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参加过化生池血战的龙四一出马,便自掀起血海滔滔,他一人就如同万马千军,身体透出夺天杀地的气机,宛若刑天战神。

周围无数想要趁水摸鱼要打金锋尸体主意的人在这一刻全被龙四的杀气所震慑,径自不敢越雷池一步!

李家廖登冰彭海山和萧天极被龙四的气机刺得头皮发麻又激起滔滔战欲。

能和参与过化生池大战的龙四一战,那是李家亲传弟子们的毕生梦想。

打败龙四,就能踩着他的肩膀上位。

击杀龙四,就能拎着他的头颅成为新的第一天王!

“老爷。杀不杀?”

问这话的是廖登冰!

金锋身陨正是击杀金家军护卫队的最佳时机。

金锋一死,群龙无首。圣罗家族神圣之城金家铁三角联盟必然瓦解无疑。

现在,正是铲除剿杀金家军的最好时机。

龙四是金锋座下的第一猛将,比贺杰和龙二狗的地位都还要高,几乎和张思龙平齐。

苏贺则是金锋的从龙之臣。金家军嫡系中,也只有苏贺陪伴金锋出席刻字封圣大典。足见苏贺的重要性。

徐增红更是金锋的第一护卫。

其他的邓二、广毅、吴成果、王恒一都是谛都山精锐嫡系和顶梁柱。

只要干掉了这帮人,谛都山必将遭受重创!

这是最佳时机!

“老爷。杀不杀?”

当廖登冰再次低声询问,李家嫡系已经做好了准备。

李海云轻轻摇头,再次垂目!

“老爷!”

“咱们把金锋的尸体抢了。换小姐!”

听到这话,李海云面色一沉,龙眼爆出两道神光!

廖登冰顿时被李海云杀人眼神所震慑,骇得手足冰冷。

“李家没那么下作!”

音若闷雷在廖登冰耳畔炸响,别在这这样会被看到的打得廖登冰萧天极彭海山三魂出窍七魄颤栗。

李海云低吼叫出这话,一双龙眼凝望金锋尸骸,心中百味杂陈,说不出的痛楚。

众人往那边走,不多时,到了地方:“胜男,你在吗?”

凝竹直接大声喊。

“我在。”

声音传来,正是朱胜男。

“里面有没有什么危险?”林鸿打了个哈气,竟然隐约间有些犯困。

“我不知道,但应该没有。”

朱胜男的声音传来,话语中带着些许落寞。

林鸿试探着往里面走,四下查看:“没有危险,都进来吧。”

至此,火麒麟他们才紧随其后,很快,他们找到了正被关在一个阵法里的朱胜男。

“怎么办,能不能在那强者回来前解开阵法?”

凝竹说完,就想用她那三脚猫破阵功夫来破阵。

却被林鸿抬手阻止:“别轻举妄动,这阵法如果没被瞬间破掉,就会被那高手察觉,到时候我们可就惨了……”

“千万不要那么做,到时候,死都是奢望。”

火麒麟也是道,声音中带着颤,很难想象他都见过什么。

虽然是收养的女儿,可是老四家两口子都是在当亲生女儿在对待。

由于一些先天方面的原因,伍静没有生育能力,这要是放在别的世家里面,我们在这里做一次好不好恐怕当婆婆的早就撺掇儿子换人了,不过叶醇书可不这样想,不管有没有孩子,都不会影响到他们的感情,这些年里面,两口子可是一直都相亲相爱。

叶醇书和伍静都在打量着李栋,其实这小伙还算中规中矩,但是,落在他们的眼里,总觉得对方差了点意思,毕竟每个当父母的都认为自己的孩子最优秀,他们隐隐觉得对面的小伙子有点配不上叶冰蓝。

毕竟,叶冰蓝年纪轻轻就成为了刑警队长,论起能力,绝对比在地震局当一个安稳主任科员的男人要强。

此时,赵楠那明显带着调笑意味的话语,打断了叶醇书的思绪。

李栋明明就是来相亲的,和叶冰蓝都还没见过面呢,可是现在呢,到了赵楠的嘴里,她居然说这小伙子是叶冰蓝的男朋友,这不是乱弹琴吗?

赵楠今天穿了一身白色裙子,她的年纪本来就不大,保养的也好,如果不看她那颇高的颧骨,外貌倒也还算不错了。

她走过来坐下,对李栋说道:“小伙子不错啊,看起来和冰蓝就是天生的一对儿!”

听了这话,李栋明显有些激动,事实上他之前已经相过不少次亲了,每次都是高不成低不就的,这一次提前看到了叶冰蓝的照片,李栋觉得非常满意。

和这位英姿飒爽的女警花相比,李栋之前的那些相亲对象明显都是渣渣了!

因此,此时听到赵楠这样说,李栋非常激动。

他的父母此时都来到这里了,腿抬高就不疼放下就疼两口子都是国家机关的公务员,但是已经退了二线,挑儿媳妇的眼光也很高,相亲了那么多次,左看不满意,右看也不满意,结果儿子都三十岁了,眼看着还是单身,实在是不能拖下去了,谁能想到,这个时候,他多年未曾联系的老战友叶醇凯忽然找到了他,说要给介绍对象。

在看照片之前,他们完全没想到,叶冰蓝竟然这么漂亮,而且,这可是叶家的闺女,身份地位都不一般!

所以,李栋的父母别提有多满意了,自从坐下之后,就没合拢过嘴,对王茹也非常感激。

跟着,金锋的天魂和地魂先后又从金锋泥丸冒出,依依不舍在金锋头顶萦绕三圈,黯然消失不见。

至此金锋的三魂七魄只剩下命魂与天冲。其余两魂六魄全部湮灭。

金锋,确实已经死了!

若不是亲眼所见,李海云断然不敢相信。

李海云知道,金锋的最后一魂的命魂还有最后一魄的天冲即将在十秒之内离开金锋泥丸。

自己亲眼见证了金锋的卑微过去,也曾亲耳听闻金锋道出我就是豪门的雄天壮语。

自己亲眼看见金锋在星洲一战成名,也曾亲自见证金锋成龙飞天。

自己曾经沦为金锋的阶下囚,也曾亲眼目睹金锋从尸山血海中爬将起来的豪情盖天。

自己,坐下来自己动一动好不好又亲眼见证了金锋的陨落。

不仅是李海云,在座的、现场的每一个人,所有人的每一个人都是金锋辉煌和奇迹的见证者和亲历者。

同时,他们也亲眼见证了金锋的殒命!

每一个时代都会涌现出无数的巨枭狂雄,金锋算是其中的佼佼者。金锋的成就哪怕是放在全世界历史中去说,也是当之无愧的佼佼者。

只是,人各有天命!

金锋倒在了封圣封神的最后一个台阶之下。

这并不丢人,更不可耻。

即便金锋不封神、不刻字、不封圣,金锋也是当之无愧的世界之王!

唉……

李海云在这一刻黯然垂下龙目,心中揪痛一股子气堵得难受。慢慢转过身就要往外走。

金锋陨落,刻字封圣也成为了空谈。此地再没有任何留恋。

转身的那一霎那,李海云将现场所有人的眼神神情尽收眼底,涌起一阵悲哀,心中刺痛之余,又复传来一阵轻松之感。

金锋陨落,悬在李家头上的青莲剑终于烟消云散。

就在李海云转身要走的时候,去阳台上不行会有人看见蓦然间身后传来阿克曼撕心裂肺叫喊。

“果实!”

“世界树果实!”

“快去拿世界树果实!”

“救金先生!”

乍听此话,李海云脚步顿停,猛然扭头回望。

世界树果实!?

本来是方天宇担心老人家的耳朵不灵敏了,所以临出门的时候讲手机号码照了下来,他是做好了两手的准备,可是想不到结果却是自己想多了,老人家眼不花,耳不聋的,看上去就是完全不像是七十多岁的老人。

王振兴扫了一眼方天宇的是猴急,随后做出回答,“这不是我的手机号码,部门要是不相信,我用我的手机给你打电话过去,你一看就明白了,至于我的身份证,我也没有必要注册新的号码啊,我的手机号码已经用了好多年了,不曾换过。”

方天宇对王振兴的回答并不意外,因为他在来的路上就已经猜到了,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没有必要注册新的手机号码,只是会是谁偷用了老人的身份证呢?一定是身边的人,或者是熟悉的人才有机会。

于是方天宇继续询问,“大爷!您的家里还有什么人吗?她们就放心把您一个人留在家里,这样很危险的。”

“还是不要说说我的家人了,说起来我就生气,你们来就是为了问我这一件事情的吗?还是还有些别的问题?”王振兴很想要避开自己不愿意回答的问题。