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狙击手本来已经把准星锁定在了林傲雪所乘坐的车子上,正准备扣动扳机呢,他完全没想到,今天晚上的任务竟然如此简单,只要这一枪打出去,那么就能够拿到一大笔钱,而这一笔钱,足够他和伙伴们逍遥十年以上的。

冷冷一笑,他说道:“林傲雪,去地下世界吧,阴曹地府在等着你。”

不过,很可惜的是,他话还没说完,便听到了锐利的破风声!

这名狙击手的心中一惊,甚至都没来得及回头!后背上便传来了剧痛!

五叶飞镖刺破了皮肉,深深的扎进了他的后背骨头之中!

不,确切的说,飞镖的尖端已然扎进了他的脊椎!

这名狙击手仰起头,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痛吼!

他想要翻身过来,可是却发现,腿部似乎已经有些不听使唤了!

难道说,背部的伤势已经影响了脊椎内的神经?让他对下半身失去了控制?

在这一瞬间,狙击手的心中闪过了许多想法。

没有几个人的速度能够比得上金泰铢,唐砖h皇后就在狙击手发出惨叫之后没几秒钟,他的身形就已经冲到了跟前五米处!

这也是个喜欢打抱不平的性子啊。

这就是维多利亚性格之中的可爱之处了,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甚至根本就没想过,这样会不会给自己增加了一个极为强劲的情敌,也没有想过,自己和苏锐之间的事情还悬而未决呢,就要帮助别人去表白了。

不愿告人的心意被看穿,军师的俏脸已经通红了,然而,她和苏锐一样,在这种情感方面,总是喜欢自欺欺人的,在战斗与对敌方面,她勇敢而主动,可是,一旦需要表白的时候,她偏偏就变得和苏锐一样“小受”。

被动的姑娘啊。

“哎呀,你说你,你能不能不要那么被动,真是急死我了。”维多利亚看到军师这明显害羞的样子,简直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了,心里面着急的不行。

“我不是被动啊,维多利亚,我的想法……其实你应该也明白,我和阿波罗之间并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们是战友和兄弟……真的。”军师每次都是这样讲,只是不知道这样的话究竟能不能说服她自己。

维多利亚现在真的很想把军师给直接打晕,然后扔到苏锐的床上去!

这一次,在东洋的危难关头,这位神话般的人物终于决定出山了。

可那又怎样!

然而,唐砖番外篇完整版这几年来,苏锐已经见过了太多太多的强者,也不知道多少次的以弱胜强了,面对这样的情况,他从来也不会有任何的惧怕,甚至一丁点的紧张都不可能有。

更何况,这一次,家里那位犹如定海神针一样的老爷子还说出了一句“等你凯旋”的话。

家庭总会是一个人最后的归宿和港湾,当你在前行的路上艰辛跋涉的时候,想到这万家灯火中有一盏灯是为你而亮,你就会感觉到疲惫的身体被重新注入了浓浓的动力。

苏无限这简单的一句话,就让苏锐感觉到了无比的温暖,他知道,隔海相望的华夏,有很多期待的目光在注视自己,有很多充满了温度的心灵在等待着自己归来,那些眼神,那些心情,就是他所背负的最重要的东西,就是支撑他前行的最有力的动力。

苏锐望着夜空,他的眼里看着是东洋的夜色,但是眼前却似乎闪过了很多的身影,他知道自己不能忘记责任,那些身影都是他所在乎的人,为了他所在乎的人,为了在乎他的人,再大的危险、再多的困难他都能够承受!

杜奕辰傻在那里,双臂僵在半空。

明宇是谁?这是杜奕辰第二次从言默嘴里听到这个名字,是言默的前夫吗?应该不会,真这么不舍,当初不会离婚。那明宇到底是谁?难道,云烨长孙言默心里一直藏着一个人。

言默,你心里到底还有多少秘密。

杜奕辰不开心了,胸口像堵了一块巨石,压得想要把刚吃的东西都吐出来。

言默哭了一会,抬起头认真的看着杜奕辰的脸:“明宇,真的是你,你不会再离开了吧?”

“嗯”

言默笑:“太好了,明宇真的是你,我最近经常看到你的笑脸,有一次居然傻傻分不清楚。明宇,真的是你吗?我,我想你了。。。”言默张开手臂,抱着杜奕辰。

“明宇,我错了。我当时不懂你的话,我傻,我错了。。。”言默哭到说不出话。

杜奕辰听懂了,心里难受,害怕再听到什么话,于是黑着脸,轻轻推开言默:“言默,言默!清醒点。”

言默松开杜奕辰,用不聚焦的眼看着杜奕辰:“你,你不是明宇,你是杜奕辰。明宇呢?你赔我!”

对错先放一边,孙子高兴才是真的。

一念至此!

王天一缓缓将目光掠过索命的面门,直接落在了林凡的身上。

他能够感觉的出来,林凡才是今日真正的主事之人。

“炎夏佣兵团什么玩意,趁我还没生气,滚出去!”

王天一这番不屑一顾的话语,落在索命的耳中,唐砖同人绿帽篇百度云顿时气得他,直接抽出自己的长剑,看向林凡,等待着他的命令。

可,林凡只是默默摇头冷笑。

天欲使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这句话,说的一点错都没有!

王家自以为是有了个武帝的存在,他们就可以在林凡的面前耀武扬威,就可以在林凡的面前不知所谓。

殊不知,他们王家这番作态,落在林凡的眼中,只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

可,林凡的不作为,落在他人的眼中,却是一种懦弱的表现。

特别是落在王宇的眼中,让他错误的认为了,林凡这是见到自家的爷爷归来,他怂了。

别看警方好像对他毫无办法,也只是在闹市中,对这种犯罪方式没有经验,找不到目标罢了。

真要不小心撞到枪口上,未必就会让他逃脱。

因此,他的处境,并非看起来这么乐观。

如果没有后手,相当于在走钢丝,随时都会身败名裂或万劫不复。

他现在犯的罪,并非罪无可赦。

刨除强迫和伤人之外,杀的这些人,全都是让人痛恨万分的恶人,罪有应得。

就算私自杀人也是犯罪,但至少,当知道实情之后,舆论会倒向他,不会被人如此痛恨,人人喊打。

只要不死,以他现在的能力,肯定会比普通人要活的长,未必不能重新来过。

但现在,他却全然不顾安危,更不顾后果,也不知道留下证据,实在让人为他的智商捉急。

这些死了的人贩子,早已销毁一切罪证,大唐绿帽王长孙皇后所有人都以为,他们只是普通老百姓。

张文博如果稍微有些脑子,就应该按照他们脑中的信息,解救回被这些人贩子之前贩卖的受害者。

此时,金泰铢已经看清楚了,这名狙击手竟然是个东方人,确切的说,他是个华夏人。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他妈的……啊!”

这名狙击手还没说完,便发出了一声惨叫!

因为,金泰铢已经握住了一枚扎进了狙击手后背的五叶飞镖,面无表情的用力一拔!

这五叶飞镖都是带着倒刺的,扎进去容易,取出来就难了,可是,金泰铢这般生拉硬拽的方式取出飞镖来,直接带出了许多的血肉!

这撕裂一般的剧烈疼痛,让这名狙击手差点没昏过去!

“说还是不说?”金泰铢沉声问道。

“麻痹的,疼死我了!你越是这样我越是不说!”这名狙击手从来不曾忍受过这种疼痛,直接破口大骂。

“是吗?那就让我看一看,你对疼痛的忍耐能力有多强吧。”金泰铢毫不犹豫,再度抓住了另外一枚飞镖,又是一拉一拽!

惨叫声再度响起。

这名狙击手浑身已经被汗水湿透,剧烈的疼痛让他的手指都在不断的打颤。

老爷子自然是清楚明白的知道这一点,所以也并没有多说什么,他只是让苏无限告诉苏锐,自己给他备好了酒,整个苏家也给他备好了酒,等他凯旋,然后,启封,开喝。

…………

“好,等我凯旋。”苏锐对着电话说了一句,然后便挂断了。

加藤藏布这个名字他早就听说过,这已经不是金字塔顶端的人物了,而是一个飘荡在云端的名字!

这是东洋武道界的神话,在普通人的心中,加藤藏布真的是近乎于神一样的存在了。

其名声与地位甚至要比司徒远空和刘和跃在华夏江湖世界中要高一些!

当然,这也和司徒远空以及刘和跃太过低调有关。

这些年来,作为一个被普通民众给神话了的人,加藤藏布几乎已经不再露面了,很多人都以为他已经死了。

但是事实上,并没有。

加藤藏布一直活着,他一直站在东洋首都郊外的陡峭山峰上,守着那一幢啤酒瓶子建成的小屋,静静地注视着远处的现代都市与万家灯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