又往窗户外边看了。

他当了刘家的旗手,却还没给刘家分过啥。

这也不怪他,到现在,他都没有彻底适应旗手的身份。

“吃饭吧。”刘八爷看着刘春来说道,仿佛这跟他没啥关系,“郑家的事情,《禁忌寝事》by甜脆萝卜你打算怎么处理?”

“有啥怎么处理的?郑建国仗着手里一点小权利,欺男霸女,政府处理。”刘春来以为刘八爷问的是郑建国的事情。

他一个大队长,也没法处理。

“郑小东回来了。”刘八爷以为刘春来是装傻,“这小子阴险着呢!当初用他二妹套你……”

“跟咱们也没关系不是?”刘春来有些无语。

好像大多数人都知道当年郑家坑自己的事情。

这搞的苏莹很火大。

感觉这人完全不知道照顾女生的心思,他知不知道女生的东西不能乱动的?

陈乐真没想太多,他探头出窗外,看着窗户外边的小踏台,随口问道,“那个,你以前除了喜欢玩布娃娃之外,是不是也很喜欢吃糖。”

“……”

苏莹顿了顿,还是如实回答,“你怎么知道?”

周海燕补充道,“她以前最喜欢吃糖了,后来牙齿烂了好几颗,拔牙拔疼了,然后慢慢不怎么吃了,……不过,都好些年前的事了,真亏你能猜到!”

安幼月笑了笑,有些高兴道,“是吧,我说过陈乐很厉害吧。”

陈乐淡淡解释道,“这个很简单了,因为她盒子里不是还放了几颗不同种类的糖吗,而这窗台外边的角落里还堆积着一点很老旧的糖纸,我就觉得她以前应该很喜欢吃糖吧,也有搜集各种糖的习惯。”

苏莹不屑道,“有什么用,反正不可能找到的。”

安幼月倒是很开朗的解释了句,“那也没办法的嘛,毕竟都那么久之前的事了,能找到最好,找不到也没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